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4-25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圣彼得堡的那片南国的芒果叶

发布日期:2019-04-08  来源:

晚上躺在床上,随手翻开一本暑假从广州带来的书,这时候两张夹在书页中的干枯的芒果树叶子无意中从书里掉落出来。这时候我的思念会循着它枯黄的脉络找寻原本属于它的归属,念及在遥远的南国,在广州,亲手自校园的芒果树上为我摘取这两枚芒果叶送给我作纪念的人。
她叫世玲。俄罗斯的日子里,每当我失掉信心而找不到前行方向的时候,我总会听到她来自远方的声音:加油,我们都支持你!每当我因为飘荡的生活孤单失落的时候,我总会听到她安慰我的话。她为我写出过很多优美的篇章。因为这些,她对于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温暖和甜美的符号,每当想起她,我的心里就是一股暖流。

距离和地域隔开了我们与国内朋友的生活,我们同他们朝暮的相依已成了虚幻,然而,就让这时间和空间里点滴的温存在我们的心房间开满绚烂的光辉吧!

异国的留学生活,少不了对国内朋友的怀恋。

打开qq,忽然看到一条伟杰给我的留言,他是我国内一位再好不过的诗友,假期在国内,我曾经到他的城市找过他,他有火一样诗人的激情,与我一样有着诗境的幻想在现实面前碰壁的苦恼。他总是亲昵而温暖的叫着我“兄弟”,他在留言里对我说:天冷,保重。我想念你。

这时候彼得堡的冬天飘起雪花,没有阳光的季节里,氤氲的天空引导我走过满是积雪的街巷,熙攘的人流背向我的脸孔,留给我一个雪地里的寒冷,和背影寒意的孤单。

佳佳曾经写过关于国内朋友的文章,嬉闹的游戏当中,遥远故乡的感情会给她欢乐的慰籍。无论是欢乐还是忧愁而甜蜜的想念,国内的那一些不能忘却的感情,那一些不能忘却的关于朋友的事情,总会牵惹起我们对故土的感情,那情愫,像这北国故都时下初冬时节时而袭来的丝缕寒风,消散在氤氲的天空里,会在我们的故乡,在世事茫茫的另一个世界,牵连起同故乡朋友的那份感情,那份温存,那份慰籍。

离开自己的故乡,不管是我们的生活,还是我们的精神,我们都像是背弃了归宿的孤魂野鬼。我们在各自的孤独难以理解和隔膜间,运转着自己单薄的快乐。国内,那些朋友,那来自家乡故土的思念,那是故土留在我们血液里的最后一分钟的温暖。中秋的时候,虽然跟自己的中国同胞相聚在一起,同胞间的畅谈和欢笑,会把一点祖国的气息渗透给我们,然而故国的朋友总是不能忘却的。每逢佳节倍思亲,朋友亦如是。今年中秋,我曾经写过一首叫做《中秋夜赋》的诗,起这样的题目,原是为唱和伟杰的那首同题之作。

“月亮张着一只眼睛 另一只眼睛

在我的故乡安然入梦 在我的故乡

我的故人为她唱着秋夜中的催眠曲

月亮张着一只眼睛

下面一条涅瓦河静静哭泣 还有诗人

在涅瓦河哭泣过后 悄悄睡去了

只剩一座 门口是普希金肖像的 咖啡馆

街灯也是月亮的一只眼睛 我不明白

张那么多的眼睛做什么 只为了 让一块霉斑显得孤寂么?”

伟杰的那首诗写尽了对朋友的思念,他特意发给我看,我知道,故土之上的朋友,也在思念着我。活在国内,活在当下,我也听他们说起过自己种种的不如意的孤单,只是所面对的境遇不同罢了。当下的境遇里,我或许真的无从经历也难以体会他们的生活,那幸福和忧伤的来源。在他们的博客里,我常常会读到同一种压抑,考验升学的缺乏自信,需要有人鼓舞,独立生活的艰难,毕业后为工作发愁而带来的苦闷。他们也想必难以经历我们的冷暖。然而人性总是相通的,不同境遇带给我们的感受却有种种的相似。纵然相隔千里,境遇里的忧伤和孤单,却会像割不断扯不断丝线一样把我们串联在一起。

灿灿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她生长在南方,一个遥远而温暖的城市。她会很热情地跟我聊天,跟我开玩笑,她快乐的情绪会感染我,孤单里,注入些快乐的气息。她很多次这样问我:彼得堡现在下雪了么?我告诉她彼得堡现在几乎天天都在下雪。她说:我真羡慕你,我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雪呢!我跟她开玩笑:如果今年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吹到你们那里,你们的城市下了雪,就当成是我从俄罗斯寄你的礼物吧。忽然有一天她在自己的城市给我发来信息,她说,他们的城市今天真的下了雪。欣喜和惊诧之余,我为偶然的天气变迁成为我为朋友奉献上的一份礼物而兴奋。这时候走出家门,站在彼得堡冬季暗无天日的阴霾里,忽然觉得心底涌上一阵凄凉,世事两茫茫,距离和国家的差异隔开了我们甜蜜的欢颜,只有这些细微的举动勾惹着我们同故乡朋友扯不断如丝缕般的感情。

我在彼得堡的同学小岩喜欢吃中餐,喜欢听国内的音乐,喜欢一切跟中国有关系的东西。我常常听他说,他现在怀念国内的亲人,和朋友。

我常会去看国内我朋友的博客,因为他们的行迹会在我远离他们的世界里渐渐现出明晰的轮廓来,我会找到一些跟他们在一起的感觉。我也常常打电话跟国内的朋友聊天,聆听到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这温存的感情就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的隔阂。于是,我们的心房间,是距离遥远而弥加珍贵的相惜相恋。

南国的朋友送给我作纪念的芒果叶依稀夹在我自广州带来的书里。她亲手为我摘下叶子的时候曾经对我说,叶子里带着芒果的香气。三个月过去了,香气已经消散,但我依然会用它来触碰我的嗅觉。那不只是嗅觉,我会联想到她的甜美,和温柔。我会联想到故土之上,我的朋友带给我的慰籍。

我们追寻什么?在迢迢异地。我们抛下什么?在我们的故乡。

我知道,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我们,每时每刻,故乡的朋友们都在惦念着我们的生活,会料想着我们隔膜里的惆怅和无助,料想着站在寒冷的风雪里那些孤单的身影。远方的朋友们: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