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0-22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烟簸

发布日期:2019-09-18  来源:

烟簸是一个小男孩的绰号。小男孩叫何财,说话口齿不清楚,村里人都叫他“老财”,虽然他并不老。

□石新宇

烟簸如果还活着,今年应该有37岁了。

烟簸是一个小男孩的绰号。小男孩叫何财,说话口齿不清楚,村里人都叫他“老财”,虽然他并不老。

老财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他爹让他放学后买几盒火柴。老财去买火柴的时候,有几个顺路的同学跟着他。老财对售货员说:“我要烟簸。”售货员没听懂,疑惑地问:“啥?”老财答:“烟簸。”售货员还是没听懂,又问:“啥?”老财有点急了,指着柜台里面说:“烟簸,烟簸。”售货员似乎明白了:“洋火?”老财说:“嗯。”售货员和几个同学随即忍不住大笑起来。那时候,火柴在农村被称为“洋火”,老财说成了“烟簸”。

那是一个没有幽默的时代,同学们以给别人取绰号为乐。被取了绰号是很丢人的事。老财把洋火说成了“烟簸”,“烟簸”就成了他的绰号,而且很快就成了被叫得最响的绰号。

听和烟簸同龄的学生讲,烟簸曾做了一件很吓人的事。那天,一位同学拿着一把沙子对烟簸说:“烟簸,你要是敢把沙子吃掉,我就给你一支铅笔。”烟簸看了看那个同学,接过沙子就吃了一口。那个同学没想到烟簸真的会吃沙子,吓得扭头就跑。

1981年暑假的一天中午,我偶然发现烟簸在我家院子外面的小树林里坐着。我问他咋不回家吃饭,问了好几遍他才说他爹骂他了,他不想回家。我让他到我家吃饭,他不去。我就把这个情况告诉给我叔叔,我叔叔随即去了烟簸家。当我吃完饭走出院子时,烟簸已经不见了。

这年秋天我到邻县上学。次年暑假回到村里,我听说烟簸死了,是喝农药死的。那天中午烟簸在家喝了农药,然后向村里的牛棚走去。烟簸喜欢找喂牛的大叔玩。大叔见他脸色苍白口吐白沫,问他怎么了。烟簸哭了,说:“大叔,以后我再也不能找你玩了。”说完就一头倒在了地上。大叔叫了起来。烟簸的爹知道后,用架子车拉着烟簸就往医院跑,但还没到医院烟簸就断了气。

烟簸妈抚尸痛哭:“儿呀,你才9岁,咋走这条路呀?”她指着丈夫说:“你为啥要骂他?”村里人由此推断,烟簸喝农药是因为他爹骂了他。但是,他爹为啥骂他没人知道。

停尸3天,烟簸爹在村外河坡上挖了一个坑把烟簸埋了。因为烟簸是未成年人,不能被埋到祖坟里,但他爹给他留了一个小坟头。

不过,两年后,坟头就没有了。现在,几乎没有人知道烟簸的坟在哪儿。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5.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