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7-21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我们小时候,为啥不怕热?

发布日期:2019-07-01  来源:


    记忆中的夏天,

    虫鸣鸟叫,繁星点点,

    妈妈拿着蒲扇为我们扇走蚊虫……

    

    那时,没有空调,没有冰箱,没有冰激凌,更没钱去避暑胜地,但那时我们并不觉得热啊。

    我在想,到底是那时候天不热,还是童年的我们心太净?

    又或者,那时候,只知道疯狂的我们开心地忘记了热这回事。

    那时候,夏天是从第一根冰棍儿开始的。

    除了上街赶集时能买到冰棍,在家里也能遇到卖冰棍的人来。

    他们往往骑着二八自行车,车后带着一个泡沫制成的降温盒,里面装着一个个裹着花纸衣的冰棍。

    那时候没有冰箱,西瓜就泡在凉水里,一勺子挖进去是再高级的冰激凌也替代不了的香甜。

    

    那时候,夏天的时尚就是各式各样的塑料凉鞋,赶上有集市的时候,卖鞋的会在街边摆成一大片,五彩缤纷。 那时候没有空调,天热的时候就喜欢坐在电风扇前面。夜晚睡觉前,还会在坐扇前放一盆凉水,吹出来的风又凉又清新。

    那时候,房前房后都是树。孩子们在树荫下的碾盘上,写作业,玩泥巴,抓石子,打纸牌。大人们在树荫下做农具,纳鞋底……

    村口的树荫凉,往往还是村里的饭场。吃饭时,各家的大人孩子都端着饭碗,或蹲或站地齐聚树荫下。

    那时候,没有暑假班,没有特长班。暑假期间,除了帮大人干力所能及的活儿,孩子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玩儿。

    

    天不亮就起床了,天黑了还在场里地里、河里沟里、风里水里玩儿。

    打水仗,捉知了,逮泥鳅,玩泥巴,捉迷藏......

    没有电视、电脑、手机的年代,眼睛是明亮的,快乐是自然的。

    那时的我们,真是见风就长。

    

    有时候,假期里能看到一场或几场露天电影。

    这时候,村上的热闹与喜庆程度,几乎赶上了过年。

    早早吃罢晚饭,大人们就牵着孩子们的手,搬着小板凳,去村头空地的电影幕前等候。

    直到放映机把荧幕照亮,一双双小手好奇地随着发电机的光亮在荧幕上舞动,电影就快开始了。

    《葫芦娃》《黑猫警长》《小兵张嗄》,还有一些红色革命片,是那时候常看的影片。

    电影结束后,往往吵闹着要来看电影的孩子们,已趴在大人怀里或后背睡着了。

    

    花露水,电蚊香,对那个年代来说,是陌生的。

    那个年代,最熟悉的两种味道,一个是清凉油的味道,一个是妈妈的味道。

    被蚊虫叮咬了,就涂抹一点清凉油,钻心的凉,透心的舒服。

    在场院里,在树荫下,在房顶上,在蚊帐中,我们倒头睡着后,妈妈会摇着大蒲扇为我们扇扇子,驱蚊子。

    往往是,睡一觉醒来后,妈妈还在摇着蒲扇,不停地扇啊,扇啊......

    空调的风太凉,电扇的风太猛,只有妈妈的蒲扇扇出的风,那么柔,那么轻,那么养人。

    至今,仍晃动在记忆深处。就像她的爱一样,永不消散。

    儿时的夏天,你还记得多少?

    (经济日报 编辑:徐晓燕 责编:张倩)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7.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