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4-25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偷煮鸭蛋的辛酸风波

发布日期:2019-04-08  来源:

小时候,因为偷煮一个鸭蛋,遭到父亲毒打、“威逼”讨饭的辛酸历史时时在心头萦绕。如今想起,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陈   健

小时候,因为偷煮一个鸭蛋,遭到父亲毒打、“威逼”讨饭的辛酸历史时时在心头萦绕。如今想起,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上世纪80年代初,是一个物质和营养相对匮乏的年代。记得小学三年级一个暮春的早晨,还不到10岁的我照例被父母早早叫起来做饭(他们要到责任田干活)。

做饭时,我突然嘴巴犯馋:对了,趁父母不在,看看昨晚家里的那只老母鸭下蛋没有。于是我赶紧跑到鸭舍旁边,发现还真有一个鸭蛋。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平时老母鸭每下一个蛋,都被妈妈放在一个坛子里,那是有数的。

饭还没有做好,父亲突然回来了。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我赶紧拿着勺子走到锅灶前,想把鸭蛋捞出藏起来。父亲可能已经看出我异样的举止,来到锅灶前,从我的手中把勺子拿去。

两束直视的目光,像钢针扎在我的身上。随后,父亲用一根绳子牢牢将我捆住,并把我吊在院内的一棵树上。我的双脚很难着地。没多久汗已从我的身上渗出。站在一旁的姐姐贴着三弟的脸耳语了几句,一个小凳子被三弟塞在了我的脚下。我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7时许,早出劳作的人们开始回家吃饭。我像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被高高地捆在树干上。“好吃”当时被认为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名声,我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看过往的路人。

“小俊(三弟的乳名),把他的书从书包里掏出来, 往书包里装两个‘布袋条子’(指杠子馍),把袄也给他找出来,让他滚出去要饭!”父亲冲着三弟安排。

我死活都没拿袄,背着书包上路了。在去学校的路上,三弟撵上我,把书本塞给了我。

中午放学,我没有回去,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因为我不敢回去,要是回去再被撵出来,不是更丢人吗?中午好过,晚上咋办?我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

快上课了,吃过午饭的同学们陆续到校。突然,教室门口出现了母亲的身影。她脸色很不好:“你爸打你也是为了你好,晚上放学回去吧。”此时,一股暖流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知道当时家里非常穷,我们兄妹五个上学,只有父母两个劳动力挣钱,收入微薄。老母鸭下的蛋平时就是家里的油盐钱,来客了就是招待客人的一盘菜·……

哎!我的心里一阵酸楚。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