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5-20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被“民工”偷看了一眼

发布日期:2019-03-14  来源:

□殷天堂

丽娜回到家里,气咻咻地把包一扔,就开始大喊大叫:“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丽娜的弟弟狗娃关切地问:“小姐,又怎么了?谁吃了豹子胆惹你了?”丽娜一边持镜整理头发,一边生气地说:“被民工看了一眼,还是个老头儿!”狗娃诙谐地说:“那多好,有人看和围观多好,说明你长得漂亮、香艳夺目呗!”狗娃不说还好,这一烧底火,气得丽娜大怒:“闭上你的臭嘴。我是被一个农民工老头狠狠地看了一眼!”狗娃不服气地说:“农民咋啦,民工不是人啊!你这么瞧不起人家?”“哼,想黑我,看我怎么折腾你。”丽娜说着,就命令狗娃去打听老头的情况,顺便把老头的手机号码弄到手。狗娃觉得丽娜做得有些过分,就坐着没动。丽娜火了:“傻子,你去不去,今儿个你敢说不去,我连你一块儿给收拾了。”狗娃感到脊梁骨发凉,有点恐怖,心里十分不痛快地去了。

老头还在广场花坛边的角落里蹲着,狗娃领命去了那里。狗娃读初中二年级,倒是个听话的乖巧孩子,就甜甜地问老头:“老叔,你咋一个人在这儿受冷,看啥呀?”老头见狗娃很可爱,就笑着说:“我在看风景呢。你看,那棵桃树开花了,多么鲜艳啊!”狗娃眯缝着眼说:“老叔,不光是看风景吧,还看女人吧,刚才有个漂亮的女孩儿是从这里经过的?”老头想了想说:“好像有一个女孩儿是从这里走过,裙子太短了,就多看了一眼。”狗娃心想:“老叔,你这次可惹祸了……”但狗娃还是问道:“老叔,请问你是干什么的?”老头说:“我嘛,是个作家。”狗娃笑着说:“作家?作家不在家里蹲着写东西,来到这里干什么?”老头笑笑说:“体验生活。春天来了,晚报编辑约我写篇有关春天的文章,我就来了。”狗娃说:“了不得啦,你打算给作品起个啥样的名字?”老头兴奋地说:“就叫《人面桃花》吧!”狗娃说:“我是个文学爱好者,向你学习,一定会拜读你的大作的!”老头毫不谦虚地说:“那好。”狗娃说:“老叔,咱们怎么联系,难道你不喜欢中学生读者吗?”老头连忙说:“我有手机。”

第二天,那个在当地很有影响的晚报,在文苑栏目刊发了标题为《人面桃花》的署名文章,是一篇极美的散文。老头在文章里写道:“广场上的桃花开了。春天的主角登场了,人们离不了它。桃花勾人魂。它总是一朵一朵的,静悄悄地开放,内敛、含蓄、姣美。虽不是浓墨重彩吸引眼球,但也叫人难忘啊。她,飘过来了,穿着超短裙,是一个小家碧玉的女人,真正的优雅与风情啊!我爱在骨子里。”老头接着写道:“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首写桃花的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诗人崔护,在春风里丢了魂。邂逅的背影,真是旖旎。女人偶然路过,先是被一树桃花牵住了脚步,而后被桃花下的人牵住了心。姑娘正当年,谁人不爱呢!三月的桃花开在眼里,三月的人,刻在心上。从此,再难相忘。啊!远去的背影,却被桃花迷了眼。”

放学后的狗娃站在丽娜的窗前高声朗读着晚报上那篇署名殷鉴的散文《人面桃花》。气得丽娜跺着脚叫喊:“这个死老头子敢调戏老娘,算个什么东西呀!我一定要报复这个叫‘阴间’的老疯狗!”于是,就在次日凌晨4时许,老人的手机里收到这样一条短信:“殷鉴大哥,读罢你的狗屁文章,如见其人。还记得吗?那天见你,发觉你脸色很黑,是晒黑的吗?该不会有什么毛病吧?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肝脏呀,别是癌症。刚才我梦见你离世了,许多读者正在哭你呢!我的梦还很完整啊!很多人在悼念你呢,其中包括我……醒来时吓我一跳,希望这只是你的前世。人的寿数到了,阴间才肯收留你呀,但愿你不会变成一个饿死鬼吧……阴间快乐!”

哼,想偷看我,黑死你,叫你不得好死,真是欠拍啊!

“这真是暴殄天物!”老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也不知道为何遭人暗算。为什么?就因为你没有资格偷看女人一眼吗?并由此还发了一篇狗屁文章,这还不严重吗?真是的!

可是,老头再也不需要原谅了,他肝癌晚期于昨晚前半夜咽气了……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1.4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