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4-22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她向利比亚新国旗吐了口水

发布日期:2019-04-11  来源:
    

哈什米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有位女士每个月都要去银行取工资,可是账户到第三个月依然是空空如也。气愤的她向利比亚新国旗吐了口水,因为在卡扎菲时代,每个月都能领到工资。

    除了自由,其他的都失去了

    在利比亚人的话语体系里,他们将推翻卡扎菲政权的那场战争称为成为“2·17”革命。在的黎波里的大街小巷,至今仍然能看到许多讽刺挖苦卡扎菲、欲将这位“独裁者”除之而后快的涂鸦。在这些涂鸦中,有的把卡扎菲画成老鼠,有的将其画成女歌手。有的时候,他坐在正在下沉的船上惊恐万分;还有的时候,他上了绞刑架。在卡扎菲统治时期,随地涂鸦是不被允许的,人民以这种自由的方式来埋葬卡扎菲42年的统治。而以前在的黎波里街头随处悬挂的卡扎菲巨幅画像,早已被在革命中牺牲的烈士画像取代。

    然而,三年过后,革命的激情与浪漫也渐渐消失殆尽,一些利比亚人甚至开始怀念曾经的“全民公敌”。

    酒店服务员哈什米对记者说:“在利比亚有很多人,即使过去不喜欢卡扎菲,现在都开始怀念卡扎菲了。”在他看来,革命后的利比亚人民除了得到自由,其他的都失去了,“革命后的利比亚没有进步,而是在退步”。哈什米还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有位女士每个月都要去银行取工资,可是账户到第三个月依然是空空如也。气愤的她向利比亚新国旗吐了口水,因为在卡扎菲时代,每个月都能领到工资。

    新闻从业人员纳瓦斯怀念卡扎菲则是因为安全问题原因。他过去,他曾在一家广播电台工作,每天凌晨3点下班,然后驱车回30多公里外的家,根本不用担心人身安全安全问题。但现在,哪怕是晚上八九点,危险便无处不在也不见得安全。有天傍晚下班,刚走出办公楼不久,几位持枪歹徒便抢走了他的所有财物。纳瓦斯反问记者:“你现在在街头能看到警察吗?”

    战后利比亚的政治、安全局势动荡,临时政府的控制力极弱,整个国家陷入可以用“无政府状态”来形容。当初揭竿而起的庞大的民兵武装组织如今成为利比亚的大患,其实力远甚于政府军和警察。他们控制机场,封锁石油出口港,去年在的黎波里还曾向游行群众开火的血腥事件。一些极端势力也趁机在利比亚发展壮大,再加上枪支泛滥,绑架、暗杀、抢劫等暴力事件频频发生。在利比亚“2·17”革命的大本营班加西,几乎每天都有人被杀。面对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为抗议政府的不作为,班加西人从本月6日起发起了大罢工。

    安全感的丧失,不仅是普通利比亚人的体会。就在利比亚法庭4月14日开审卡扎菲政权高官的前一天,利比亚临时政府总理萨尼宣布将辞去职务,因为他和他的家人在头天晚上遭受了死亡威胁。武装分子在总理住所外开枪袭击,甚至还盗走了总理的汽车。15日早上,约旦驻利比亚大使法瓦兹·埃坦在的黎波里市中心遭武装分子绑架。在一个人人自危的国度里,一些利比亚人开始怀念在卡扎菲时代曾经拥有、至今却不复存在的东西。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