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4-25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于《金瓶梅》中的清明节

发布日期:2019-04-04  来源: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杜牧的《清明》这应该是为数不多的描绘清明的诗句。“清明”即是一种节气也是一个节日,大多数人以为在文学名著《金瓶梅》中曾两次次描绘到清明节,以西门庆的生死为节点,一次是轰轰烈烈,一次是冷冷清清。事实上在其中共出现过三次关于清明节的描述。

    第一次是在第二十五回,那时西门庆还是一介布衣,他一个父母双亡无兄无弟甚至没有旁系亲属的孤家寡人,所以他对清明节毫无感觉,不过是春天里的玩耍罢了,同样,对于追求及时行乐和畅快人生的西门家人来说,清明节也毫无意义。

    第二次是在第四十八回,此时西门庆已生子官哥并做了千户。“远远望见青松郁郁,翠柏森森,新盖的坟门,两边坡峰上去,周围石墙,当中甬道,明堂、神台、香炉、烛台都是白玉石凿的。”这是描绘西门家新修祖坟的气派,之前从未有过祭祖之事,而如今却忽然大张其事,完全一幅“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的姿态。

    第三次是第八十九回,西门庆家破人亡后。如果说前两次清明节不过是张扬西门家的富与贵,那么第三次清明节则是真正意义的生死交汇,死之祭奠,生之消息。此时的西门府已经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了。西门庆死后,二娘李娇儿大闹着改嫁了,四娘孙雪娥也跑了。临走还偷了不少的金银首饰。五娘潘金莲也被吴月娘赶走,死在武松的手里。六娘李瓶儿两年前就死了。丫头,下人也走了不少。偌大的西门府里只剩下大娘吴月娘,三娘孟玉楼了。可是清明节到了,还是要给西门庆去上坟。一转眼,西门庆死了一周年了。这就是《金瓶梅》里的三次清明节,就像全书抛物线的大结构一样,第一次清明节,春天里的美好象征了西门家正在日益兴旺;第二次清明节,盛大的祭扫仪式象征着西门家已经飞黄腾达;然而盛极必衰,前两次清明节都埋下了日后衰败的影子,到第三次清明节,西门家惨淡凄凉,一切犹如黄粱一梦。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