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7-21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杜亦有道:老友愕然

发布日期:2019-07-04  来源:

阿 杜

 五十年代在廣州入大學,被「派讀」不用怎麼追課程做功課的「中文系」。一九五五年高中畢業,大學聯考第一志願是上海復旦大學,因是資產階級子弟(成份不好),當然不會被派第一志願,那時已身為廣東青年足球隊正選一年,常常要入二沙頭體院集訓,屬半職業球員學生,而剛好廣東師範學院的足球隊缺一個好守門員,於是體院足球部主任一指,我便被指派入讀位於廣州梅花邨的「廣東師院」,派唸中文系,無固定功課,適合這個要半天上課半天回體院集訓之特別學生,而偏偏我這特別生很喜歡中文,交語言論文讀書心得地方文學搜集等均十分用心,深得教授喜愛,更常有範文印於校刊系刊,成為一個文武兩方皆不入頂尖級的兩不像。

 大學生活頭兩年,三反五反和「除四害」運動過後,三面紅旗大躍進未開展,剛好有兩年正式讀書好好學習時光,而不少著名學者奔來城市較先進文明的廣州任教,如在下便做過語言學大師王力的學生。那一年王力主持中文系叫我們作一次「最簡捷最佳短篇小說選舉」,本人選了在上海《新聞晚報》看來之一篇「勁佳勁短作品」,提名上系被教授評了個「冠軍」,此「平生第一個榮耀」輾轉至今,歷時整整半個世紀,人生貧富邊沿生死出入數次,此事迄今清晰難忘,常夢迴午夜,影寂三更,茫茫惘惘間此只有七個字兩個標點符號的「極短篇小說」仍縈繞腦際,此「七字小說」便是——爸死那天,媽嫁了。

 七個字兩個標點,內涵極致之人生跌宕辛酸,充滿了荒謬人世之孤兒血淚。尤其當年,本人小學畢業踏入十二歲時父母雙亡,要靠新政府每月六元人民幣之「助學金」加上四周向親友乞討十元、八元,和弟弟賴以維持生命過日子,讀此七字之小孩心聲血淚,只有感觸。當時年少,無痛無淚,時至今日,上周看了楊凡新作《淚王子》,長得秀美動人的媽媽為丈夫戰友所暗戀,戰友告密誣死黨「通敵」是「匪諜」而槍斃,母親要養兩個孤女默默跟了這個有殺夫之仇的「丈夫死黨」,其中年齡較大的女兒深恨母親叛父改嫁,這個秀麗母親午夜含苦向女兒細訴:「我不知爸爸怎樣死的嗎?但為了養大你們姊妹,我只有跟他,難道我們母女三個人就這樣也死去嗎?我不忍心捨棄你們小姊妹呀……」

 此際,半世紀之五十年後,這個曾縱橫四海之江湖客,老淚縱橫,同看試片之老友,全部愕然。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7.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