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6-20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书的副标题为何越来越长?

发布日期:2019-06-11  来源:
    把这种现象怪到这个词的头上吧:搜索。

    Rachel Kramer Bussel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Alamy

    你能给一本书的副标题塞多少个字?对于现在的许多图书而言,问题的答案似乎是“越多越好”。看看以下几本书的标题吧:朱莉·霍兰德(Julie Holland)的《情绪化的女人:你吃的药、失的眠、缺少的性爱以及一切让你疯狂的事情的真相》(Moody Bitches: The Truth About the Drugs You’re Taking, the Sleep You’re Missing, the Sex You’re Not Having, and What’s Really Making You Crazy)、艾琳·麦克休(Erin McHugh)的《政治自杀行为:美国政治史册中的错误、小过失、糟糕的决定、幕后的闹剧、肮脏的过去、糟糕的间歇期,以及纯粹因为愚蠢导致的过错》(Political Suicide: Missteps, Peccadilloes, Bad Calls, Backroom Hijinx, Sordid Pasts, Rotten Breaks, and Just Plain Dumb Mistakes in the Annals of American Politics),以及瑞安·格里姆(Ryan Grim)的《我们有人:从杰西·杰克逊到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巨富大亨的终结和一场运动的兴起》(We’ve Got People: From Jesse Jackson to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the End of Big Money and the Rise of a Movement)。

    把这种现象怪到这个词的头上吧:搜索。美国Sourcebooks出版社高级副总裁兼编辑主任托德·斯托克(Todd Stocke)表示,当读者进行在线搜索时,一本书的副标题的长度和内容很大程度上会决定它能否出现在搜索结果中。“在过去,如果想要推销或者宣传某本书,你可以在它的封面加上一句宣传词、推荐词,或是把它的卖点逐一列出来。”他说。但现在,出版商“只管把书的关键词和各种常见的检索词打包放到副标题中,因为这样理论上会使这本书更容易被搜索到”。

    他对这种手法最清楚不过了。Sourcebooks出版社将于今年9月出版莎菲亚·扎卢姆(Shafia Zaloom)的新书《性、青少年,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一切:当今青少年必须进行的关于知情同意、性骚扰、健康的两性关系、爱情等内容的最新对话》(Sex, Teens, 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The New and Necessary Conversations Today’s Teenagers Need to Have about Consent, Sexual Harassment, Healthy Relationships, Love, and More)。

    亚马逊网站规定,一本书的标题和副标题加起来最多不能超过199个字符,这相当于提供了巨大的,甚至是无穷无尽的单词搭配的可能性。播客《接下来我该读什么?》的主持人安妮·博格尔(Anne Bogel)对这种新的市场趋势并不十分感冒。“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读者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现在一本书的副标题纯粹只为搜索引擎而作,我根本无法通过它们了解接下来可能会有的阅读体验。”她说。博格尔也问过自己的作家朋友是怎么想出自己作品的副标题的,而好几个人告诉她,他们已经不记得自己用的是哪几个词了。

    《威士忌强盗之歌:抢银行、打冰球、在特兰西瓦尼亚打击走私、兼职做侦探,以及悲伤心碎的真实故事》

    话虽如此,但有时候长篇大论的标题也会收效良好。博格尔认为朱利安·鲁宾斯坦(Julian Rubinstein)的作品《威士忌强盗之歌:抢银行、打冰球、在特兰西瓦尼亚打击走私、兼职做侦探,以及悲伤心碎的真实故事》(Ballad of the Whiskey Robber: A True Story of Bank Heists, Ice Hockey, Transylvanian Pelt Smuggling, Moonlighting Detectives, and Broken Hearts)副标题的词语搭配就非同凡响。“看到这样的副标题,我的兴趣马上就来了,”她说,“我心想,这些事情究竟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这个标题让我想要马上拿起书或是点击购买链接去看看里面讲述的故事。”

    在更多时候,作者还是会以比较老派的方式决定自己作品的副标题,而不是基于算法或大数据。艾琳·麦克休的作品《政治自杀行为》出版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当时她希望这本书的封面能够在众多的同期新书中脱颖而出。“看到副标题时,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这是一本有点儿古怪的书。它讨论的并不是总统、国会或者总统选举团。”她解释道。麦克休认为这个副标题与新闻标题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尽量在短时间内把尽可能多的信息给到大家。”

    《孤独与陪伴:朋友、家人、书迷、吵架对手、恶作剧玩伴、酒友,以及其他几位可敬之人讲述的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生》

    《孤独与陪伴:朋友、家人、书迷、吵架对手、恶作剧玩伴、酒友,以及其他几位可敬之人讲述的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生》(Solitude & Company: The Life of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Told with Help from His Friends, Family, Fans, Arguers, Fellow Pranksters, Drunks, and a Few Respectable Souls)的作者希尔瓦娜·潘特诺斯特罗(Silvana Paternostro)称自己的副标题“与其说是一种市场营销策略,更多的其实是一个铺垫了几层的玩笑”。虽然这本书的题材属于“口述历史”,但她并不想让这个词出现在标题中,因为它“会给人一种乏味无聊的印象”。相反,现在的副标题算是一种“给那些对我慷慨分享自己故事的人们的一个眼神暗示。我还为熟悉马尔克斯作品的读者准备了彩蛋——副标题中的某些词就是马尔克斯在小说中用来描述这些人的原话。我之所以在副标题中提到‘酒友’是因为我想让读者知道,他们翻开这本书后将会进入一个欢乐而热闹的派对”。

    卡伦·里纳尔迪(Karen Rinaldi)的自助励志书《在某件事上失败是件好事儿:失利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喜悦,以及它教给我们的耐心、复原能力及其他真正重要的东西》(It’s Great to Suck at Something: The Unexpected Joy of Wiping Out and What It Can Teach Us About Patience, Resilience, and the Stuff that Really Matters)最开始的副标题并没有那么长——“处事平凡带来的非凡的好处(The Exceptional Benefits of Being Unexceptional)”。但当书商看到作品的初版时表示,“封面不足以让人产生共鸣。”Atria Books/Simon & Schuster出版社的执行编辑莎拉·佩尔兹(Sarah Pelz)说。

    佩尔兹说,最终敲定这个超长副标题是希望试着告诉读者:“我们知道,在某件事上失败听起来让人抓狂。但相信我们:书里这些伟大的事都是从失败开始的。这个副标题意在邀请人们翻开这本书。”佩尔兹解释,虽然让书本封面的广告性文字减少是如今的大趋势,但并没有什么普适性的方案来实现这一点。“因为书籍出版更像是艺术创作的过程,而不是严谨的科学实验。有的书偏爱短小精悍的副标题,但也有书跟这本书一样,拒绝使用简洁有力、利益导向型的副标题,它们希望自己的副标题能够讲述一个故事。”

    《W·卡莫·贝尔的稚拙想法:一个身高1.93米的非裔美国人、异性恋者、顺性别者、左倾人士、哮喘患者、骄傲的黑人、妈妈的小宝贝、父亲,以及单口相声演员的故事》

    W·卡莫·贝尔(W.Kamau Bell)的回忆录《W·卡莫·贝尔的稚拙想法》(The Awkward Thoughts of W. Kamau Bell)的副标题由他本人亲自执笔,但他现在已经记不得副标题的完整内容了(这可以理解,书的副标题是“一个身高1.93米的非裔美国人、异性恋者、顺性别者、左倾人士、哮喘患者、骄傲的黑人、妈妈的小宝贝、父亲,以及单口相声演员的故事”)。“我参照了歌手菲欧纳·爱坡(Fiona Apple)为自己的歌曲创作歌名的方式,”贝尔说,“我想让大家确切地知道他们面前的这本书有些什么内容。除此之外,如果这本书不适合他们,我也希望他们通过封面就能了解这一点。这本书没能成为畅销书,也许是我做得太好了,好过头了。”

    这本书初定的标题“比现在长得多得多”,贝尔承认,在为副标题挑选描述词时,自己犯了一个关键的错误。“在这本书的发布会上,罗克珊·盖伊(Roxane Gay,美国女性作家)问我为什么我没有在标题中提到‘丈夫’这个词,”他说,“我当时马上有一种被扯下了遮羞布的感觉。我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只好低头看我的鞋子。”

    本文作者Rachel Kramer Bussel是一位专攻图书、流行文化和两性关系的自由撰稿人。

    (翻译:黄婧思)

    来源:华盛顿邮报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3.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