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3-21
网站首页 >> 凤凰观察 >> 正文

请他的律师,起诉他的政府,华为太牛了

发布日期:2019-03-11  来源:
    这两天,一个足以让国人振奋的消息铺天盖地刷爆朋友圈,华为公司和孟晚舟女士开始绝地反击,不惜重金聘请美国和加拿大的国际一流的律师团队,同时向美国政府和加拿大政府提起诉讼!

    

    这对一大批爱国的中国人无疑是个无比兴奋的大事件:中国人终于挺起腰杆、勇敢滴拿起法律武器,向美国和加拿大政府发起挑战了!

    一开始我也和大家一样,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后来冷静下来,开始认真梳理和研究起诉美国和加拿大政府的文章和内容,让我学习和思考的东西还真不少,下面一一说来,我认为这是一次绝好的宣传普及法律和权利的机会,不仅让中国人了解世界,更让世界认识中国,使中国与世界在文明进程中同频共进!

    这更是一次中国公民、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付诸于法律来解决中美贸易战的正义手段,而不是用外交辞令、政治观点打嘴炮,第二敢于重金聘请美国和加拿大的律师来控告美国和加拿大政府,这让国人大开眼界,一定收获不少;第三还要到美国和加拿大土地上,利用他们的法律法规,捍卫他们法律赋予中国公民和中国企业的权利,这是一种什么境界呢?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具体的消息是这样的:

    第一则: 据加拿大媒体报道,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女士的律师团队诉讼指控孟女士被严重侵犯宪法权利,并就“加拿大政府官员多次未能遵守法治而造成的公职失职和非法监禁”要求赔偿。

    孟晚舟表示,她本人2018年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被不适当地囚禁,搜查和审讯。有关部门在告知她被捕之前已将她拘留,同时对她进行搜查以及审问。

    与此同时,华为公司在内网公示:加拿大时间2019年3月1日,律师代表孟晚舟女士向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收到了提交了一份针对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政府的民事诉讼通知书。诉讼书称,孟女士宪法权利遭到严重侵害,2018年12月1日孟女士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拘留、搜查、审讯时,加拿大政府官员多次违反法治,就公职人员渎职和非法监禁寻求损害赔偿。

    第二则;3月7日,在深圳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对外宣布:华为已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

    

    多个来自美国的消息证实,美国的联邦法院已经就华为公司起诉美国政府一案给美国政府及其多位部长发去了法院传票。一份传票中写明,美国政府方面需要在收到传票后的60天内(但不包括收到传票之日)给出回应,否则就会被默认判决败诉。

    

    这些信息里,有多少内涵,一般人真的没有时间和精力用脑子认真思考,表面上看,不就是孟晚舟的律师起诉加拿大政府及骑警有违法行为么?

    华为公司起诉美国政府“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么?

    估计我们大多人真的看不懂这到底是在干什么?虽然自己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有研读过中国、美国、加拿大法律,但凭借50多年的生活经验,还有在网上胡乱看到的文章和信息,凭借自己的脑子愿意分析一二,欢迎拍砖和探讨:

    先说孟晚舟:

    聘请的律师团队为什么没有一个中国律师?全是加拿大和美国重量级大律师,会替中国人得罪自己的政府和法庭么?

    孟晚舟说严重侵犯了她的宪法权利?什么是宪法权利?是加拿大的宪法权利还是中国的宪法权利? 孟晚舟应该享有哪国的宪法权利?

    怎么算不适当的囚禁、搜查和审讯?有关部门在告知她被捕之前已将她拘留是什么意思?

    再说华为起诉理由: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是什么意思?这和华为的贸易有什么关系?

    孟晚舟和华为聘请的律师到底都是什么人?这些人的历史和成就?他们会为了金钱效忠孟晚舟和华为公司么?

    他们有勇气为了外国的利益控告自己的国家和政府么?  会不会落下个卖国罪或者叛国罪名?

    他们如果收了孟晚舟和华为的重金,表面一套暗地一套,和政府串通一气出卖我们怎么办?

    这个官司需要多少钱呢?  100万?1000万? 1个亿?10个亿?是美金还是毛币?

    提出了这么多的问题,写到这里就不能再往下写了!因为人人都有一个爹妈给的脑子,脑子就是用来思考的,我不想把自己的观点、看法和意志分享或说教给任何人!

    只希望启发大家从更多的维度和视角提出更多的好问题和独到的思考!

    做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

    下面是网上摘录的有关律师的信息,

    经过翻阅查询往上大量资料,有国内媒体的报道的,也有境外媒体的信息,还有自媒体微信发布的一些文章,可以确认孟晚舟聘请了四名加拿大籍的顶级律师,第一位温哥华律师马丁(David Martin)、第二位温哥华顶级律师帕克(Richard Peck)及律师事务所合作伙伴Eric Gottardi、多伦多刑事辩护律师芬顿(Scott Fenton)

    

    ;Reid Weingarten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他是美国最好的刑事辩护律师之一。

    

    7名资深律师,华为的律师团阵容如下:

    Jones  Day

    律所简介:

    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创立于1893年,经过多年发展,众达目前在世界主要经济和金融中心均有近50家分所,共有2500多名律师, 为规模最大、地域覆盖最广的国际性律师事务所之一,在反垄断和竞争、国际诉讼和仲裁、知识产权、劳动雇佣法、业务重组与破产等多个专业领域具有全球领先地位。

    

    Glen D. Nager

    Glen Nager担任本案中华为的首席律师。

    他曾担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位女性大法官奥康纳的法官助理。

    他曾代理了13起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案件,在反垄断、民权、就业、环境法、政府合约和知识产权等主题领域提起过上诉,客户包括通用电气,H&R Block,IBM和Sodexo等。

    经典案例包括代表Sodexo获得美国第三巡回上诉法院以3-0决定撤销了地方法院的判决和代表雪佛龙在美国最高法院涉及合资企业定价的反托拉斯案中胜诉等等。

    钱伯斯美国榜(2013-2014,华盛顿特区劳动雇佣及上诉)评价:因其在上诉方面的专业知识而受到称赞,并且“非常善于快速了解情况并制定获得良好结果的战略”。

    1986-1988年,美国司法部副检察长助理

    1995-2000年,美国国会合规办公室董事会主席

    2006-2008年,USGA总法律顾问

    2009-2014年,在USGA董事会任职

    乔治城大学兼职教授,教授行政法和宪法

    教育背景:

    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1982年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工商管理学士,1979年

    

    Ryan J. Waston

    Ryan J. Waston专注于上诉和涉及联邦监管机构的辩护,执业范围涉及行政法和宪法、法定解释和联邦机构行动等领域。他曾参与了许多涉及联邦监管机构提议或最终行动的事务。他还曾参与说服法庭废除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烟草产品的标签和品牌名称等多项变更实施预先批准这一要求。

    教育背景:

    乔治·华盛顿大学,2007年,法学博士

    宾夕法尼亚州弥赛亚学院,2002年,经济学学士

    Morgan,Lewis & Bockius LLP

    律所简介:

    摩根路易斯律师事务所(Morgan,Lewis&Bockius LLP)是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在北美、亚洲、欧洲和中东设有31个办事处,拥有约2200名法律专业人士。2018年全球创收100强(The Global100 Most Revenue)第11名。

    

    Andrew D. Lipman

    Andrew D. Lipman的业务范围为电信法及相关领域,包括监管、交易、诉讼、立法和土地使用等。其服务的客户来自通信、互联网服务和技术、传统和新兴无线服务、卫星服务、广播、竞争性视频服务、电信设备制造和其他高科技应用等领域。此外,他还负责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电信运营商私有化业务。

    他参与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州公共服务委员会、国会和法院的大多数新的法律和监管政策的制定,曾参与制定了1996年《电信法》的关键条款。近十年来,他作为创始人之一担任美国最大的竞争性本地服务提供商MFS Communications的高级副总裁,负责法律和监管事务。

    国际电话会议协会总法律顾问

    国际卫星用户协会的立法/监管法律顾问

    纽约、纳斯达克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五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曾任职于美国交通部长办公室

    教育背景:

    斯坦福法学院,1977年,法学博士

    罗切斯特大学,1974年,文学学士

    

    Russell M. Blau

    Russell M. Blau于2014年加入摩根路易斯,其业务范围为电信法及相关领域,包括诉讼、监管、交易和立法。他的客户包括电信运营商、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媒体公司、设备供应商、消费者和投资者。

    他代表电信运营商处理诉讼和仲裁事宜,以及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正式投诉程序。他还就联邦和州监管问题向客户提供建议,包括证券发行、并购和其他公司交易问题。

    教育背景:

    哈佛大学法学院,1982年,法学博士

    哈佛大学,1978年

    Siebman,Forrest,

    Burg & Smith,LLP

    律所简介:

    Siebman,Forrest,Burg&Smith,LLP是一家聚焦德克萨斯州本土业务的美国律所,在德克萨斯州谢尔曼、普莱诺、马歇尔和泰勒四个城市设有办事处。该律所对德克萨斯州当地的法律习惯、司法程序非常熟悉,其业务领域包括商事诉讼、刑事诉讼、人身伤害、婚姻家事等。除了德克萨斯州当地的客户,他们也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客户,包括但不限于中国、日本、韩国、法国、意大利、德国、英国、瑞典、荷兰和加拿大的客户提供法律服务。

    

    Clyde M. Siebman

    Clyde M. Siebman是美国最强的知产、商业诉讼律师之一,Siebman,Forrest,Burg&Smith,LLP的创始合伙人,负责管理谢尔曼和普莱诺办公室。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的创始成员,连续担任了前四届主席。他专注于复杂民事诉讼,工作重心在德克萨斯州东区,德克萨斯州北区达拉斯分部和德克萨斯州西区奥斯汀分部。

    他在德克萨斯州东部、北部和西部地区的州法院和联邦法院(包括在博蒙特、达拉斯、马歇尔、普莱诺、谢尔曼和泰勒的陪审团审判)从事高风险诉讼超过30年。

    他的肖像现在被悬挂在保罗·布朗联邦法院的律师会议室里。

    1986年-1987年,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Paul Brown法官的法官助理

    1992年至2015年,在 Martindale-Hubbell的同行评价评级中获得"AV" Preeminent评价

    2003年至今,被汤森路透评为德克萨斯州超级律师

    2014年至今,被Woodward/White Inc.评选为“美国最佳律师”

    教育背景: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4年,法学博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0年,心理学学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法学院,1980年,工商管理学士

    

    Michael C. Smith

    Michael C. Smith是Siebman马歇尔办公室的负责合伙人,在复杂商业和专利诉讼方面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他曾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地方法院代理过800多起案件,自2000年至2009年担任该地区规则咨询委员会主席。

    德克萨斯州律师协会诉讼部主席和编辑委员会主席

    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前任会长

    美国东部德克萨斯州分会主席,基金会终身研究员,美国审判委员会(ABOTA)

    教育背景:

    德克萨斯州韦科市贝勒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1992年

    Lyndon B Johnson公共事务学院,1989年

    东德克萨斯州立大学,1986年

    

    Elizabeth Forrest

    Elizabeth Forrest是Siebman, Forrest, Burg & Smith, LLP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她善于为客户处理各种各样的诉讼事务,包括商业纠纷、专利和商标侵权、商业秘密盗用、虚假陈述法案件以及其他在德克萨斯州东北部州和联邦法院的民事案件。她同时担任德克萨斯州东区律师协会董事会成员,德克萨斯州东区女性律师委员会/协会主席。

    在2015-2016年,她曾担任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Amos L. Mazzant, III法官的法官助理,也曾经是德克萨斯州高级专利诉讼委员会调解人和专家组成员。

    教育背景:

    西雅图大学法学院,2014年,法学博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2010年,新闻文学学士学位

    

    首席律师Glen D. Nager演讲全文

    大家上午好,我是Glen Nager,此次案件的首席律师、众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华为技术美国有限公司向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挑战《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2019 NDAA)第889条的合宪性。具体而言,此次诉讼是基于美国宪法的三个密切相关的不同方面:剥夺公权法案(Bill of Attainder)条款、正当法律程序条款以及授权条款里的三权分立原则。

    剥夺公权法案(Bill of Attainder)条款禁止通过带有选择性和惩罚性的法律。根据起诉书,2019 NDAA的第889条违反了宪法的这一禁止性条款,因为第889条仅禁止华为(和另外一家实体)向联邦政府,以及与联邦政府签署合同或接受联邦政府贷款和资助的实体提供特定产品。

    正当法律程序条款要求在剥夺任何人生命、自由和财产前,应该行使正当法律程序。根据该条款,只有在遵循普遍适用规则的前提下,依法剥夺自由才是合乎宪法规定的。根据我们的起诉书,第889条仅针对华为(和另一家实体),禁止其销售相关设备,这违反了这一普遍适用的要求。起诉书还表示,第889条暗指华为受制于中国政府的影响且构成安全风险,这是对华为的污蔑。

    最后,根据宪法的授权条款,美国政府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权是独立的,由不同的分支机构负责。根据授权条款,国会只有制定规则的权力,没有针对个人执行这些规则的权力,只有行政或司法机构才有权力针对个人执行这些规则。根据起诉书,2019 NDAA的第889条直接认定华为与中国政府有关联,而不是向对待其他中国公司一样,依法让行政机构和法院作出判断。这违反了授权条款,包括授权条款里的三权分立原则。

    在签署2019 NDAA时,美国总统曾提出反对意见,称NDAA条款会引发有关三权分立的重大担忧,而且反映了国会的越权。我们此次发起的诉讼也对第889条提出了类似的反对意见。我们要求法院判定第889条违宪,并判令禁止针对华为适用该条款。我们期待在法庭上进一步阐明我们的主张。

    小礼物走一走,来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