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4-22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厚古薄今,古风何存

发布日期:2019-02-08  来源:
    厚古薄今,古风何存:

    现在若有人厚古薄今,这倒也是正常的思维,谁让现在的世道道德沦丧,丧尽天良,古人尚且还能保留德行,现在舆论极少宣传德行,善良,全是娱乐的一种堕落魔法。古代一些人的德行,天有多高,德有多高,地有多阔,德有多阔,他们或成为国士,或成为圣贤。现在如果有人坚持德行,善良,大家都对其挖苦冷笑,所以现在人几乎都是恶,天有多么高,他们的恶就是多么的高,地有多么宽阔,他们的恶就有多么宽阔。如此无德的环境里,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都会义愤填膺,都觉得有古人的存在,自己是自惭形秽的。只有害怕善良的人,不敢以正心处世的人,才会疯狂诋毁传统,污蔑道德良知,为他们的恶行寻找出路。

    东汉后期有个德高望重的人,他叫黄宪,字叔度,是个穷人出生,父亲是给牛看病的牛医,再贫穷也不能摧毁他的学习,再苦的环境也不会剥夺他的德行。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和陈蕃都被举为孝廉,黄宪没有背景,是自己的德行,学问折服别人。有一次颍川荀叔与他相遇,二人聊了一天,可以说一见如故,直称黄宪是自己的老师,荀叔还在袁阆面前形容黄宪是颜回。同县有个人叫戴良,以为自己有些文化便目空一切,听说黄叔度有才,于是便去想折服对方,去的时候不怎么礼貌,可一番讨论之后,戴良回到家里犹如失魂落魄,他的母亲一看就知道是去找过黄宪。

    周乘经常说“吾时月不见黄叔度,则鄙吝之心已复生矣。”就是说如果一段时间没有和黄宪接触,自己就会失去定力,不能继续约束自己,而变成世俗小人。周乘也不是一般人,才可大用,陈蕃形容他“若周子居者,真治国者器,譬诸宝剑,则世之干将。”陈蕃也是当时国士,他的言行都是士人学习的准则,过去他还登上官家的车子,做出要除残去秽,澄清天下的样子,这也是他的抱负,也是整个汉代士林的风骨。后来陈蕃做到三公,却说“叔度若在,吾不敢先佩印綬矣。”

    可见黄宪的才德在他们之上,黄宪平生不肯入仕,也是当时混浊造成,做官还不如隐居安全,快乐。还有一个国士郭泰,字林宗,他如果去袁阆家,没有过夜就离开了,可如果去黄宪家就一定要住几天才离开,可见古人求贤若渴,学习的热忱啊。别人问他原因,郭泰说“叔度汪汪如万顷之陂,澄之不清,扰之不浊。其器深广,难测量也。”黄宪的德行,学问,气度就像很深的水池,不需要去澄清他本来就很清澈,即使去扰乱他也不会发生混浊。郭泰是士人,太学生的师表,不畏宦官,也不肯入仕,后来因为党錮之祸,到处抓人杀人,郭泰于是在悲愤中病死。当时被列入党籍的名士范滂,他形容郭泰是“隐不违亲,贞不绝俗,天子不得臣,诸侯不得友。”

    我们都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现在没什么人会去思考,因为物质世界,时过境迁,也没有耐心区分是非,谁霸道就就是真理,如果孟母是在今天,即使百迁估计她的孩子也成不了圣贤。一些古人都可以成为后世师表,他们知行合一,才德远播,他们是用实力证明自己,不是靠杜撰,炒作,把无中生有的荣耀贴到自己身上,他们也没有欺世盗名,从不被环境异化。所以与高士交流,就有种超脱世外的自由境界,与君子交流,就一定有天下家国的责任感和断绝一切邪念的性情,可如果接近小人,那是助长天下男盗女娼的风行了。

    人不是动物,人可以造就金字塔,家里养的宠物做不了,难道跑进猪圈里问猪你是不是苏格拉底吗。所以思想不分阶级,德行不分地域,文明不分国界,穷人未必没文化,没有德行,富人未必有教养,有善良。与德者游,才是生活,学习古风,才是得道。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