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6-2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小小说:猪倌儿的爱情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

 

□ 何 玲 

柱子靠养猪发家了,盖起三间平房院落,开始想着娶媳妇。他喜欢本村的春妮,又不敢直接说,就托媒人刘婆。刘婆走进了春妮家,春妮爹猛吸几口烟,那个臭小子呀,想娶我家春妮,哼!真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到沟塘里照照自己的脸。刘婆说,柱子长得是丑了些,可柱子勤劳能干,是咱村的养猪专业户。春妮爹呸一声,不就是喂十头老母猪吗。小偷,我才不叫俺闺女往那火坑里跳,别污染了我妮子的名声。刘婆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春妮爹手一挥,打断了她的话,谁知道他的手在粪池里洗干净没洗干净呢?

说来柱子也很可怜。他娘生他时难产而死,跟着一个半瞎子爹过活,长到十六岁跟着村里人出去打工。人家利用他年幼无知,偷盗厂里的钢筋,让他在外站岗放哨,他被当场抓住,劳教两年。释放出来后,柱子说什么也不出去打工了,闷着头在家搞生猪养殖。

柱子听说春妮爹当着媒人的面揭他的伤疤,沮丧地在家躺两天。第三天,柱子起床后径直来到后山上。春妮正在后山坡看桃园。春妮这闺女长得标致,就是瘦弱,平时不讲吃穿,专爱看书。柱子也就是看中春妮这点,因为柱子也爱看科技致富方面的书。柱子说,春妮,我早就喜欢你了,打发媒婆去说,你爹不愿意。春妮嘴一撅,头别向一边,我爹是我爹,就看你的本事了,你能把几十头猪娃调养得不生病肯吃食,这事还能难倒你?

柱子得了春妮这句话很高兴,也来了勇气,晚上提两瓶老白干亲自去了春妮家。春妮爹正就着花生米在庭院里自斟自饮。柱子喊声大伯,斗胆说透了心思。春妮爹喷着酒气问春妮:妮子,你不嫌弃他坐过牢?春妮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知道现在柱子是个老实人,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你不是也偷过生产队的红薯吗?春妮爹脸一红嚷道:爹是那年头饿得快不中了,死妮子,你还揭起爹的伤疤来了……好,你说你到底看中这小子哪点了?春妮说,柱子是咱村的养猪专业户,在县里受到了表彰,在乡里戴了大红花,我就喜欢他这样勤劳能干的庄稼人。春妮爹把脸转向了柱子,想娶我家春妮,条件有俩,一是得给我盖三间平房,二是得拿5000元的彩礼,别忘了春妮有个老弟还没讨媳妇呢。春妮听了很不高兴,说她爹不是嫁闺女,而是卖闺女。春妮爹唬着脸,你懂什么!柱子发话了,春妮的老弟有胳膊有腿的,我给他逮三个猪娃喂,给他提供饲料和技术,两年后一定能发家致富。春妮爹咽口酒,手一挥,说得美,不盖房不拿钱,甭想娶我家妮子!

春妮爹想着嫁个闺女又能住新房又能得把钱,心里美滋滋的,今后也不用再给人家掂稀泥兜了,整天在家喝个小酒,高兴了还哼唱那个豫剧:满天乌云风吹散,去掉愁云换笑颜……我心里好比那扇子扇……这天,春妮爹听说柱子给村办小学捐款了,问春妮,可有这事?春妮说,有,柱子富了,不应该为乡亲们做点事吗?春妮爹睁圆了眼,真是缺心眼,我那平房咋办?这臭小子看来还是有几个猪屎钱,我得宰他一把,回头给那小子说,彩礼钱加到两万,否则,哼……

柱子和春妮在桃园商量。春妮说,我爹是老财迷又是老犟头,得想其他办法来对付他。柱子说,办法倒有一个,看你肯不肯接受。春妮问啥办法。柱子望着春妮不说话了。春妮看柱子那怪怪的眼神,忽然明白了意思,脸腾地红了,嗔怒道:亏你想得出!柱子说,我就不能骗你爹一次?

第二天,柱子去了春妮家,大伯,我想来和你谈谈春妮的婚事。春妮爹瞪着眼,有什么好谈的,我的房呢钱呢,就那么容易把春妮给你,我岂不是白养了闺女?柱子说,以后你家盖房子我会资助的。春妮爹直着脖子,臭小子,我信你那一套呀,小猴想玩老猴?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哼!柱子觑了春妮爹一眼,可是,我和春妮的婚事不能再拖了,拖久了怕不好吧。春妮爹嗯啊两声,你说什么?柱子嗫嚅着,那次,看电影……我们在桃园……没想到……春妮肚子里竟有了……

春妮爹呆住了,半晌吼叫一声,你个兔崽子,抽出屁股底下的黄胶鞋就去打。柱子一个鲤鱼腾空,蹿到门外了。

收罢秋,柱子热热闹闹地把春妮娶回家了。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0.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