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5-20
网站首页 >> 谈古论今 >> 正文

“士可杀不可辱”,士是什么,为啥这么骄傲

发布日期:2019-05-10  来源:
    1.士这种最低级的贵族,为啥那么骄傲?

    关于“士”的格言很多,最著名的,就是“士可杀不可辱”,就连紫薇格格一介女流一激动了,也常蹦出一句“士可杀不可辱”,后来,这话小燕子也学会了。

    

    ▲小燕子对五阿哥不满:士可杀不可辱

    从语气中可知,“士”是一种品格极高,自尊心比天高的人群。因为,比起死亡的未知、可怕、虚无,他们更怕被侮辱,这种价值观,现代人生活在享受大过熬日子的社会里,恐怕难以理解。

    那么,士是一种什么样的群体?为啥会产生这种价值观?

    在中国的西周时期,天子施行“封建亲戚,以蕃屏周”的制度,把亲戚、功臣分到各个需要管理和镇压的地方,称为诸侯;诸侯得到百里的土地,再扩张一二后,自己一双眼睛一双手脚也没法管理得过来,于是也将亲戚或一些依附于自己的外人细分到各个地方上,协助统治,这些人就是卿或大夫,卿算是领头大臣,大夫是协助副官;卿大夫们的事务也很繁琐啊,日理万机也处理不过来,他们也需要拉些内亲外戚作为助手,这些人就是家臣,家臣也就是士。所以,周王朝的社会层级大小关系是这样的:天子>诸侯>卿>大夫>士。这些都属于贵族阶级。

    这里面,即使是最低级的士,上溯起来,祖宗基本也可以追到一国之君,差一点的也是宰辅之臣。还原当时的降等规则如下:

    一国之君,死后谥号是某某公,所以他的儿子叫公子,公子在一个国家里,不管是智者还是大傻子,都有义务当大官,也就是卿大夫级别;公子的儿子,是公的孙子,所以叫公孙,公孙里的长孙基本继承爹的官职,其他开枝散叶的那么多公孙,各凭本事,混个大夫基本不是问题。儿又生子,子又生孙后,一代代下去,公孙再后面的贵族,以及各类旁支贵族,就沦为士了。

    所以,别看士是最低级的贵族,往上追追,都有一个阔祖宗。

    这就是周代“尊尊亲亲”的社会体系,所谓“宗亲社会”,大家说起来都是亲戚。

    虽然几轮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之后,士阶层多如狗,遍地走,但士好歹隶属贵族阶级,也有自己需要承担的义务。

    在西周到春秋时期,士的基本义务就是入仕,跟老百姓的义务是耕种一样。需要入仕为朝廷做事,就必须学习一定的当官技能,就像老农需要知道天时节气和插秧倒着插,什么时候放水,锄草怎么锄一样,这都是立身需要学习的技能。

    士的学习范围有六种,也就著名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六艺

    礼是贵族打交道所必需具备的礼仪,如果不懂礼,在贵族之间行走交流,就会被人嘲笑很low很土鳖的。

    乐是一些雅乐、正乐,贵族出差或打仗、外交时期特别要用到。自古以来,外交场合都很慎重,大家说话也都藏着掖着,不直接告诉你什么意思,而是弹一段音乐唱一段诗,让你猜猜我的心。如果心灵契合,一猜即中,那么合作合同很容易签订,如果你傻愣愣地什么也听不懂,听完了不知道怎么对答,在当时人看来,你就是个大傻子,谁愿意跟傻子多说话?这一点,前文《沦为取名宝典的《诗经》,最初到底是干嘛用的?看完就明白了》已经详细说过,就不多扯了。

    射和御是当时打仗必须要掌握的技能,西周到春秋时期以战车作战为主,一辆战车上配备三个人员,首先,这辆车怎么开?老司机就得出场,站在正中央驾车,这就是御者;其次,车子左边得有个射手,远距离射击敌人,射一般都是主帅充当;右边的人拿着戈盾,近距离搏杀,如果车子陷入泥潭的时候,老司机开不出来,车右就有义务下去推车。所以,学好射、御,就是士人能往上爬的条件之一。当然,礼乐学得好,也可以在外交场合上大放异彩,从而得到升迁。

    

    ▲御

    至于书、数,就表示不能是文盲,得自己能书写、能说道,还要了解一点天文地理方面的算术关系。比如,两国交战时期互相要来使者叫阵,贵族与贵族之间交流,大家都是文化人,即使明天就要战场上见,递交的外交辞令,也必须写和说得非常温和。我要揍你不能直说,得说什么“我们国君派我们来这里,命令我们不能长期待在贵国的土地上,而且只许前进不能退后……”这意思就是,我们来了,要打你们,而且动作会很快,还不会打败。因为,我们只会前进,退后的是战败者,也就是你们……就是说,大家即使要吵架,也要把话摆成玫瑰花的样子,让人看起来美观,且并不显得不可一世。可见能“书”的重要性。

    总的看下来,如果礼乐书学得好,属于现在的文科,射御数,属于理科?no,属于武功。也就是说,一个士不能偏科,必须文武双全。

    古代分化的“士农工商”,其实士和农工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正常情况下,农工商就是底层平民,也就是《论语》里常说的“小人”,永远不可能跨越阶级成为士这样的贵族,他们之间是一条纲常鸿沟。

    士的朋友圈,也只有贵族阶级,他们的修养、学识、人脉,都是社会顶级的。所以,孔子成为士以后,可以不用“能行鄙事”(铲牛粪、拔草、耕田等等),而开始“15而志于学”,一心一意管学习了,这简直是质的飞跃。

    上面提过,士必须参加打仗,这在当时并不是件倒霉事,而完全是身份的象征,可以代表国家出战,有机会建功立业,那些“农工商”想要还得不到呢。

    这样全能的士,能不骄傲吗?

    2.“士可杀不可辱”的真实历史

    关于士的骄傲,你可别不信,鲁国有个叫臧坚的士人,就实实在在表现了一把什么叫“士可杀不可辱”。

    鲁国和齐鲁相邻,虽然长期通婚,但却是一个锅里的锅碗瓢盆,经常磕磕碰碰。因此,齐鲁时不时就要爆发一些边境小争端。

    鲁襄公十七年,齐灵公闲着没事决定揍鲁国一顿。其实齐国知道自己一口气吞不下鲁国,也清楚这会儿吃了的将来说不定一场诸侯会盟又要还回去,可他们就是喜欢偶尔打鲁国一顿展现一下曾经的霸主威风。另一方面,齐灵公不服气当时的中原霸主晋国,而鲁国是晋国的忠实追随者,打鲁国,等于是戳晋国的小心脏。

    

    ▲齐鲁春秋地图

    齐灵公亲自带兵攻打鲁国北部边境,包围了桃地。齐国上卿高厚毫不示弱,在防地包围了鲁国大夫臧武仲。当时臧武仲在鲁国很受欢迎,太后喜欢、执政卿季孙氏也很爱护,于是鲁国紧急派出臧家军带领三百名精兵勇将前去夜袭齐军,营救臧武仲,终于把他给解救了出来,但是,救援也并不是那么顺利,臧家有人就掉队了。

    齐灵公觉得继续耗下去没什么意思,带着少数俘虏回到了齐国临淄。

    打了胜仗的齐灵公很高兴,虽然算不上大获全胜,但也抓住了臧氏的臧坚,战绩不错。

    臧氏一族是鲁孝公的后代,在鲁国可以算是资深贵族……想到这里,齐灵公忽然有些慌了,臧坚从贵族沦为阶下囚,会不会想不开呢?“士可杀不可辱”,这句话当时大家都知道啊。

    虽然抓了鲁国人,但齐鲁自鲁桓公以下世代通婚,齐灵公娶的就是鲁国的颜懿姬,给他生下太子光的又是颜懿姬的媵妾、鲁国的声姬,而鲁国此时的太后也是齐国嫁出去的穆姜,臧氏中的臧宣叔续弦夫人又是穆姜的侄女……所以,算来算去,都是自家亲戚。齐灵公赶紧派身边最亲信的阉人夙沙卫代表自己前去慰问臧坚,劝他不要自杀。

    夙沙卫领命前去,自然好言好语安抚了一番,可臧坚完全不领情,看着夙沙卫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夙沙卫越是滔滔不绝地讲活着的好处和人生大道理,臧坚越觉得受了侮辱。最后,臧坚终于绷不住了,对着齐灵公的方向磕了个头说:“感谢齐侯,虽然齐侯赐我不死,但却故意派个阉人来对我一个士讲大道理,这不是侮辱我是啥?”还没等夙沙卫反应过来,臧坚拿起地上的小木桩猛戳自己的伤口,很快就死了。

    夙沙卫一头雾水,这到底是谁侮辱谁?

    臧坚的死,现在看来有点神经质,但作为一个贵族阶级,却要被一个不是男人的人来给自己开解,这难道不是最大的侮辱吗?身为学贯六艺的士,还不够资格自己想通道理?这就像,曾看某位版税千万的作家在微博晒图,私信被网站小编辑问:“看了你的作品,还不错,邀请你入驻我们网站,千字2毛,如果日更勤劳,有全勤奖30块……”没比这更侮辱人的了……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3.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