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11-17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看人杂感

发布日期:2019-07-03  来源:
    看人杂感

  

    好几年前,不知什么缘故,我常爱在原单位门前右侧的石条墩上闲坐。单位的正门临街,左侧是影剧院,人们来来往往、进进出出,恰似一条人流风景线。这样坐,好像是闲坐,甚至好像很无聊,其实却就是在看人,在看比肩接踵、风姿各异的人。

    事实上,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人群。从表象上看,不管男人或女人,老者或幼童,没有表演,没有安排,没有吆喝,也没有故事,人们缓缓地走过来,又缓缓地走过去,一切都随性而自然。这场景之于文学,或许有点自然主义;之于影视,或许又有点意识流哐蒙太奇,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生活中的常态,想看不想看都明摆着。

    当然,闲坐免不了也要想事,想生活中的人和事,想想入非非的事。但是,最终又会突然省悟过来,闲坐其实也是一种欣赏和享受,是在欣赏和享受个人生活中缺少的某种气氛,这就是平和、从容、安宁的气氛。至少,用不着担心明天会突然发生战争,用不着担心丧钟为谁而鸣,也用不着担心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会因言获罪或无情斗争。于是,就觉得这是一种最简单、最平常、最起码的人生空气,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溢满心地。

    不容讳言,过往曾经有那么一段时日,人们生活得格外谨慎和小心,哪怕一点点属于个人心灵的空间,也不能留有半点余裕,一丝一毫都要触及“灵魂”。就算闲坐发呆,冷不防都会有人厉声质问你究竟在想什么,是在想资产阶级或是想无产阶级云云。那种环境,防民之口胜于防川,恨不得把人的脑子敲开来看过究竟,继而还会推断出闲坐中一定裹含着某种“二心”,再继而就有可能将你定为几种“怪现象”中的阶级异己分子。

    时过境迁。现在不管你是怎样的闲坐或闲想,不管是时间的长和短,不管你用何种的眼光看人或联想,都十分自由。人群呢,依然缓缓地走过来又走过去,大家也用不着瞻前顾后、无所羁定。一种外在的自由已延续为内在的自由,就算红蓝绿女,就算奇装异服,就算言论上的过犹不及,也都自由自在,各得其所,心安理得。不管什么人,即使鸡鸣狗盗,即使芸芸琐屑,只要不危及他人的自由,都有存在的理由,都在同一片蓝天下相生相息。

    闲坐中,除了看人想事,有时候也会萌生出某种近似于基督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希冀着强者不要自骄,弱者不要自馁,人们虽有着无法或许“前定”的“命宿”,但是性善和良心一定会像灯塔一样地指引,即使老子、柏拉图、黑格尔、康德、萨特、及至鲁迅与胡适,想必都会在此岸和彼岸徘徊,都会在闲坐中想像过何谓灯塔的问题,想像过人生中的种种迷惑与悖反等等诸多形而上或形而下的问题。

    然而,最寻常的,也即最实际的,还是莫过于静静地闲坐中,反复地看着走来走去的人群,欣赏着他(她)们那种或买鲜花,或买葡萄,或买蔬菜,或交谈,或微笑,或羞涩的种种自然而然的惬意之情。平常的人绝不可能是思想家,既使是思想家,也不可能一下就看到社会的本质和作为社会的人的本质,如是那样,这个世界就不是由人组成的世界,而是由神组成的世界,那种孙悟空式的“火眼金睛”和二郎神的“天眼”,并以此来烛照人的真伪的描述,反映出的也仅是某种还未形成主体意识的童年的梦幻,甚或是成年人的童年心态。不过,虽然看到的仅是表象,也只能是表象;但表象的平常或平静,总比表象的浮躁或矫作更能养眼,更令人放心。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7/2 10:29:16 编辑过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