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8-26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乡间见闻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


□ 刘康健 

秋天的淮北大平原眨眼间就色彩斑斓了,高粱红,大豆黄,棉花白,唯有青纱帐仍汪洋恣肆地绿着,绿得横无际涯。大平原不知是受了谁的指使,年复一年地供养着庄稼,而庄稼一茬茬地供养人们。每当接近土地,我就会想起土地爷。他就住在每个村头的小庙里,慈眉善眼,乐乐呵呵,逢年过节享受着人们的供奉香火。土地爷庙,是人们对土地深怀敬畏的心灵神坛。而土地爷呢,那一定是主宰芸芸众生的神灵。然而当土地爷和土地善待着人们的时候,人们却将土地庙夷为平地,而土地爷也被扫地出门云游四方了。我时常呆想:我们真的不需要神灵的庇佑了吗?我们真的不需要一处神坛顶礼膜拜吗?

去汝南县的路上,车子穿行在大片大片的玉米地间,芳香的黄土气息混合着成熟庄稼的草腥味,充盈在天地之间,罡风猎猎吹过玉米叶之间,拨弄得叶子沙沙作响,成熟的棒子幸福地歪着肚子,偶尔有只蚂蚱震动飞翔,在做最后的告别。路上晒有成片的玉米和花生,在地里收玉米或收花生都是老人和孩子,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

下了车,我沿着豆地和玉米地前行,看到子粒饱满的玉米和豆子,心想这又是一个丰收年了。走着走着我忽然觉得,秋天的景象已经变得单调冷清,感受不到田野间繁杂的鸣响和飞动的生气了。豆棵子里听不到蝈蝈此起彼伏的欢唱,草丛里听不到无名草虫的啼叫,玉米地里看不到蚂蚱飞动窜跳的身影,庄稼趟子里根本见不到野菜的模样……我往远处望了望,有新犁过的黄土冒着热气,那里的地垄沟里鸦雀无声,连只飞鸟也看不到。周围的世界,很静,静得人心里空荡荡的。在我童年的秋天记忆中,田野间是怎样一个热闹的世界啊!

我茫然地张望着秋的原野,无措地拔腿返回地头。我问一老农:“地里的蚂蚱哪儿去了?”

老农不屑地答:“除草剂一遍遍地喷,哪还活得成?”

我无语,蹲在路边,用手划拉着晾晒的玉米。停了一会儿,我说:“这玉米成色不错,准好吃。”

老农笑笑说:“都卖给城里人吃,这都是打药的,我们吃不打药的。”

陡然一股冷气从脚底升起,我悚然站起,不敢再用手摸玉米。

我好奇地问:“这地里只上尿素?不上农家肥吗?”

老农白了我一眼,说:“如今谁家还上农家肥?又费工又费时的。”

停了停,老农解释说:“土地这个鳖孙,皮实着哩,只要尿素、农药猛灌,它就打庄稼。”

我惊讶地问:“土地爷会答应?”

老农说:“土地爷?扯淡喽。钱,才是爷……”

我心中忽然升起莫名的惆怅,老农对土地的冷漠与糟蹋竟到了这种地步,何谈感恩?何谈报答?

在青纱帐的包围之中,有一个小街叫大王庄,原叫公社,后改为乡,如今连乡也没有了,就是大平原上一个默默无闻的村庄。而村上的企业雪山面业却是声名远扬。工厂里机声隆隆,人来人往,雪山面粉运输队排成长龙。走进雪山面业,触目可及的是毛泽东的画像,进入会议室,四壁上张挂的仍是毛泽东的画像和照片。李保健是总经理,他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只是领着我们东瞅西看,最后来到毛泽东像章收藏品展室。不大的一间房子,却摆满了几万件毛泽东的像章、绣像、石膏像,门类齐全,应有尽有。

李保健告诉我,他收藏毛泽东纪念品近20年时间,走遍了全国各地。

我问:“你问什么要这样做?”

李保健说:“我信奉毛泽东思想。我们雪山面业的经营宗旨,就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永远都不会过时。如今,我们党提出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不就是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

我问:“你为什么办这个展览?”

李保健说:“目的就是教育群众不忘过去,发扬老一辈的优良传统,眼里不能只有金钱和利益,还要多一些责任和奉献。”

我说:“这雪山面业的名字叫得好。”

李保健说:“目的是提醒我们的职工,时刻不忘要具备雪一样纯洁的品质,山一样坚韧的性格。”

李保健又忙着招呼别人去了。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胸中荡起一股强劲的秋风,把在田间地头所郁结的困惑和惆怅一扫而光。在留言簿上,我挥笔写下了:“常兴乡常兴,雪山面雪山。”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6.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