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7-19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把医生列为十大黑心企业之首到底为啥?

发布日期:2019-04-11  来源:
    把医生列为十大黑心企业之首到底为啥?

    最近,苏州市相城区渭塘镇印发的扫黑除恶宣传资料中,将医生列为十大黑心企业之首引起社会反响。从百度的内容来看,除医疗行业相关媒体一些洗白文章外,网友的贴文较多都是支持把少数医生列为黑社会,尽管扫黑除恶宣传资料有明显问题,比如医生行业和企业没有区分,部分医院少数医生和医生行业没有分开,但是也反映社会广大民众对医疗的态度。

  




    来自十几年前的这篇贴文反映的医生收受药厂回扣事件现已基本坐实,2016年12月央视新闻频道播出名为《高回扣下的高药价》的新闻,曝光了上海、湖南等地医院存在药品回扣现象,将医药回扣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此则新闻一出立即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此后国家开始整顿医药圈子代金回扣的乱象,该抓的抓,该罚的罚。2017年5月,广东医药圈大地震,50多名医药代表被抓,随后南京医药圈大地震,医生被抓供出600余名药代,药代被抓供700医生。曝光的只是极少数,某地主要医院被举报收受回扣,该院医生几乎全员退回扣款,没查的医院有没有这种情况,到底多么严重谁也说不清楚。但是“以药养医”这个顽疾并不是抓人就可以解决的,而是当前中国医药制度下自然生长的毒瘤,若要根除还需从制度入手。

    据数据统计,2017年A股制药板块共171家公司,销售费用共1298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25%,远高于其他行业。2017年A股制药板块共有17万销售人员,人均销售费用74万元,仅次于材料及能源行业。 这么多销售费用究竟流向何处了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跳,竟然有50%左右都是医生的回扣。为什么呢,因为医生手中握有处方权,药品的终端销售掌握在医生手中,患者用哪种药,医生说了算,为什么别人家的药便宜而不用,非要用你们家贵的呢,原因你懂的,自然是要思下,给点回扣。







    世界卫生组织一项调查显示,全球1/3的人死亡原因不是疾病本身而是不合理用药,引起1/5住院患者损害和死亡。我国红十字会统计显示,我国每年医疗损害事件造成约 40 万人非正常死亡,是交通事故致死人数的 4 倍。

    没有高尚品格和信仰,当了医生就是对这个神圣职业的亵渎。患者把人类最为宝贵的生命都交给了这个“神圣的人”,而这个人却对患者的生命不屑一顾······。

    德国医生尤格·布莱克所著《无效的医疗》。这本书给我们上了关于医疗领域触目惊心的一课,我们绝对有必要了解更多的医学病理知识,来应对医生带给我们的不真实信息。

    出身医生的布莱克勇敢的揭开了医疗领域的“灰色面纱”。他在书中揭示了医疗领域的种种“潜规则”。这些“潜规则”常常无情地侵害着无助的患者和家属,在患者漫长的治疗过程中,我们很难区别,疾病的治愈究竟是成堆的药品和外科手术的作用,还是身体自我康复的结果。

    全世界25000种医学刊物,每年发表200万篇医学论文,但其中70%研究结果都不公之于众——因为这些论文反映的是现代医疗的负面和弊端,是医疗界的“雷区”,一旦公布对医疗机构非常不利。

    10多年前,有一种“心脏激光手术”,是在跳动的心脏上烧灼出20-30个小洞,让血管得以再生来改善心肌供氧,这项手术在欧洲曾经疯狂的盛行,后来经英国专家反复论证,此项手术并没有比仅仅服药的患者有更高的生存率,但手术费用却非常之高。

    “心脏旁路手术”后来也被证明,术后弊端百出,生存率仍然低于没有做手术的患者。

    而“心脏支架手术”的状况就更令人担忧了,德国莱比锡医院的外科专家做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实验,他们将100位冠状动脉狭窄达到75%的患者分成两组,一组手术,另一组不手术每天锻炼身体,一年后,手术组的康复率70%,而没有做手术组的康复率却达到88%。

    像这样的实验结果和数据,医疗机构是极不情愿公布于众的,因为心脏手术带来的高额收入是医院和外科医生都无法抵御的“诱惑”,从医的职业道德在强大的利润面前摇摇欲坠。

    在2000年,以色列曾发生了一件非常蹊跷的事件。

    在当年春天,以色列全国大部分医院医生举行罢工,持续数星期之久,医院中的数十万项检查停罢,数万台手术延期或取消。除了急诊、透析、癌症病房、妇产科、儿科之外,其余全部停珍。人们生病要么去找家庭医生,要么干脆待在家里。

    在对以色列最大的殡葬业的调查显示,这次罢工的结果是:几乎全国各地的死亡率都明显降低了!《英国医学周刊》认为,以色列的这次全国性医生罢工“对健康或许是有益的”。

    如果说一些国外医疗的问题主要体现在无效的医疗上,那么中国医疗的问题就严重得多,除了前文提到的一些医生收受贿赂导致患者过度医疗,同时药品也没有得到有效监管。前些年由于对药品审批管理不够规范,包括前药监局局长郑筱萸等一大批官员被判刑。如法院判决书原文:“2001年至2003年,郑筱萸先后担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期间,在全国范围统一换发药品生产文号专项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未做认真部署,并且擅自批准降低换发文号的审批标准。经抽查发现,郑筱萸的玩忽职守行为,致使许多不应换发文号或应予撤销批准文号的药品获得了文号,其中6种药品竟然是假药。”可想而知我国药品市场的混乱。2016年以来,共有25位药监官员落马,包括药监局局长/副局长、党组书记、科主任、科长、处长等。





    两方面任何一点出了问题都不是致命的,如果没有医生和药厂勾结,即使市场问题药不少,医生也会选择尽可能安全的药品。如果药品审批规范,即使是医生和药厂勾结,最大可能也只是用药数量和价格虚高,不至于要命。但是,没有质量保障的药品进入市场,加上药品回扣改变医生用药的良心,一些质量隐患比较多的药品通过更大回扣占领医院,在一些内控不严的医院将导致劣药淘汰良药,医生为了回扣埋没良心,使用一些风险性比较大的药品,把患者的生命推到十分危险的地步,这远远超出我们能容忍的范围。

    2016年,全国法院共审结医疗损害赔偿案件20833件,而经医院内处理的医疗纠纷事件达6万余件,两者合计近9万件。另据中国医院协会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三级医院平均每年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高达27次。当前,医患关系恶劣程度世所罕见、令人咋舌。一个根本问题就是监管缺位,一些地方医院的监管部门已经成为摆设,甚至成为保护伞。某些民营三甲医院,到某个地方,先干的一件事就是拿下几个相关部门的领导,有钱大家赚。没有外在监管,包括医疗行业在内的都可能成为下一个成都火车站派出所。(成都火车站派出所一批警察涉嫌勾结小偷被查处(中国法院网):成都火车站派出所四五十名警察由于与站内小偷勾结谋取不义之财,占全部警察总数的三分之一)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8.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