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8-26
网站首页 >> 异国游记 >> 正文

印度:博卡拉的快乐时光

发布日期:2019-07-20  来源:

11月15:博卡拉——桑冉库特
上午十点正在收拾行李,小两口搬家过来了,听俺说要去桑冉库特,也动了心申请同行,革命队伍日益扩大,当然除了高兴还是高兴。桑冉库特是博卡拉看日出的好地方,去年10月爬了一回桑冉库特,那次不了解情况,没有准备在山上住一夜,等着看日出照雪山。为了弥补这个遗憾,这次决定再爬一回,更何况老板娘还一再说,现在是博卡拉最好的季节,早晨肯定能看到日出。

11点半,赵妹妹如约而至,寄存了行李背上小包,一行人马浩浩荡荡出了门。这回跟去年的孤家寡人相比,可是气派多了,前呼后拥四人的队伍如同西天取经,灰灰老太还被大家送了个师傅的尊称。晴朗的天空一碧如洗,沿着湖边公路说说笑笑一路向西,不一会就转过垭口下了坡,来到了村口沙石铺就的登山小路。

小云是队伍中唯一的男生,体力过人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充当尖兵,小张是夫唱妇随紧跟其后。赵妹妹居中承前启后,不紧不慢跟着兴致勃勃的小两口,还不时回头照应着后面气喘嘘嘘的灰灰老太。咱一贯以耐力著称,从来都讲究个慢功出细活,何况刚从印度打拼过来,消耗了大量的精力,要是拼体力抢速度,那只能是甘拜下风。

秋日的桑冉库特虽然还是满眼青绿,半山腰间收割过的稻田的却象一块块斑秃刹风景,给无尽的秋山带来几许萧疏,心中也平填了几分莫名的惆怅。去年那个坐在墙头的小女孩,一看到我举起相机就吓得哇哇大哭,转身去找爸爸。这回又在家门口碰上了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小女孩,现在面对镜头已经从容不迫了。因为她知道有付出就有所得,拍过照片就有了伸手讨要的资本。

山里的消息象风一样传出去飞快,女孩刚把糖塞进嘴里,立刻就招呼来两个半大男孩。前面的路被拦住了,两个男孩手握大柴刀,伸着手一个劲嚷嚷着:巧克力、巧克力。才一年的光景,糖果上升为巧克力,讨要也变成了拦路强行索取。如此恶劣的行为,如果乖乖就范,长此以往岂不助长了不正之风,难免有一天会发展成拦路抢劫。

无奈人家手里的柴刀锋利,寒光闪闪,灰灰只好大声呼喊救命,三个同伴停住脚步回头策应,男孩畏惧我们人多势众才算没有再坚持,放了一马。边走边总结教训,千万不能轻易把相机对准孩子,就算是发糖也要先看清四下有没有其他的人。不然有人得了便宜还要一呼百应,一旦被包围就很难脱身。

行至近山顶,天上飘荡起了花花绿绿的滑翔伞,点缀着头顶的上空,大家不时驻足仰天观赏,本来就打算今天来滑翔的赵妹妹又开始心摇神动,嘴里也开始念起了滑翔经。就这样东张西望走走停停,4点多爬到了观景台门口,此时离日头落山尚早,于是大家决定先下去找旅馆,安顿好了再上来看夕阳。

几经查看,最后在小街尽头找到一个清静的家庭小旅馆,号下两间房,每间150。放下背包喘口气,小两口跑前跑后忙活着去跟老板安排晚饭,推却了老板一力推荐的篝火晚餐,说好借用厨房自己炒菜,让老板自己煮饭时捎带上我们的米饭。看看天色渐晚,大家赶紧穿上衣服抓起相机出门上山去看日落。

观景台在山顶围在一个院墙里,周边都是铁丝网沙袋和工事,那一带过去常有毛派反政府武装在活动,所以属于重点防范地区。现在尼泊尔各派反政府武装跟政府和解了,上面驻扎的部队也锐减了许多。和平的曙光刚刚降临,观景台的门票也就跟风上涨,去年还是10卢比,今年就变成25。

傍晚的天空翻卷着乱云,夕阳已经悄悄湮没在西边的天际,留下一抹淡淡的红晕轻轻染上鱼尾峰娇羞的面颊。我们静静伫立在平台上,引颈眺望云蒸霞蔚的山巅,心潮也随着翻滚的云霞浮想联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如何如此的奇妙,把鱼尾峰高耸的造型刻画得韵味无穷出神入化。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大家摸着黑下了山,回到旅馆立刻钻进厨房开始翻筐找菜。菜筐里有一堆小西红柿,半个圆白菜,还有洋葱和土豆。经政治局会议谈论,菜谱很快就确定下来:炝炒圆白菜,西红柿炒鸡蛋和过油土豆片。孩子们都识大体顾大局,任凭灰灰抢去了掌勺这个难得的机会,小云力争要做一个拿手菜,于是就用过油土豆片就代替了灰灰的干煸土豆丝。

大家七手八脚开始动手备菜,赵妹妹担任了洗菜的重任。尼泊尔的菜和国家一样小,土豆黑不溜秋还没驴粪蛋子大,小两口人手一刀忙着削皮,一阵忙活备好了料。过油土豆是慢功,小云一马当先上了灶,大家都众望所归眼巴巴盯着油锅,看着滋滋响的土豆片偷偷咽口水。大厨手法娴熟翻着锅,一看在家就是个五好男人。

剩下的两个菜是快火,一会的工夫就上了桌,热腾腾的米饭也盛上来了,味道那个美,简直就美得没法说。久违了的家常菜让大家的脸上都流溢着幸福的笑容,每个人都小心翼翼一小勺一小勺的往碗里盛,谁都舍不得多吃,最后吃了盘光碗净才罢休。吃饱喝足大家鱼贯上了楼,坐在平台上揉着滚瓜溜圆的肚子畅谈革命理想。

山里的夜晚凉,早点回屋休息明天还要早起看日出,俺的感冒是一到晚上就咳嗽,翻来覆去睡不着。赵妹妹也在另一张床上裹着棉被直嘀咕,想不清楚明天是否去滑翔。去吧,有晕车症,怕一上天就犯晕,不去吧,机会难得能在天上飘来飘去多惬意,于是又一万个不甘心。正担心自己老咳嗽动静太大影响别人休息,干脆就势顺随着她的车轱辘话来回说。

别看嘴里说一套,心里可是通明白,反正说啥都没用,大凡能一个人出去混的,哪个没有主心骨,只要想做的事那是一百头牛也拉不回,不会在乎别人说什么。人的特性咱了解,夜里想了千条路,醒来还是卖豆腐。说着说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睁眼已过了五更,爬出被窝穿上了所有的行头把自己武装到牙齿,一行人打着手电出了门。

观景台上已经陆续来了不少人,大家裹紧了衣服蜷缩着身体,迎着黎明前猎猎的寒风,等待着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启明星高挂在沉寂的夜空,天边渐渐泛出一缕曙红,夜幕被看不见的手轻轻掀起,露出了雪山清晰的背景。层层山峦座座峰巅随着初升的太阳,披上了华美的外衣。沉睡的大地苏醒了,费瓦湖上弥漫着蒸腾的雾气。

喝完奶茶吃了早餐,算帐时和蔼可亲殷勤倍至的老板拉出了一张黑帐单,昨晚的那顿饭居然开价800,喝杯热水也要60,真是太离谱了。于是大家开始斗争,无奈老板是个滚刀肉,你有来言,他有去语,任你怎么说,人家就是不松口。怪不得昨天小云问价时,人家就是不吐口,老是笑眯眯的一句话,明天再说。好歹弄了个小折扣,付完帐收拾收拾拍屁股走人。

下到山间公路没多远,前面就是滑翔点,公司的车已经上来了,第一批滑翔的人已经在那里做准备,几个韩国青年也在其中。赵妹妹立刻来了精神上去找个女孩套近乎,我们几个从旁观看,不时寻找着合适的角度拍照片。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显然已经是行家里手,看他们熟练的动作就知道道行很深。展开了伞布披挂之后就是快速的助跑,借着风势腾空而起那一刻真漂亮。

赵妹妹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诱惑,立刻和教练敲定跟车下山办手续,小两口还要在东南亚漂泊好几个月,没有做着份预算也就罢了。俺老太太虽然看着也眼热,可是顾虑咱的那点英语根本就别想听懂指令,还是别去冒险了。三人原路下了山,回旅馆洗澡休息晚上一起去我的定点饭馆吃鸡肉咖喱外加小面饼。

坐在饭馆里小两口开了言,说回去电脑上一查,敢情赵妹妹就是大名鼎鼎的李青菜。饭罢回去到小两口的房间歪着看照片,青菜一脸幸福回来了,还心有不甘咂着嘴连连懊恼没能和帅哥教练比翼双飞遨游蓝天。进门就被大家一通劈头盖脸数落,抱怨她为什么不早报名号,愣说自己姓赵。青菜还美滋滋沉浸在空中的飘荡中,本来还没回过神,这下更是云山雾罩晕了头。谁让咱赶上了网络年代,网名到比真姓大名更流行。

小云是IT青年,混迹网络自然更是经常的行为,因为一篇新疆的攻略在旅途中屡屡被人慧眼识出,报出了网名yunc15,弄了半天大家都是在携程上混的。翻着电脑看着小两口一路采撷的风景,馋得眼珠子掉出来差点砸了脚面子,跟人家的相比咱的片子就只有扔的份了。现在的小青年就是有魄力,脚一跺牙一咬就辞了职,趁着年轻赶紧往外跑,劈柴、喂马,周游世界,这可是让俺老人家望尘莫及的人生理想。

第二天四人一行又坐上浮船进入鱼尾山庄,这个度假旅馆是拍摄鱼尾峰的绝佳位置,躺在湖边的吊床上荡呀荡,迷着眼睛晒太阳。爬完桑冉库特,自知体力不支放弃了跟小两口进山徒步,从山庄出来就买了明天的车票准备跟青菜一起回加都。下午从玛亚回来去藏族餐厅吃了最后的晚餐,有了小云带来的那瓶醋,吃起MOMO真是味道十足。晚上回去献出印度火车时刻表,祝福小两口未来的印度之行能够一路顺风。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