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4-22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喜欢娘做的疙瘩面

发布日期:2019-04-08  来源:

□朱新更

我是吃着疙瘩面长大的。 在我们农村,几乎家家都会做疙瘩面。我喜欢吃疙瘩面,尤其是母亲做的疙瘩面,现在想起来都会垂涎欲滴。

疙瘩面的做法十分简单,就是面加上水做成不规则的疙瘩。

在我住的村庄,天气热了,妇女们不愿在蒸笼般的厨房里擀面条,就在早晨将水和面那么一搅醒在那里,到中午甩在锅里就行了。由于疙瘩面顶饱耐饥,深受青壮年劳力的喜爱。

我多次见过母亲做疙瘩面的过程。早晨,母亲将面和好放在盆里醒着,大约每隔一小时就将面揉一番。这样反复几次。中午,等地锅里的水烧至沸腾,母亲就将盆靠在锅沿上,两手将醒好的面有节奏地拍向锅内。等疙瘩完全翻滚上来,再往锅内放点苋菜、韭菜,打个鸡蛋,放几滴香油。这一系列的工序完成后,鲜美、诱人的味道瞬间弥漫开来。母亲一声“吃饭啦”,全家会冲锋般奔向厨房。

记得我参军走的前一天,母亲特意做了疙瘩面为我送行。那是一个冬天,由于室内温度很低,面醒得不太好。为了让我吃上可口的疙瘩面,母亲头天晚上将和好的面连同面盆放在铺着麦秸的被窝里。第二天中午做疙瘩面时,虽然没有新鲜蔬菜,但母亲特意为我多打了两个鸡蛋,多放了几滴香油。我吃得很香。母亲说,再想吃娘做的疙瘩面就得等几年后了,你得多吃几碗。后来每次探亲,我都要吃母亲做的疙瘩面。

让我终身难忘的是1990年夏天的那次探亲。我有个习惯,探亲期间喜欢到邻居家走走,拜拜长辈,赶上饭点儿就留下吃饭。有一次中午,由于高兴,我多喝了几杯酒,竟然忘记母亲“早早回来吃疙瘩面”的叮嘱,回到家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已是掌灯时分,昏黄的灯光下,只见母亲一手拿毛巾,一手摇蒲扇。

“娘,几点了,您咋还没睡?”我猛地坐起来,看着母亲说。“天热,我怕你中暑,就拿湿毛巾给你擦汗……怕你醒来饿,中午做的疙瘩面就搁在床头柜上。”母亲口气平缓、轻松,没有丝毫的怨气。我心头一热,眼里充满泪水。我麻利地端起凉了的疙瘩面,拿起母亲剥好的大蒜,和着愧疚、和着感恩、和着母爱、和着温暖、和着泪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母亲虽已年近八旬,但身体硬朗。为了让母亲颐养天年,我们姊妹几个想方设法让她开心。有时我还故意说,娘,我想吃您做的疙瘩面,您啥时候再露一手?娘会笑着说,傻孩子,娘年纪大了,手上没劲,怕做不好。

我真的很想吃娘做的疙瘩面,但我不想让娘再做了,因为她为子女“当牛做马”一辈子了。娘,只要您心情好、身体好,比做十次、百次、千次疙瘩面都好。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