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9-16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酒鬼是怎么诞生的

发布日期:2019-09-10  来源:
    在去额尔古纳河畔打工之前,我是喝酒的,只是喝得没有那么惨烈、决然、决绝、冷酷而迷茫。

    初到额尔古纳河畔,受不了“吃三睡五干十六”的劳逸规律的改变,受不了长腿蚊子短腿小咬的顽强坚韧的轮番攻击,渐渐地,喝酒、喝烈酒就成为习惯。喝酒的另一个好处是,能够抵御-37°C的严寒。

    有一次我骑着摩托在草原上无后方式奔袭(漫无目的,只是前行),忽然发现了牛群,那种惊奇、惊讶、惊喜,至今是一种回味无穷的快乐。牛群的主人,一对父子,热情地邀我喝一杯随即挤出的温热的牛奶,“很香的,既挡饥又解渴”,牛群主人中的父亲微笑着对我说。实际上,我再也没有喝过如此甘醇的牛奶。

    有一次我一大早徒步沿着额尔古纳河漫无目的地前行,额尔古纳河如蛇似龙蜿蜒在绿涛碧野,忽然映入眼帘一座孤零零的草坯房,草坯房的主人老李有一副土地爷般的慈祥,憨厚而洒脱。“进屋坐一会吧,能见面都是缘分”,老李向内室喊:“有客人啦。”俄而,老李的媳妇端出几碟小菜,拎出一支五十斤的塑料桶,大半桶烈酒赫然入目。老李把大桶里面的烈酒注入五斤的塑料桶,我和老李就开始小酌。老李细细地数着他的人生,比华彦钧的《二泉映月》还拨动心弦。我和老李唠嗑着,太阳不耐烦地从南方躲到了西方,依依不舍地告辞时,满桌的美食有多少碟,已经数不清了。

    “吃三睡五干十六”的劳逸规律的改变,长腿蚊子短腿小咬的顽强与坚韧,都抵不过额尔古纳河畔人们的朴实、憨厚、善良、纯真、婉约、淋漓与酣畅,那浓浓的人文情结,与烈酒,时时在我的灵魂深处萦绕。

    我曾经用一句话形容我在额尔古纳河畔生活的感受:沿着油菜花的鹅黄,你能踏上云,乘着云,你能遨游于蓝天,在蓝天,你不会任风把白云挪走,因为你将心系额尔古纳河。

    每当端起酒杯,我就想起那个地方...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0.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