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0-1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樱桃红了

发布日期:2019-09-18  来源:

□姚国禄

      在我居住的庭院里,有两棵朴素的樱桃树,因为和桃树、梨树等果树混在一起,平时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阳春时节,各种果树竞相开花,粉白色的樱桃花与鲜艳的桃花相比,显得那样朴实。有一次我出差回来,不经意间看到红红的樱桃挂满枝头,在春风的摇曳下煞是可爱。樱桃红了,且不说它的味道有多美,仅看一眼那满树火红的樱桃,心情就够明媚的了。

有一首山西民歌叫《樱桃好吃树难栽》,其实这是一首情歌,说的是一个思春的少女见到心上人无法开口,却又想表达自己内心的爱意,就拿樱桃作比喻。樱桃在这里成了爱情的信物。说“樱桃好吃树难栽”,是有一定道理的。种过果树的人都知道,樱桃树比较娇贵,冬天怕冷,夏天怕热,怕干旱和洪涝,不易成活,长城以北不能栽种,淮河以南也不能栽种。还有一种说法是“樱桃好吃熟难摘”,因为樱桃比较小,不容易采摘,尤其是成熟时,用手轻轻一碰就会烂掉。樱桃不仅“树难栽”,而且“熟难摘”,懂得了这一点,我们对“樱桃好吃树难栽”就不难理解了。

关于樱桃,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总有太多的感伤。记得小时候,邻居家的菜园子里有一棵茂盛的樱桃树。每到樱桃成熟时,我和小伙伴阿喜总是惦记着那棵挂满果实的樱桃树。樱桃对于我们这些乡下孩子来说,充满了诱惑。在那个物质困乏的年代,能够吃上几颗鲜美的樱桃,已经是非常奢侈了。有一次,我把从邻居家采摘的樱桃拿回家,母亲看到了,把我狠狠地呵斥了一番,后来母亲又向邻居道了歉。母亲做人的原则使年幼的我很受感染。

母亲是爱我们的。作为母亲,她何尝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多吃几颗樱桃,但别人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动的,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理,母亲时常这样教育我们。一年春天,父亲从外地带回几斤樱桃,母亲全部分给了我们,自己一颗也不舍得吃。她总是说,过去在外婆家吃得太多了,现在一提起樱桃牙齿就发酸,所以不想吃。由于那时我们年龄尚小,根本就想不到母亲为了让我多吃几颗樱桃,竟编造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后来,我才知道母亲也挺喜欢吃樱桃。有一件事让我感触最深,那是十几年前,母亲因患癌症住进了医院,弥留之际,她最大愿望就是吃几颗樱桃。那时正是十月,市面上根本买不到新鲜的樱桃,虽然我们跑了好些地方,但是一无所获。看到母亲在病床上失望的神情,我心里难过极了。吃樱桃竟成了母亲未了的心愿。

后来,我离开家乡,在江南那片多情的土地上,开始了另一种生活。因为工作关系,我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尝遍了形形色色的水果,怎么也找不到品味故乡樱桃的感觉。每到樱桃成熟时节,我总是想起母亲,想起故乡那红红的樱桃,想起樱桃树下那个顽皮的少年。作为一个远在他乡的游子,樱桃对我来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思乡情结。

故乡的樱桃红了,故乡的芭蕉绿了,人在江湖,家在梦里。故乡的樱桃牵动着我最敏感的神经,那里面寄托着我对家乡的牵挂,寄托着我对九泉之下的母亲的深切缅怀。

我是一个十分怀旧的人,在忙碌的生活中,无论走到哪里,我常常把故乡的樱桃藏在心里,那是一段关于童年的往事。而最令我难以忘怀的,还是有关母亲和樱桃的辛酸记忆。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6.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