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8-26
网站首页 >> 美国新闻 >> 正文

涉性犯罪亿万富豪狱中自杀 背后究竟涉及多少名流?

发布日期:2019-08-13  来源:

侨报网综合讯】性侵和性交易案还没判,亿万富豪爱泼斯坦就在纽约联邦监狱自杀了。他被指死得太便宜了。因为大家都想知道,他究竟掌握了多少秘密,有多少大人物参与了他的非法勾当。

宣判前突然离奇死亡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日报道,当地时间10日上午6时30分,爱泼斯坦在纽约曼哈顿大都会惩教中心的单间内上吊自杀。死亡前,爱泼斯坦正在等待审判,他被指控以性交易为目的贩卖未成年人和串谋卖淫。如果罪成,他将被判45年刑期。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1日称,2002年至2005年期间,爱泼斯坦在纽约和佛罗里达的住所性侵了数十名女孩,每次付给她们数百美元现金,然后指派一些受害者招募新的女孩。一些受害者年龄不超过14岁。他本来面临终身监禁,但在律师周旋下量刑减轻,仅坐牢13个月,2009年获释。而且在服刑期间,他每天可以外出12小时,每周可以出去6天,到办公室上班。

在《迈阿密先驱报》报道质疑了爱泼斯坦的减刑后,纽约检方重新介入调查,并在今年7月将其再次逮捕,法院定于2020年6月对其宣判。

在爱泼斯坦自杀前一天,联邦法院公布了2000多页的新文件,详细披露了爱泼斯坦及其同伙招募、诱骗年轻女性的一些新细节。一名叫罗伯茨·弗雷的女性称,自己还未成年时被爱泼斯坦当“性奴”,为前新墨西哥州州长理查德森、前参议员米切尔、英国安德鲁王子、“另一名王子”“一名前总统”以及“一名著名总理”等名流服务。这些人在爱泼斯坦第一次坐牢时均没有被指控。

这名神秘的金融大亨自今年7月二次入狱后即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因为他不仅被控性侵未成年少女,还被控拐卖和组织未成年少女从事性交易活动。而他的“朋友圈”包括总统特朗普、前总统克林顿和英国的安德鲁王子。

恶贯满盈 曾仅判13个月

2005 年,一名母亲向佛罗里达警方报警,称一名有钱男子性骚扰了她未成年的继女。警方抓住了这个线索进行追查,并找到多名声称被爱泼斯坦性侵的女性。

据《迈阿密先驱报(Miami Herald》调阅的法庭文件和笔录,爱泼斯坦曾“例行”将未成年少女带到他在棕榈滩购置的豪宅内,并付费要求她们给自己按摩。在按摩的过程中,他经常对这些女孩实施性虐待,并利诱她们找来更多同龄人。一名受害女性表示,自己曾帮助爱泼斯坦找过至少 70 至 80 名未成年女性。

这些证据在当时可判爱泼斯坦终身监禁,胸有成竹的 FBI 准备好了长达 53 页的定罪书。但令人惊讶的是,爱泼斯坦竟与检方达成“不起诉协议”,仅被判 13 个月有期徒刑,白天还能在“监外服刑”,每周去办公室待上 6 天,一天工作 12 小时即可。有报道称,甚至在他“服刑”期间还不断有年轻女孩造访。

在从轻判决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是时任联邦检察官、前任美国劳工部长的亚历山大 · 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他与爱泼斯坦达成“不起诉协议”,后者只需对自己的两项轻罪进行有罪辩护,并被政府登记为“性侵犯者”,至于出庭作证的当事人,则以“和解”了事。7 月 12 日,阿科斯塔引咎辞去了美国劳工部长的职位。

据美国 CNN 报道,为让自己免受牢狱之灾,爱泼斯坦曾拿出 35 万美金贿赂两名目击证人。除此之外,警方还称爱泼斯坦曾授意至少三位私家侦探跟踪受害者与目击证人。

爱泼斯坦甚至还曾状告受害者的代理律师。2018 年末,当该案再次被翻出进行调查时,他在法庭上向代理律师表达了歉意,称当时是想毁了其行业名声,让律师停止对自己的诉讼,但并没有奏效。

去年,《迈阿密先驱报》重新梳理这起案件时,发现诸多疑点。今年 2 月,美国司法部再次对 2007 年因“不诉讼协议”不了了之的性侵案展开调查。同月,联邦法官宣布,受害者对当年的“不诉讼协议”并不知情,违反了《受害者权利法案》。

自杀后留下秘密日记

这位亿万富翁在牢房自杀后,据说与他有来往的名流都“松了一口气”。有人对他的死因提出了质疑,究竟是66岁的爱泼斯坦自己了结了生命,还是有人为了让他封口杀死了他?

如今,爱泼斯坦的秘密日记将让他赫赫有名的朋友们陷入恐慌,其中甚至包括特朗普和比尔克林顿。爱泼斯坦利用自己的财富笼络朋友,与富人和名人来往可以为他提供保护伞,他的私人日记事无巨细,以备不时之需。

据《每日镜报》报道,当地时间8月11日,女王为表示对安德鲁王子的支持,同他一起去到巴尔莫勒尔教堂礼拜。这是自“好友”爱泼斯坦自杀以来,安德鲁王子首次公开露面。女王和王子坐在一起,目光凝视前方,旁边的安德鲁王子表情十分愉悦。

不过,即便爱泼斯坦已经逝世,他留下的秘密日记可能也会给安德鲁王子带来麻烦。

消息人士透露,爱泼斯坦的私人日记详细记叙了他与包括安德鲁王子在内的社会名流来往细节,并希望以此为自己加一份“保障”。

报道称,爱泼斯坦的日记可能会使女王和其他年长皇室成员坐立不安。尽管爱泼斯坦已经去世,但当局承诺会继续深入调查,追捕所有伙同爱泼斯坦参与犯罪行为的人。在传出秘密日记消息的同时,受害者的律师正在寻求让安德鲁王子提供口供。

特朗普转推暗示涉克林顿阴谋论

 

特朗普转推阴谋论 图自推特

司法界和两党议员都要求彻查爱泼斯坦的死亡,不过这很快就演变成两党之间的互相攻击。

10日,《国会山报》发表评论称,爱泼斯坦的离奇死亡,代表着“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有瑕疵和败笔,这让我们所有人感到不安”。

11日,特朗普转发了喜剧演员泰伦斯·威廉姆斯的推特,在这则推特中,威廉姆斯称:“在24/7全天候监视中死亡?这怎么发生的?爱泼斯坦拥有克林顿的信息,现在他却死了,我们都知道是谁干的。”同时他还打上了“克林顿犯罪家族”和“克林顿(造成)死亡人数”的标签。

对于特朗普的说法,民主党人认为,这是在攻击他的政治对手。克林顿的发言人安赫尔·乌雷尼亚称,特朗普转发的推特“荒谬且不真实”。《国会山报》也指出,所谓“24/7全天候监视”并不真实,因为死亡时,爱泼斯坦已经被撤销了自杀防范程序。

而总统候选人贝托·奥罗克认为,这是特朗普又一次利用公众对他职位的信任,以及没有基础的阴谋论,来攻击他的政治对手。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和克林顿此前都和爱泼斯坦有所瓜葛。特朗普曾将爱泼斯坦称为“很棒的人”,两人曾互相到对方家中做客,参加美女派对,不过今年7月9日,特朗普称他很早就和爱泼斯坦闹翻,两人已经“15年没说过话”。

另一方面,克林顿也曾多次前往爱泼斯坦的私人小岛,但他发言人同样表示,已经10余年未和爱泼斯坦说话。

9日,一场涉及爱泼斯坦性侵案受害者吉尤弗里(Virginia Giuffre)的单独诉讼宣布判决结果,并发布了超过2000页相关受害人的证词文件。

在这些首次公开的资料中,多位知名人士被指控涉及爱泼斯坦组织的性交易,包括:英国王室成员安德鲁王子、已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马文·明斯基、前缅因州参议员乔治·米彻尔、前新墨西哥州长比尔·理查德森等。

吉尤弗里的律师认为,爱泼斯坦在文件发布不到24小时后就死在牢房“绝非偶然”。她呼吁当局继续调查,并将重点放在那些“参与并怂恿性交易阴谋”的同伙上。

爱泼斯坦的死是“阴谋论”?

目前,美国媒体对爱泼斯坦“自杀”一事的关注点之一便是突然撤销的自杀防范程序之上。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日报道,7月下旬,囚禁爱泼斯坦的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内的工作人员曾发现,他在牢房中昏迷不醒,且颈部有勒痕。爱泼斯坦随后被列入有自杀倾向的观察名单并受到监视,但不到一个星期(29日)就被移出名单。

《纽约时报》说,即便在撤销名单以后,对爱泼斯坦的检查也应该每隔三十分钟进行一次,但在他被发现死亡的前一夜没有这样执行。

前美国联邦监狱局的“矫正治疗专家”杰克·汤森在接受CNN采访时认为,移出名单并不令人意外。“在我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没见过自杀防范程序持续一周以上,所以那些关于爱泼斯坦自杀时接受监视的说法,都是谬论。”

同时,他还表示,如果要以自杀防范程序监视一名囚犯,那么需要狱警24小时在线,“需要人们三班倒,或者加班。”

同时,美联社的报道似乎也佐证了这一说法。美联社11日报道称,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内的工作人员在监视爱泼斯坦期间,工作时间“严重超标”。一个“熟悉监狱内部”的消息源告诉美联社称,一名员工在监视期间,曾“连续5天加班”。

CNN称,如果一名犯人没有明显表现出自杀的威胁,那么他就会被撤销持续监视名单。

不过,据“今日美国”10日报道,若要被移出观察名单,需要得到典狱长及心理医生的同意。“今日美国”向监狱方面质询这么做的理由,但未获回应。

美国两党成员也认为,爱泼斯坦被移出观察名单十分“荒谬”。特朗普的律师、共和党人鲁迪·朱利安尼11日表示,“他(爱泼斯坦)被撤销了观察名单,这太荒谬了”。同天,他还在推特上表示,在监视过程中,到底是谁在监视,摄像头又显示了什么?

民主党方面,总统候选人沃伦和陆天娜都表示,他们想要继续调查,而另一名参议员本·卡尔丁则表示,他想让调查结果公之于众。同时,他还补充道:“很难理解他为什么不在观察名单之上。”

此外,前司法部助理副部长哈里·里特曼(Harry Litman)批评监狱的做法“貌似一个巨大的错误,必须彻底调查”。他还质疑为什么死者在牢房中能接触到用来自杀的绳索。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表示,自己对这起事件感到“震惊”。“爱泼斯坦先生的死亡留下了尚待解答的严肃问题。我已指示(司法部)总检察长对事件展开调查。”

刑事司法体系有瑕疵和败笔

《国会山报》10日发表政治评论员伯纳德·克里克的文章称,恋童癖者爱泼斯坦死了,让一桩离奇、悲剧以及细思极恐的案件,出现了令人费解的结局。全美最臭名昭著的囚犯在监狱自杀,这不符合逻辑,也难以让人信服,“显而易见的是,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有瑕疵和败笔,这让我们所有人感到不安”。

文章提到,2008年爱泼斯坦曾在前劳工部长阿科斯塔担任检察官时,在后者的帮助下签署认罪协议,承认两项召妓指控认罪、支付赔偿金,免于被起诉,并在棕榈滩监狱服刑13个月。

但根据此前《迈阿密先驱报》的报道,爱泼斯坦2008年前曾被控性侵未成年,如果罪名成立,那么他的刑期将远不止13个月。

另外,文章也提出质疑称,在知道爱泼斯坦有“自杀倾向”的情况下,联邦监狱局依旧将他移出观察名单,并放入单独监禁之中,“让他完成他之前想做的事情”。

“为什么爱泼斯坦被单独监禁?在第一次自杀以后,他的牢房和监视改变过吗?摄像头有没有持续地监控他?囚犯如何能在狱警没有看到或作出反应的情况下,吊死自己?”对于爱泼斯坦的死亡,文章提出了一系列问题。

此前,《纽约时报》曾指出,爱泼斯坦的被捕,是“不多见的一桩令左右两派都满意的事”。一来是因为正义似乎最终得到了伸张,二来双方都有理由相信,如果爱泼斯坦身败名裂,他可能会拖着一些敌人下水。(完)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8.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