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8-22
网站首页 >> 凤眼天下 >> 正文

韩国人最大的损失是把汉字改了

发布日期:2019-02-01  来源:
    

    被后人人尊称为“字圣”的许慎

    摘自净空法师《净土大经科注》第390集  2013年8月12日 讲于 香港

  

    斯里兰卡和尚叫“万事通”,群众任何问题都来找你解决   我们今天真是难得,让我们有机会看到斯里兰卡。这个国家可以说是古老的国家,接受佛陀教诲之后全国人接受,二千五百年没有改变。

    他们的风俗习惯,二千五百年前佛教他们的。他们天天念“三皈依”,天天念“五戒”、“十善”、“八关斋戒”,人人都做到。小孩早晨上学,先给父母请安,要跪拜,行最敬礼(手摸着父母的脚),才上学。到学校见到老师,跟见父母一样,要跪拜,手要摸老师的脚。

    二千五百年,养成习惯了,整个社会都是这样子,你不这样做就奇怪。这是什么?这是人性道德的大根大本。教育里头有两个字是根本——“孝、敬”,“孝亲尊师”。大乘经里头,《观经》里面佛说:“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这个四句话在斯里兰卡二千五百年没有丢掉,人人真干。

    早晨四点钟,大概是到八点钟,这个时段你打开电视机,看到全国这些出家人都在诵经、都在做早课。你要是有时间,你打开电视,你就可以跟着一起做;要听经,有法师在讲经、有法师在课诵。早晨、中午、晚间,法师们统统在讲经教学。人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不找警察、不找政府,找庙里和尚。所以我们在斯里兰卡听到,和尚叫“万事通”,他什么都知道,在家居士、这些群众任何问题来找你,你都要帮他解决。

    如果出家人不如法,人民就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取消出家资格   法师个个持戒精严,为什么?人民监督,全国人民都看到你。看到你不如法,他就可以把你的衣服解脱下来,你不够资格出家,这个衣服是我们全国人都尊敬的,你不可以穿这个衣服。所以出家人小心谨慎,不敢坏规矩,不敢破戒。这个好,风气太好了!出家人不如法的时候,不需要什么惩罚,用不着,老百姓看到之后,对你那个惩罚,就把你出家资格取消掉了。

    我们看到能保持二千五百年不衰,现在还很兴旺。现在要办佛教大学、办宗教大学,好!这是个好地方。为什么?学了之后,你出了大门,你就看到了,人都在做。我们这里学了,学了看不到,所以自己也不肯做。到那个地方学了,你看家家户户每个人都做到,社会一片祥和。每一个人,你细心去观察,法喜充满。他们收入并不多,知足常乐,没有竞争。小朋友上学,没有对比的。为什么?学校是国家建的,是公费,不需要缴学费。进入学校一律穿校服,平等的。穿着是一样的,饮食也是一样的,从小就给你养成清净平等,一心向学。这种教育在中国,是二百年前的中国社会是这样的,现在在中国没有了。在中国也算不错,也保存了两千多年。我们丢掉两百年,日本丢掉四百年,韩国大概也丢掉一百多年,还有基础。

    韩国人最大的损失是把汉字改了   前几天,韩国金容沃博士,我看他名片上印的是“韩国国师”,到香港来住了几天,每天在我这个地方进入我的摄影棚,看到老师的照片,他非常惊讶。他也是方东美的学生,在台湾跟方老师学大乘佛学。大乘佛学是老师晚年在台湾大学开的一个大单元,他赶上了,在台湾学了两年。我鼓励他,要把汉学恢复。我说,原本最有希望的就是韩国,韩国可以继承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因为韩国在过去完全用中国的汉字、用文言文;日本人只用了一半,大概现在是三分之一;现在中国的已经不用了。

    我就问他:“你们自从改了文字之后,这是最大的损失,让你们全国人不能直接学习五千年古圣先贤的智慧、德能,这是一个很大的损失。那么现在,对于汉学、汉字文言文,还有没有人学?”。

    他告诉我,还有不少人在学。那这就是个好现象。

    汉学确实如唐太宗所说,不但能救中国,它能救全世界。

    与其把整个精力用这政治上,不如用在圣贤学术上的意义更大   所以,日本前首相鸠山到我这儿来访问,我就鼓励他,希望他在日本办一个汉学院,把中国五千年传统的文化找回来。我说,这个比做首相的功德大多了、有意义多了,做首相没什么意思,你真正能在日本把汉学恢复出来,你是圣人,你的恩惠是对全世界的。他还年轻,他还能做。我在日本的时候,知道有这个人,没见过面;他的夫人听我讲经,常常见面,没想到他到香港来看我,我就劝导他,汉学重要,真正一生搞汉学,你是今天的“孔子”。他可以在日本做今天的“孔子”;金教授可以在韩国做现代的“孔子”。

    真正发心:一个目标、一个方向,专精汉学,拯救世界,丰功伟业,没有能跟这个相比。与其把整个精神用这政治上,为什么不用在圣贤学术上?那个意义更大。孔子没有做过大官,职位都不大,时间很短,不但为全中国人敬仰,为全世界人敬仰,这是应当要学习的。这些人都是聪明人。

    真正是为人民服务,怎么可以反对?!   我不但劝导他,我在马来西亚还劝纳吉布总理,劝他做圣人,劝导他以圣贤的理念、方法来治国。那么,他国家是多政党的,多政党就有反对党。我就告诉他:如果有反对党,受灾难的是谁?是全国人民。真正是为人民服务,怎么可以反对?!政党,可以多政党,政党是兄弟党、是朋友党,决定不能有反对党。那要怎么做?他反对我,我不反对他,我尊重他;他对我的批评,我认真检讨;如果是好的政决,我就采纳;不好的,我加以解释、说明为什么不能实行。我们自己有见不到的地方,别人提醒我们,我们感恩,决不反对、决不批评,我们接受、研究,来把它实现。真正从政是为爱民,不是为自己名闻利养,不搞自己的,是圣贤政治,这个社会多祥和,世界多美好。那么,这些人有那么大的福报,有社会地位,也有财富,能做得到。

    马来西亚,我们提倡建一个汉学院,当地的华侨支持、总理支持,这事情好办!鸠山在日本,他个人的力量足够了。

    所以人生在世,时间很短,一百岁弹指就过去了,我都快九十了。到这世间来干些什么?这个要问问自己。伤天害理、对人民没有好处的事情,决定不能干、决定有因果报应,不是没有。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24.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