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7-19
网站首页 >> 谈古论今 >> 正文

灭顶之灾|一场大地震,拯救了德川家康的命运

发布日期:2019-05-10  来源:
    作者|北条早苗,轻日本工作室成员,95后日本历史作家,专注于日本中世史,已出版作品《武士崛起之路:镰仓幕府记》、《纷乱日本南北朝:室町太平记》。

    本能寺之变后的织田家

    天正十年(1582年)六月,织田信长的家臣明智光秀突然叛变,率军攻打信长借宿的本能寺,是为“本能寺之变”。在本能寺之变后,织田信长与长子织田信忠(织田家家督)均在这次兵乱中战死,使得织田家出现了家督继承人的争端。

    

    七月,分配织田家遗产的清须会议召开,织田家内部组成了以织田三法师、织田信雄、织田信孝、羽柴秀吉、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池田恒兴、德川家康七人为主的“织田体制”。同时,羽柴秀吉写信给德川家康,许可德川家康夺取本能寺之变后织田家无力控制的武田氏遗领甲斐国、信浓国。

    随着德川家康对甲信的攻略,织田家的内部矛盾也开始爆发,织田信孝拒绝履行清须会议的约定,将织田家的家督三法师送入安土城,并与占有北陆的柴田胜家结盟。羽柴秀吉随后做出应对,在知会了除织田信孝、柴田胜家以外的四人后,拥立织田信雄出任织田家的家督,这样一来,织田信孝与柴田胜家的举兵便师出无名,羽柴秀吉也可以以讨伐织田家叛臣的名义出兵。

    在这场被称为“贱岳合战”的战争中,织田信孝、柴田胜家相继败死,羽柴秀吉以织田家第一家老的名义掌握了实权,开始了自己的篡权计划。羽柴秀吉先是在天正十一年五月将池田恒兴转封自美浓,随后开始修筑自己的居城大坂城。

    此时的织田信雄虽然名义上是织田家的领导者,但是实际控制的领国不过尾张、伊势、伊贺三国,为了对抗日益骄横的羽柴秀吉,织田信雄不得不仰赖织田家的旧臣——此时柴田胜家已死,泷川一益失势,池田恒兴、丹羽长秀又都是羽柴秀吉的支持者,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只有半盟友半家臣的德川家康了。

    德川家康在这时已经占据甲信大部,同时与关东的北条家结盟,解决了后顾之忧。接到织田信雄的求援后,德川家康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二月派遣重臣酒井重忠前往尾张与织田信雄接洽,三月六日,织田信雄暗杀了三位有与秀吉内通嫌疑的重臣,此举实质上意味着织田家正式对羽柴秀吉宣战。

    小牧·长久手合战

    织田家与羽柴家决裂后,两家开始准备交战,一开始,双方都认为战场会在伊势国,酒井忠次率领的德川军先阵也在伊势国布阵。然而,被转封至美浓的池田恒兴父子以及森长可的动向,大大改变了战局。

    池田恒兴是织田家的旧臣,其母又是织田信长的乳母,与信长是乳兄弟的关系,因此织田信雄非常希望池田恒兴能加入己方。然而,池田恒兴自从本能寺之变后就唯秀吉马首是瞻,最终还是加入了羽柴一方,森长可身为池田恒兴的女婿,也加入了羽柴方。

    三月十三日,池田恒兴与森长可率军攻陷了毫无防备的犬山城,德川家康将在北伊势的酒井忠次派往尾张国支援。三月十七日,森长可军离开犬山城,独自进军羽黑,在此地遭到了酒井忠次的攻击战败,森长可在羽黑合战的败仗,为之后的长久手合战埋下了伏笔。

    三月二十八日,德川家康前往小牧山布阵,而羽柴秀吉也在击败了纪伊国一揆众后,率军前往小牧山附近的乐田布阵。因为美浓国势力的动向,这场合战的交战场所由伊势国转向了尾张国。

    

    按照《当代记》的记载,在小牧山布阵的织田·德川军有一万六、七千人左右,而在乐田布阵的羽柴秀吉军则有十万人。但是,按照秀吉方的阵立书来看,四月的时候,羽柴军在此地的布阵其实只有六万一千五百人,即便如此,织田·德川联军与羽柴军的兵力对比仍旧悬殊。

    羽柴秀吉并不想为了攻打德川家康所在的小牧山城而白白牺牲兵力,为了将织田·德川军从小牧山城引出,羽柴秀吉制定了以别动队侵攻德川家康老巢三河国的计划。

    四月六日,羽柴秀吉以外甥三好信吉(羽柴秀次)为总大将,以池田恒兴父子、森长可为前锋,堀秀政、长谷川秀一为军监,率领两万四千人的军势朝着三河国进军。另一方面,德川家康得知别动队的动向后,留下了酒井忠次、石川数正、本多忠胜等作为小牧山城的留守,自己在四月八日夜里偷偷率军出城,进入了尾张国的小幡城,随后准备对别动队发起突袭。

    四月九日上午,德川家康以榊原康政、大须贺康高作为前锋,突然袭击了羽柴军别动队的殿军三好信吉的军势,长久手合战爆发。正在食用早饭的三好军没有料到小牧山城的织田·德川联军已经出城,猝不及防,即刻之间便战意全无,全军总崩。堀秀政、长谷川秀一得知三好军败走以后,急忙派遣使者通知池田恒兴与森长可,自己则率领着军势返回长久手迎战德川军,勉强击败了德川军的前锋。

    此时德川家康的本队也与池田恒兴、森长可遭遇,两军随即展开激战。混战之中,池田恒兴父子、森长可均死于战阵中,羽柴军的三河侵攻别动队全军崩溃,战死者近万人。当羽柴秀吉收到败报,率军前往救援,准备与德川家康决一死战时,德川家康却早已率军离开战场,返回了小牧山城。

    虽然羽柴军的别动队战败,但是羽柴秀吉的主力尚在,在长久手合战以后,织田·德川联军便再无与羽柴军大规模的交战,反而羽柴秀吉不断地攻陷了联军方的城池。小牧·长久手合战看似是织田·德川与羽柴的交战,实际上卷入的势力却非常多,加入联军方的有北条氏、长宗我部氏、纪伊国一揆、佐佐成政等,而加入羽柴秀吉方的则有毛利氏、上杉氏、佐竹氏等等,并且羽柴秀吉还掌控着京畿与西国大部的领地,实力非常雄厚。

    而德川家康虽然在长久手合战中获胜,综合国力的差距却在之后的对峙中体现了出来:信浓国的木曾义昌受到羽柴方的调略背叛了德川家,随之同国的伊那郡国众也有了不稳定的动向;德川家的盟友北条家因为上杉家、佐竹家的牵制,无法对德川家康进行有效的支援;再加上羽柴秀吉的实力足以多线作战,联军方的势力相继都遭到了羽柴秀吉的攻击。

    为了解决军力不足的问题,德川家康对全领国下发了包括农民在内的总动员令。十一月十一日,织田信雄擅自与羽柴秀吉议和,割让除北伊势五郡的伊势国与伊贺国,并向羽柴秀吉交出人质,虽然名为议和,实际上是织田信雄向羽柴秀吉投降。

    天崩地裂的大地震

    天正十三年(1585年),伴随着织田家投降羽柴家,羽柴秀吉建立起了绝对的优势。三月,羽柴秀吉叙任正二位内大臣,威势凌驾于织田家,以羽柴家为核心的羽柴政权正式登场。四月,根来寺、杂贺等地的一揆遭到羽柴军的总攻,和泉、纪伊的反秀吉一揆势力遭到镇压。七月十一日,羽柴秀吉叙任从一位关白,随后秀吉开始对四国的长宗我部氏动手,羽柴军风卷残云一般席卷了整个四国岛,八月,长宗我部元亲不得不以安堵土佐国为条件降服于羽柴秀吉。八月末,佐佐成政所在的北陆遭到了羽柴军的侵攻,佐佐成政剃发降服。

    

    与一帆风顺的羽柴秀吉相比,德川家康的境地越来越窘迫了,六月时信浓国的真田氏、小笠原氏背叛德川家加入羽柴家麾下,十一月,德川家的冈崎城城代石川数正出奔,投入羽柴秀吉麾下。除了没帮上什么忙的北条家,德川家康已经是众叛亲离,穷途末路了。十一月十九日,羽柴秀吉决定,在次年正月正式对德川家的领地发起总攻。

    此时的德川家陷入了比当年武田家来袭更恐怖的危机中,并且这一次没有织田信长作为盟友支援自己了。为了挽救领国危机,德川家康甚至许可在早年的“三河一向一揆”中被自己逐出领地的净土真宗寺院返回旧寺,希望寺社的武装力量能够加入德川家麾下共同抗击即将到来的羽柴侵略军。

    

    好在上天还是眷顾德川家康的,十一月二十九日夜里,整个日本开始了剧烈的震动,“天正大地震”就此发生。这对日本的民众来说是不幸的,但是对德川家康来说却是幸运的——大概是震源的缘故,德川家的领国遭到的损失远远没有羽柴家的领国大:飞驒国的国众内岛氏的归云城在天正大地震中遭到山体滑坡袭击,内岛氏一族与归云城均命丧于此;织田信雄的居城伊势长岛城的天守阁也在地震中损毁;秀吉的旧城长浜城一部被震入水中,时任城主的山内一丰的女儿也被倒塌的房梁砸死;美浓国的大垣城崩塌;伊势湾、若狭湾遭到地震引起的海啸袭击。

    

    天正大地震遗迹

    在这些受害中,最最关键的两点是长浜城城主山内一丰是秀吉决定的来年征讨德川家的前锋,而在天正大地震中被地震以及地震引起的火灾完全毁灭的大垣城则是羽柴军征讨德川家的军粮储备基地。

    天正大地震直接使得羽柴秀吉无法在短时间内再组织起对德川家的侵攻,羽柴政权对德川家康的强硬态度开始向和谈转变,而德川家康暗暗捏了一把冷汗,也只好就坡下驴,向羽柴秀吉表示臣服。臣服后的德川家康受到了羽柴秀吉的重用,而化解了这次危机以后的德川家康,保存了德川家的续存,这才得以在几十年后羽柴秀吉死后创立江户幕府,并最终消灭羽柴家,统一日本。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2.7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