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1-21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我在加拿大当驻校作家的日子

发布日期:2019-07-20  来源:

落地埃德蒙顿已经很晚了,夜风冷漠。毕竟不是自己的亲戚朋友,这样麻烦的接人真是打扰别人了。

麻烦的自不止这一件。远远未到适应的时候。买东西找来的零钱全部不认识,再购物时,把一小包的零钱就直接递过去,“你能帮我找出你要的钱吗?”对方总是微笑服务,在包里东翻西找。所以到现在,我也不认识加拿大的硬币。

驻校作家对日夜忙碌只盯生产力的中国人来说,实在是个奇怪的身份。

在国内,总需要工作一段时间,然后辞职在家里待一段。工作永远是不能适应的,等级关系麻烦,还会心疼被出卖的时间。待在家里也是未必能适应的,没钱,生活节奏紊乱,还没法保证待在家里就有东西可写,大段大段并没有出卖给任何老板的时间,就出卖给了灵感匮乏和脱离社会常态的沮丧感。
所以当我发现,他们只是给我一间办公室,问我要了个账号以便给我生活费,然后就把我扔在一边,自己忙自己的去了时,我的内心是多么的狂喜而又不适啊。喜的是,在这里拿别人的钱还拥有自由,不适的也是,拿别人的钱还能拥有自由?我已经自由够了啊,上帝啊,请赐予我不自由吧。

简直像傍了个已婚大款。第一这个大款只是个小开,支付的生活费不过是勉力维持小资产阶级的单薄舒适,但足以让人产生无功受禄的感觉。二还已婚,没什么时间幸临,大半时间还需要自己消磨。

如今的我理解了所有傍大款的姑娘,她们必然也经历过足够的心理挣扎,才能终有一天摆脱心理的枷锁,两眼一闭,呈装死状——算了,累死了,从此以后就当世界欠我的吧。然后渐渐就当真了,真的以为世界欠了自己的,伸手要钱的时候理所当然,控诉寂寞的时候理直气壮。

日子一天天白白地过,没有盗版碟,没有合适的中文书,以往在国内,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总是上新闻网站,看看又有什么雷人的新闻发生。但到了加拿大,从第二天开始,便自然而然地没了这个习惯——仿佛和整个世界全无关系了。随手从地铁中拿起一张报纸,翻了两页便觉得无聊——不要吧,这么点小事还要报道?所有的地名看起来不清不楚,人物个个苍白,和自己日常生活似乎全无关系。

出发的时候一点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想念盗版碟,想念中文书,想念火锅,想念那满大街破破烂烂的红灯笼。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6.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