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6-25
网站首页 >> 美国文化 >> 正文

在美国逛动物园看到非动物遭遇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

到了俄亥俄北部的泼特·克宁顿(Port Clinton)的时候,都下午三点半了。这一路竟然花了近六个小时。是不是还有足够的时间把非洲动物园看了,心里拿不准。以前到佛罗里达看一个非洲天然公园,记得那里辽阔得有点像撒哈拉大沙漠。就怕这个跟佛罗里达那个有一拼。但如果不立刻直奔主题,又会浪费当天剩下的时间。权衡之下,决定还是先到动物园看看,也许一天看不完,次日还可以用今天的门票来看。

卖门票的人告诉我们,还可以看4点开场的小猪赛跑和一个小时后的动物秀,之后,还有两个小时剩下来,开车到动物栖息的“非洲大草原”去。问她,早上有什么节目?她说跟下午一样,也是两个节目。又问两个小时到动物间游荡,够了吗?她不置可否,说:“安排合适,还是够的。”再问:“如果看不完,明天还可以来吗?”她却摇了摇头。我们略为商量了一下,还是横下心,今天看了算了。

赛跑的小猪有四只,像人一样,有名有姓,比如大卫·布什、汤姆·克宁顿之类。天空有零星小雨,所以做主持的胖女人穿上了一件蓝色雨衣,看去像个大蘑菇。她举着扩音器,以夸张的口气介绍着比赛的每只猪运动员,又得意地介绍了她和旁边的一女一男两个年轻助手。“我是副总裁……”说罢,大笑着。笑声还没有止息,她又说旁边的女助手是PhD(跟博士的缩写同音)。原来是玩笑,副总裁乃是小猪赛跑委员会副总裁。PhD则是Pig Handling Degree(养猪学位)的缩写。跟参赛的四条猪相对应,观众席有四区,每一区台子涂有不同颜色。胖主持走到每一区前,让其中一个小朋友吼几句为自己要支持的猪打气的话。一个印度裔小孩明明坐在克宁顿的后援区,问他“谁会赢”,他却说“布什”。他的叛逆惹来大家一阵大笑。

过场走了好久,气氛渲染得热烈起来,猪博士的纤手终于打开了关猪的门,猪愣着,不肯起跑,胖主持就在门上方“啪”“啪”击打了几下,猪这才往前窜出。绕了两个弯道,一头小猪率先撞线。

看完猪赛跑,大家笑了一会,然后又都异口同声说:“鬼扯。”门票16美元一张呢。这就算一个大牌节目了。我说:“中国那些农家乐要整这种猪赛跑的节目,可以整得更精彩。至少运动员就可以搞一窝八头吧。”

想必那动物秀也不过如此而已,就草草把笼子里的猴子、刺猪等等看了,然后,计划开车到“非洲大草原”去。

到了停车坪,听到不远处马达轰鸣,原来两台长臂举重机正在逼近两只长颈鹿,举重机顶端有个槽状的箱子。以为是喂食,却见长颈鹿老是规避。看了好几分钟,还是不得其解。却为长颈鹿忿忿不平,认为管理的人士太蠢笨,简直就是在折磨动物。

开车到了门口,门卫收了票,然后问我们额外买不买食品喂动物。反正来一趟获赠一杯,就下轮吧。顺便问那边在对长颈鹿做什么,答曰,在驱赶长颈鹿。

“大草原”其实没有一点绿色,也没有一棵树,更没有非洲的特征。初夏的草原是一片烂泥湾。刚沿着车道开了一段。鹿就向我们走了过来。我打开窗户,从那一塑料杯食品里,抓了一把,撒了出去。更多的鹿大步走了过来,大儿子说:“要端着杯子,让它吃。”我照办,却没有料到那杯子口小,鹿使劲张大了嘴往深处取食,我没有端稳,一杯食品都脱手掉地。大家憾声阵阵,就只有看前面的的车辆施舍了。

放眼四望,远处一群黑色的犀牛静卧那里,仿佛是休息,又仿佛是百无聊赖。各种鹿都在路旁化斋。一只梅花鹿头上只剩下了一只角,也许是强敌致残的吧。一只鹿走近前来,隔着窗,我第一次捕捉到了鹿子的眼神,善良而忧郁,温柔而可怜。动物种类不多,但每一种却成群结队。

前面是黄牛群。头上的角大而白,身体粗而壮,这让它们不怒而威。我们有些紧张起来,就怕没有了买路钱,它们会对我们的车顶上一角。前面的车好像也怕了,没有开窗,在牛角的空隙中突围而出。我点着油门的脚,这时候重如泰山。加速冲了过去,大有鱼死网破之感;从容而去,却也吉凶难料。到了黄牛跟前,不敢正视它们,也不敢隔着车窗摄下它们的尊容。跟它们对峙着,却不敢轰油门,怕撞上它们比墙还厚的身躯。正不知进退的时候,这群牛却让过我们,往后面沉稳去了。我赶紧开车前行。从后视镜里看到它们正团团围着后面的车。人家却不怕,那牛头分明探进了车内。

再往前去,遇到了羊群。走近的两只毛发很长,尤其是头上的几束。妻子大呼小叫:“太像英国绅士了”。它俩打量打量我们,见我们没有开窗的意思,就斜斜瞥了我们一眼,一边去了。果然很绅士。

以为过了羊群,还要遇到狮子豹子一类,却已是尾声。这时候,大家合计了一下,觉得这片“非洲草原”不过就是方圆两公里罢了,于是,就为动物们的命运感叹起来。这里动物种类不多,却数量繁多。这个王国之促狭,非洲大草原之辽阔,彼此犹如天上地下。

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去买了食物,再来一次施舍之旅。

这次,买了一杯满满的食品,又买了一袋胡萝卜。我们想得很周到,动物也要吃蔬菜,以便摄取维C和水份。这次,大儿子自告奋勇做饲养员。他从后座到了中排,然后就越过我的头,把杯子递出去。这时候,事故却发生了。我以为他喂了这只鹿,就会把手收缩回来,等到了下一程,再喂。于是,就按了关窗按钮。他怕玻璃夹了手,就把一杯食品都放弃了,急忙把手缩回来。大家骂了我好一阵。大儿子甚至还威胁,以后再不参加家庭活动了。

剩下的一袋胡萝卜,大家就格外珍惜起来。岳母说:“把一根折成几段。”小儿子立刻挺身而出,说他来喂。于是,他把一小节一小节的胡萝卜扔到远远的鹿群中。那些鹿也友爱,并不争抢,胡萝卜空投到了谁的前面,就算谁的。看得我们大为感动。

离去的时候,大家又为这些非洲动物的非动物遭遇感喟再三。这时,天上落下了星星雨点。难道观世音听了垂怜?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7.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