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5-19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当年下乡吃派饭

发布日期:2019-05-15  来源:
    1973年,我高中毕业后,在村里当了两年会计,又被当时的公社从村里抽调出来帮助工作。一天公社书记对我说,跟我去村里蹲点吧,我便把铺盖卷往自行车一夹,就跟书记去一个村子蹲了点。说是蹲点,实际书记根本在村里蹲不住,大部分时间,是我一个人在村里蹲着。

    那时干部下乡特别讲究和社员们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吃就是吃派饭,一个村里几个小队,一队一队挨着往下轮,到哪个队队长就挨门挨户往下派,派到谁家,到吃饭时间,谁家便到住处去叫,一般是一家一天。

    我下乡蹲点的村子叫庄子河,是平山县北部的一个村庄,一百多户,四百多口子人。她隐藏在太行山余脉,一个叫王母观山的山脚下,陈旧破败的土坯房散落在一沟两坡,村里人世世代代靠山坡上那几亩薄田维持生计。但这里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尽管很穷,但为管下乡人员一天饭,大部分人会倾其所有,尽管我那时仅仅是个小青年,也不是什么领导,但通过一日三餐,老乡们的那份实在,那份温情,还是常常让你感慨万分。

    早晨饭,家里的女人都是先把泡软的蔓菁干和小米放到锅里,煮熟后再下点杂面或拌上点白面疙瘩做成“菜饭”,再从咸菜缸里捞出腌制了一年的萝卜块子洗净切成细条,浇上醋和香油用以下饭。最令人叫绝的是在铁锅里贴的玉米面饼子,先把面用开水烫一下,再兑上凉水活好面,挖出一疙瘩在两个手掌上翻腾几下,啪的一声拍在早已烧好的铁锅边上,然后盖上用高粱秸扎成的大锅盖,等饭烧好,饼子也就好了,掀开锅盖,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用铁铲把烙好的饼子铲下来,贴锅的一面便焦黄脆巴。就上菜饭咸菜,吃起来干稀适度香甜可口。中午饭,最多的是吃面条。擀面条是村子里衡量一个女人锅头台子好歹的重要标准,闺女媳妇一个比一个有功夫,面活的硬,片儿擀的薄,切得细而均匀煮到锅里绝对不会糟。满满地盛上一大碗,浇上主人家平时舍不得吃的干豆角和腊肉炖成的汤,吃起来别有一番乡土风味,美不可言。现在人们吃面条,大都是机器压的,滋味和那时比真有天壤之别,流行的兰州拉面,美国加州牛肉面都不能相提并论。晚饭,和早晨饭差不多,条件好点的就给你烙两张白面饼,碰到特别热心的,就把自己酿造的可能珍藏多年舍不得喝的红薯干酒拿出来,炒上几个鸡蛋,切上一盘咸菜,男主人就和你边吃边喝,东南西北,说古道今,村里的事儿也就知道的差不多了,这就是三同的好处。

    吃派饭也有很多让你哭笑不得的事儿。这里的人们生活的古老而实在,比较热情好客,但很多人不讲卫生或者说没有条件讲卫生,那时候一辈子没有进过澡堂正经洗过一次澡的大有人在,年轻人也是夏天跳到河里洗一洗而冬天就凑合了。做饭的水平差别也很大.。有的人把好东西做的也很难吃,如烙饼烙糊了,做菜做咸了,甚至在饭里吃出虫子吃出头发吃出布条的事也经常发生,也不排除极个别有意见的人故意刁难你。有这样一家,就老兄弟两个,皆为光棍,也许是真不会做饭吧,早晨熬白菜,中午又是熬白菜,准确点说是水煮白菜,一点油也没有,贴的玉米面饼子像石头,梆梆硬,半生不熟,凑合两顿后,我再也不敢去吃了。

    吃饭的地方也很有意思,讲究一点的,有桌子椅子,请你上座,有主人陪着,吃一碗有人给你盛一碗。大部分情况是大人小孩鸡猫狗围在一张小低桌前,大家都坐在小凳子或蒲墩上,自己动手,吵吵闹闹,俨然你是这个家庭中的一员,还有的是桌凳皆无,自己去锅里盛上饭和主人往院子里或者门口一蹲就扒拉起来。有一次,正在院子里蹲着吃饭,忽听主人女儿一声惊呼:鸡上锅头了,女主人一着急就去呐喊着吓唬鸡,老母鸡一下子慌了神,连飞带跑,扑通一声掉进了锅里,碗也打了饭也脏了,羞的女主人满脸通红,一顿饭也就这样热闹的结束了。

    最令人尴尬的是吃饭时把你另眼看待,也就是说你吃的饭跟别人的不一样,只给你做一碗捞面条或烙一张白面饼,全家老小喝面汤吃玉米面饼子。面对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眼巴巴的望着那晚饭的目光,面对一身泥土一身汗刚从地里干活儿回来的男主人,面对一脸菜色辛苦勤劳忙完地里忙家里的女主人,你这饭可怎么下咽。每逢这种情况,我就采取折衷办法,吃点好的,以示不违拗主人的一片好意,趁主人不备,强吃一些“大众饭菜",以平衡自己的不安心理。

    那时统一规定,吃一天饭,交主人四毛钱一斤粮票。饭后总有一番关于钱和粮票的争执,后来有了经验,去时准备好,走时趁主人不注意,放在一个不十分显眼的地方,免去了很多麻烦,也有人发现之后,又给你送了回来,这是你千万不要再推辞,否则,人家会非常不高兴,觉得你看不起他。

    在这个村里前前后后共住了有四个月左右,家家户户基本上都去吃过,虽然也去别的村子里吃过派饭,但时间都比较短,印象不深。但在这个村子里吃派饭,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回忆起来,乡亲们的音容笑貌,村里的新闻轶事,犹如昨日一般。因工作关系,后来也经常请别人或被别人请吃饭,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饭店,无论是什么样的美酒佳肴,怎么吃也吃不出当年的那种滋味。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8.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