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4-25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褪色的红豆

发布日期:2019-04-08  来源:
文/镇 君
怎么就又爱上了?可是到底是爱上谁了?事情发生的太蹊跷,只是因为找房子的时候见了几面,便对泽钢很有好感。租好房子后,时常打个电话,聊的多是国内的事和找房子,找工作,申请学校和打工的家常话题。偶尔深沉一下,也不过就是谈谈涉及各自专业的话题和对未来的期望而已。可是上个月有一天,他突然打来电话说,你做我的女朋友行吗?当时差点儿脱口而出,“是做你的法国女朋友吧?” 其实,早有感觉,只是觉得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虽然远在国内,虽然临行前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承诺,可是彼此似乎有默契,或是一个学成而归,或是一个早日来“陪读”。话的余音还没有散,自己怎么可以就“变节”了呢?而且,这话不免也太唐突了吧,没有“痛说革命家史”,也没有“畅谈革命理想”,便就这样“直奔主题”了?
忽然想起好朋友莉来,临走前,莉就说“你真傻,还这么拖,在巴黎肯定还有你中意的小伙子。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在巴黎如果有个男朋友,你就不会那么闷了,生活上会方便许多。”当时还嘲笑莉太实际,可是来巴黎后就发现,还真像莉说的那样,生活中没有男朋友这个角色,有时还的确不方便。尤其是当周末的时候,连商店都没的逛,只有公园和博物馆开,哪里有一个人落单去这些地方的?男朋友似乎也理解,一到周末就来电话。但是电话怎么能够和一个在身边的活生生的人相提并论呢?
可是,如果完全按照莉的思路,还有更好的人选。吴峪来巴黎已经三年了,现在有工作,有车,就是没有伴儿,不知道为什么,吴峪总将女朋友称为伴儿。他曾经暗示要一起租房子,这样两个人都方便,也开心。虽然和他很谈得来,而且他给人一种依靠感,可是伴儿听起来总不如女朋友顺耳,就一直没理这碴儿。昨天,突然接到他寄来的卡片,声称希望有个女朋友,表示要报名参加男朋友改选。真是添乱!马上要到给泽钢答复的日子了,却又出来个吴峪。
怎么办,总得从他们三个中做出选择吧?怎么可能像静一样,一面和国内的男朋友联系密切,另一面又和巴黎的一个男孩子出双入对,同时又和德国的某君有发展趋势;又怎么可能像莉一样,快刀斩乱麻,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可是,他们三个到底谁的爱更多一些、更浓一些、更醇一些呢?
陷在这样一张情网中,难以自拔。像是蜘蛛网,黏得满身满脑都是。着实希望自己有洞悉秋毫的敏锐,可以知道自己到底是“理想主义者”,还是“现实主义者”;也希望有斩关夺路的勇气,可以游刃有余地做出选择;还希望周围的“理想主义者”多一些,可以多一些示范的例子。可是,环顾四周,已经有多少人遗忘了爱情。
褪了色的红豆,怎么可以承受得起乡思之醇、乡思之痛呢?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