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8-26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在北美遇到最重要的女人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

今天曼城又下雨了,实在无聊。

虽然研究生的课程不紧张,可潮湿的天气却让人浑身不舒服,哪里也不想去,漫无边际的看着一个又一个新闻,听着成龙那首缠缠绵绵,令人感动的<神话>主题曲,猛然想起原来今天是我朋友从国内回来的日子,晚上又要去接机了。想起今天要回来的这两个朋友,我突然有种想写点什么的冲动。也算是跟着大家凑凑热闹。

忧郁的小萱萱和豪放女是我的两个同学,我们三个从读语言开始认识,经历了1年预科和三年大学,一共4年半多的时间,如今我们又都留在曼城各自读研的读研,工作的工作,算是认识时间最长的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忧郁的小萱萱这名是豪放女给起的,豪放女这名是我给起的。之后她们也免费送了我一个很怪异的绰号—魑魅魍魉,我起初不理解什么意思,她们就告诉我,魑魅魍魉就是传说中和牛鬼蛇神差不多的小鬼,或者叫瘟神,说是形容我一天总是神神道道的,来无影去无踪。经过她们的特殊省略,我的简称就变成了—阿魑(吃)。萱萱是PLMM, 就有着PLMM的理所应当的矫情。豪放女在萱萱无病呻吟时,总是给与最严厉的打击。顺便说一句,豪放女也并非丑女,更不是恐龙,只不过她的性格中严重缺乏东方女性的柔美和温顺,相反却透着狂野和豪放,事实上在我心里我一直把她当兄弟看待。

911 刚发生不久,当时我们还在读语言,萱萱说:美国出事了英国会不会是下一个目标啊,我住的那栋楼是方圆2 MILE 最高的了,会不会也被飞机撞倒啊?我当时和她住一栋楼,正要骂她乌鸦嘴。

豪放女说了句让我哭笑不得的话:“你们那楼还没一架飞机贵,撞了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萱萱有天兴奋的说:我做了胶原蛋白面膜,看我的皮肤是不是变得有弹性了?豪放女一脸鄙夷的说:“早就告诉你,皮肤不能直接吸收蛋白质。你想想你也经常拿块猪肉切切做菜,要能吸收,你的手就变成猪蹄了。” 萱萱不理,以后还是接着做胶原蛋白面膜。我从那时起就一直在思考:到底是越漂亮的女人越爱美容,还是越美容的女人越漂亮。至今没有答案。

一次我们三个去看电影A.I(人工智能),在结尾的时候,看到小男孩等妈妈等了几百年,萱萱感动的哭了。

我说:“你的眼泪不值钱,要是豪放女能为电影哭了,那电影才是好电影。不过这电影肯定还没拍出来。”豪放女说:“早就拍出来了,就是雷锋的故事。”我和萱萱ft,豪放女说:“那还是我上小学一年级的事,学校组织看的。看到地主婆欺负小雷锋时,我突然想起我妈打我的事情来,就哭了。”我们狂笑,豪放女接着说“那时觉得有点丢脸,没想到后来老师还表扬了我,说我体会到了雷锋精神”。 之后我总有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总觉得电影里的小孩在等的妈妈就是豪放女的妈妈。

有一次豪放女到我的Apartment, 然后我给楼上的萱萱打电话,叫她一起出去玩。我们在电梯口等电梯时,萱萱坐电梯正好停在我们那一层。当时就萱萱就一人在电梯里,豪放女想捉弄她,说:电梯里这么多人,我们做下一趟。萱萱满脸疑惑了一秒钟后,尖叫一声跳出电梯。后来吃buffet时,萱萱还在记仇,对豪放女说:你太不像女人了,应该改名叫二尾(yi三声)子。豪放女当即一拍桌子道:“你竟敢怀疑我的性功能,是不是要我现场表演给你证明。”当时周围还有中国人,不知道他们听到没有,反正我是没吃饱就落荒而逃了。

豪放女就经典语录——两个凡是:凡是什么都知道的肯定是骗子,凡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肯定是傻子。汗~

2003年的圣诞舞会,当时我收到两张邀请卡,我决定让萱萱做我的舞伴和我一起去(毕竟还是温顺柔美的女孩受欢迎,野蛮女友毕竟是电影,呵呵!),可是萱萱从来没参加过这种正式的舞会,她问要怎么打扮,要穿什么配合舞会的气氛,我刚想说,我穿西装你穿晚礼服就可以了,就听豪放女又发表高论:“那种舞会啊!男的穿得都像个人似的,女的穿得都像个“鸡”似的就行了”。我——倒地不起。

去年期末的时候,豪放女有几天不知道怎么了,整天像中了百万英镑一样屁颠屁颠的走路还要哼着小曲,出门总是特别注意形象,甚至还化些淡妆,本来这在一般女孩子来说很平常,不过发生在男人婆身上就会觉得异常诡异,我和小萱萱经过几天地观察分析,得出的结论就是——肯定是豪放女发浪了。

萱萱和我立誓找出敲开男人婆少女心扉的幕后高人到底是谁,经过几天的明察暗访,谜底揭晓时却令我和萱萱大跌眼镜,原来是欧洲文学系的一位腼腆奶油小生,看来“性格互补”这种只有在爱情预测中出现的词汇并不是毫无根据,从此之后我和萱萱就变成了她的爱情顾问,听她汇报他们之间的爱情进程,比如:今天他们一起出去玩,太累了,回来的车上我靠着他睡着了,他很体贴的把衣服给我披在身上,后来又很诗意的搂住了我……,说罢,看了我一眼,说“看人家多会照顾女人”,我无法证明我比那个奶油强,因为至今还没有人关顾我,所以只好忍了,假装没听见,心里却在骂,我去你妈猴猴。可是没想到在我正在期待他们之间有更香艳的片断时,豪放女居然和那个奶油分手了,据豪放女子自己阐述:原因是小奶油不想去这样过分的爱一个人。还说分手的场面特别经典,就跟漫画里的一样:一轮落日,一个深情的吻,一段苍白的结束语:“对不起,我太爱你了。”靠,果然不愧是文学专业的,就会翻酸水,装b犯。不过我和萱萱都认为真正的原因肯定不是这样,十之八九可能是豪放女发飚了,搞得那个小奶油遭受“恐怖袭击”。这件事过去之后,豪放女每天都特消沉,特郁闷,有一天他忽然和我说,阿吃,我要堕落。我说,去死。豪放女的恋爱就这样结束了。

2002年暑假我回国了,回来之后听说曼城市中心开了一家韩国餐馆,名气很大,可以吃烤牛肉和冷面和朝鲜拌饭,某天正好和朋友经过市中心,遂想去打打牙祭,发短信给小萱萱(发短信便宜每条10p约合1.3元),问曰“do u know where is korean bbq restaurant in city center”,少顷收回应曰“of course”,我当时呆立原地数分钟,忽然想起很早以前在书里看到的一句话——当我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答案时,却发现它是最无用的。 郁闷好久的说。

说老实话,留学生活毕竟是一种单调的学习过程,并不能每天都能上演这种轻喜剧,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枯燥乏味和劳累的,最重要的是调整好心态,快乐往往要自己去寻找。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0.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