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5-21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让我叫您一声妈妈

发布日期:2019-01-11  来源:

□罗   伟

我9岁那年,亲生母亲因病去世。两年后,小我父亲十几岁的母亲(继母)来到我们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俗话说,没娘的孩子像根草。那时,我还不懂事,常听村里的大人说:后娘心最狠。于是,这句话给我幼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即使她对我再好,我也不愿亲近她,更不愿叫她妈妈。

母亲是一个勤劳善良的人。那时,我的家境不是很好,父亲刚从信阳调回县城工作,全家靠父亲一个人微薄的工资生活。奶奶体弱多病,我们兄妹三人都在乡下上学,后来又有了弟弟,家务就全落在母亲身上。

母亲除了忙庄稼活,还养了猪和鸡,为的是卖些钱给奶奶买药,给我们改善生活。

母亲上过高中,当过工人,还学过裁剪。为了省钱,她舍不得买缝纫机,就用她那灵巧的双手为我们缝制衣服,一针一线很是细腻。我的每件衣服上都有不同的图案,那才真叫“全手工”活呢!小时侯,我最高兴的就是过年穿上新衣服走亲戚。

母亲是一个乐观随和、待人厚道的人。她从不与人计较,乡亲们有事,她都会热情相助。父亲每次从城里回来,都会听到村里人对母亲的夸赞。

后来哥哥参加了工作,我们都进了城,母亲也有了工作,我们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迫于生活的压力,父亲的脾气变得很暴躁,但母亲总是默默地忍受,无微不致地照顾他。做了好吃的,她总是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地吃完,自己才到厨房吃一些。母亲的风湿病就是那时落下的。慢慢地,在我们心里,对她有了一种深深的敬爱和依赖。

时光飞逝,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们都已成家立业为人父母;父母都退休了,但母亲还保持着以前的习惯,每天忙这忙那从不叫累,把家人照顾得好好的。每逢周末或节假日,母亲总是打电话让我们去吃饭。看着儿孙绕膝,一家人欢快地围坐在一起,是最令她开心的事。

这么多年来,我心底始终有一个未打开的结,对母亲怀有一种深深的内疚和歉意,直到我为人母后才感悟到,为了我们母亲曾那么辛劳。虽然母亲不曾给我生命,但她的养育之恩谁能代替?这种伟大的无私的母爱有谁能给?

如今,面对把一生都奉献给我们却无所图的母亲,我该用什么回报您?我想,我的爱应该多分给母亲一些了,让她在有生之年健康快乐地享受这份迟来的幸福,让我亲切地叫声妈妈,我亲爱的妈妈。

拿什么回报您,母亲 征文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2.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