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0-17
网站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大观河开凿于明代 造就十八甫一带商业繁华

发布日期:2019-07-11  来源:

  上九甫下九甫 “偎依”大观河
  大观河开凿于明代 造就十八甫一带商业繁华 近两百年来日渐淤塞 最终成为暗渠

  亲爱的读者,这个题目会不会让你有点摸不着头脑?“只听说过大观园,没听说过大观河。”“十八甫老城区逛起来很有味道,跟大观河有什么关系?”其实,关系可大着呢,没有这条已经消失了的河流,我们钟爱的西关风情或许会减少不少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溯源

  西关十八甫 全是亲水“平台”

  前一阵我们讲西濠涌故事的时候,讲到西濠涌是自第一津起,沿着第二甫、第三甫……直到第八甫,然后往南流入珠江。20世纪二三十年代,官方拆城修路,第二甫到第八甫修成了今天的光复中路,这些地名消失在时间的河流里了,只有“六甫水脚”“八甫水脚”还藏着这条千年护城河记忆的蛛丝马迹。

  有意思的是,第二甫到第八甫的地名虽然消失,但第十甫路、十一甫路、十三甫路、十五甫正街、十六甫大街、十八甫路等地名在百度地图上可都是妥妥能搜到的。此外,如今的上九路、下九路,其实在旧日的历史地图也被标注成了上九甫、下九甫,同样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城市开发热”中修成了马路,这才改了名字。

  之前我们说过,关于“甫”这个字的来源,学界有不同的解释,有的说,“甫”是古越语中留传下来的发音,有“村庄”的意思;有的说,“甫”是“铺”的简写,“十八甫”;还有人说,“甫”其实是“埗”的谐音,即埗头(码头)的意思。不过,多数人还是赞同“甫”就是“埗”的意思。换言之,诸“甫”之出现,与水有莫大关联。

  这一下,问题就来了,如今消失了的二甫、三甫直到八甫,与守卫了广州千年的护城河西濠涌息息相关,那么,上九甫、下九甫、第十甫、十一甫直到十八甫,它们又曾与哪条河流相亲相爱呢?在百度地图上,你肯定是找不到的,因为它早就湮没,变成繁华街巷了。咱们还得一头扎进故纸堆,慢慢搜罗与还原。

  走向

  东接西濠涌 汇入珠江水

  这条已经消失了的河涌,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大观河”。记得《红楼梦》里贾元春给省亲花园提名的时候,写了一句诗“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赐大观名”,大观园之美好,让人念兹在兹。“大观河”的得名,肯定不是从《红楼梦》里得到的灵感,因为它的出现,比《红楼梦》早得多。不过,从这个名字也可以看出,开凿者对自己的作品相当满意。

  据史料记载,大观河故道起点在今大德路与人民中路交界以南,一路向西,至光雅里转南,到今十八甫路至和平路口,再折西而行,至今丛桂路北转直上,汇入珠江。不知道你有没有耐心读完这段文字,反正我是趴在地图上看了半天,才大概弄清了它的走向。老实讲,我在西关老城区逛的时候,哪里的小吃味道好,心里真是门儿清,但自己到底是在哪一个“甫”,从来都是蒙查查,本来嘛,诸“甫”多是从“海”里长出来的,又或偎依着西濠涌,或与大观河相邻相挨,大观河的流向曲曲折折,像我这样的“路痴”弄不明白状况,也情有可原啦。

  趴在百度地图上,还原大观河的旧模样,多少有点困难,但假如我们回到明代的广州城,站在越秀山上往下俯瞰城区,就容易很多了。但见在今人民路一线,城墙巍峨,西濠涌在城墙外一路往南,太平门外(位于今人民南路),一座古桥横跨西濠涌,桥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桥畔,一条宽约30米的河流从西濠涌“分出”,蜿蜒向西,曲曲折折,直至汇入珠江。

  你问我为啥能看得这么清楚,嘿,西关的商业大开发是从清代中期渐渐开始的,明代的西关,虽已有商贾聚集的迹象,总体还是保持着“莲塘处处”的田园风光。所谓“泮塘”之名,本就是从“半塘”演化而来,可见老西关旧时河涌、池塘之多。在越秀山上登高望远,当然可以把大观河的俏模样尽收眼底。

  繁华

  诸“甫”林立两岸 小桥流水人家

  从清代中期开始,大观河两岸渐渐热闹了起来。其实,在诸“甫”中,上九甫、下九甫可以说是资格最老的,我们都知道,达摩来华,就是在今天下九路的绣衣坊码头登岸,故而有了“西来初地”的故事;我们不知道的是,当时紧邻珠江的绣衣坊其实是广州最早的“蕃坊”,许多来自南亚的商人自发聚居于此,做进出口的大买卖,达摩祖师自己也是搭乘远洋商船来到广州的。下九路再往前走一点,就是第十甫路,宋朝时,这里毗邻珠江,故而建了一座南海神庙,香火还挺盛,连著名诗人杨万里都曾到此一游。其余诸“甫”从“海”里长出来,并渐渐变身繁华商业区的历史,就要晚很多啦,而且跟大观河息息相关。

  像我这样的路痴,今天在十八甫一带逛逛停停,很容易迷路;如果穿越回清代,反倒没那么容易犯迷糊。因为上九甫、下九甫、第十甫到十四甫在大观河北岸,十五甫、十八甫则在大观河南岸。河上有大观桥、德兴桥、志喜桥、永宁桥……这些古桥的名字读来琅琅上口,又特别讲“意头”。信步走上一座古桥,欣赏两岸的茶楼酒肆、和富商大贾的一座座精致园林,再看看河上来来往往的货船,听听画舫里传出来的管弦之声,真有点“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的意境。

  与玉带濠的命运一样,大观河成就了诸“甫”的繁华,可商业的繁荣又难免使人“与水争地”。晚清年间,大观河日渐淤塞,河面大大收窄。1921年后,官方大修马路,河道货运功能渐成鸡肋,“小桥流水”的风景很快就成了“明日黄花”,风光不再。20世纪50年代,全河改为渠箱,大观河“藏于”地下,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

  (本文参考了《水润花城 千年水城史话》《荔湾风采》《越秀史稿》等资料。)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7.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