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5-23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的美国朋友是个strippinggirl

发布日期:2019-02-15  来源:

她是我们公司新雇佣的书信收发员.每天早上就会看到她的身影,她见到任何人都会笑笑, 有点害羞的样子, 让人很动心。

她长的小巧玲珑的,皮肤也很细致,一点不像西方的女孩子. 大约有1.65米的样子,头发总是很随便的扎成一个马尾巴, 素面朝天. 不像其他几个前台的都化妆的兰眉毛绿眼睛的.也许是因为工作的性质的原因,她总是穿的肥肥大大的,夏天的体恤晃晃荡荡的,根本看不出女性的特征, 冬天的时候总爱穿的一件肥大的外套,不知道是那个年月的东西了,黄黄的像个破旧的军大衣。

依然,我觉得她很美丽.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像波斯猫.她的动作也像只猫,轻轻的, 她走进我的房间的时候我几乎都没有察觉过. 她吃饭的时候总是低着头,听别人谈笑从不主动答话,谁和她说话她才会抬起头来,总好像觉得她就脸红的样子, 笑不露齿像个中国古代淑女. 我自己从来都是很张狂的, 但也许是异行相吸, 我慢慢的喜欢在午餐的时候和她坐在一起,像她一样的做个淑女,我也不由自主的和她小声的说话,有一种很亲密的感觉,好像在说悄悄话. 只有听到一些幽默的话题的时候我忍不住捧腹大笑方又显出我英雄本色.

我和她的接触就这样保持在每天的午餐上,如果我没有应酬又去休息室吃午餐的话,而她基本上是每天在那里的.其他的时间我们并没有什么接触,她来给我送信或者别的东西,我也只是像平时的公事一样点点头,一声谢谢,她从来都是一个甜美羞涩的笑,好像我们并不是亲近的朋友. 只有一次她看着我的计算机不想离开,好像要说什么, 或者是我们工作职务的差别,我慢慢的觉得她的这种羞涩也许是一种自卑的表现.

那年夏天她突然穿了条裙子来上班,轻施粉黛, 在走向办公楼的路上我碰见她,惊讶于她的美丽,却没有马上认出是她来,她又是羞羞的一笑说,她下班要去一个朋友的晚会,要求穿礼服. 让我不由得心生忌妒, 她的美丽是比任何电影明星都不逊色的, 忌妒心一闪念就没有了,然后为她打抱不平起来,觉得她这样在这里做一个最低级的小办事员真的是太埋没她了. 从那天起,我开始抓住一切基会给她灌输我的理论,我告诉她要去上学,去读一个会计专业,或者读一个护理,我知道这些都有周末和晚上的班,我告诉她学习真的是非常简单的,她这样美丽的小姐最起码应该去学习打字,那就可以做高级一点的秘书, 我把自己当作一个伯乐,她的救世主, 下决心一定要把她拉上来...

但她总是崇拜的望着我,羞涩的笑笑低下头:我行吗? 我很笨的. 那段时间我比她自己还要着急,我跑去当地的社区大学,要来了所有的课程,发现那里的学费非常便宜,一个学分只要80美元,而且都是周末和晚上的课程,我拉着她去注册,并且答应帮她一起做作业,辅导课程....

秋天她开始选了一门课, 数学101, 学习起来我才发现她的基础真的非常的差, 我的热情已经开始过去,我有后悔自己多事了. 每天中午我除了必要的应酬都和她泡在一起了,常常她在她的break期间也跑到我这里来,我又不能表现出不耐烦. 常常等她离开后摇头,怎么美国人这样笨蛋啊.但她的学习是非常认真而努力的,这让我又不能不暗暗的佩服. 在学习之外我们有时候也说点别的,我奇怪她为什么总是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啊, 而且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好像对男人丝毫不感兴趣,下班也没有什么应酬, 她开的车更是破的像垃圾场里跳出来的. 管完了学习,我开始想管她的衣服,虽然新衣服买不起,不是有很多很便宜的衣服吗,就她这样的身材相貌穿什么都会漂亮的啊,每当说起这些她总是低头不说话, 让我又气又闷.

冬天的时候,我出差一周回来,发现我的桌子上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礼品盒,鲜艳的紫色绸带, 我打开一看是她留下的,谢谢之外什么都没有说. 我拿了盒子就跑出去找她,前台的人告诉我,她上周已经辞职走了. 我坚决的不相信,像做梦一样,她怎么可能突然的就走了呢? 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而且她的课程马上就要结束了,她走了? 为什么? 可她就这样失踪了,一切的联络都消失了,让我恨的牙痛, 眼泪都掉下来了,不是舍不得她,是觉得她真是无情无义!

很长时间之后我去开会和她的上司同路,开车途中昏昏沉沉,没有话找话说,不知道怎么就说起她,才知道她离开的真相.

原来,她在中学的时候就和一个男孩相爱了,那时候她是一个有名的问题女孩, 两个爱得很疯狂,他的父亲被派去加拿大一个地方做外交官助理, 她不想去就和男朋友私奔了来到这个城市,她们结了婚,两个没有一技之长小小的人儿要想生活下去实在是太难了. 吵架变成常事,后来男孩染上毒瘾欠了几万元的债务,常常虐待她. 这时候她的母亲终于知道了她的地方找来了. 后来她和她虽然很快就离了婚,但也分到了一大笔欠债, 倔强的她不要跟母亲走,或者母亲也并不真的要她吧,她已经过了18岁了.她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去了当地一个着名的酒吧,做了一个stripping girl. 中文就是脱衣舞娘. 这类的舞蹈很简单就是在一个铁杆子上下的扭动stripping,她是酒吧里的一个红星。

大概是因为还清了债务她离开了那里后来到我们这里工作, 很快就被某些男士认了出来, 然后关于她是一个stripping girl的话题就在公司里悄悄的流传开了,当然还有鄙视和轻辱.中国有句俗话说:舌头底下压死人. 我没有想到竟然没有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慢慢从别人的眼睛里知道了自己的处境, 忍无可忍之下辞职走了,她说她要去加州。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0.5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