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3-1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牵挂一生爱无言

发布日期:2019-01-11  来源:

 

□吴   群

 

一进入腊月,年味就浓了。碰面就有人问:“过年回老家吗?”我总是干脆地说:“回去。爸妈慢慢地老了,回去过年,看着他们满脸的笑意,我打心眼里高兴。还有,近九十岁的姥姥更惦念我们!”过小年的时候,爸爸就打来电话,说姥姥急着想知道我们啥时间到家,她急等着吃我给她带回去的香酥饼。我知道,姥姥不是嘴馋,而是催促我快回家。有姥姥在家里,我没有理由不回家。

姥姥真的已经很老了,远远地看见她时,她正坐在门前晒太阳,尖尖的小脚旁放着个小箩筐,正绣着什么。姐姐说姥姥在给弟弟没出生的孩子做“虎头鞋”。在我的记忆里,姥姥是很能干的人。她带大了我们姐弟四个,又帮我们姐弟带大了孩子。而面前的她,已经走不动了,即使拄着拐杖,也只能慢慢挪动。姥姥真的是风烛残年了!

姥爷去世后,姥姥坚持一个人住。后来妈妈和二姨商定,让姥姥在我们家住一段,再到二姨家住几天。我们几个商量要她搬到我们家住,她不肯。被缠急了,她就让我们给她买酥饼,让我们挨个回家看她。

在二姨家,她住的时间总不长。每一次离开的时候,二姨总是哭着留她,而姥姥总是头也不回地走。我小时候曾问过姥姥,姥姥流着泪说她愧对二姨。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年轻时漂亮活泼的二姨因为姥姥的一句话,不仅没有收获幸福,还落下一身的病。这件事成了姥姥一生的心病。

过年回家的几天,爸爸嘱咐我们多陪陪姥姥,有时没什么话说了,就坐在姥姥的房里,翻她的针线包。

姥姥也不说话,一个人忙着针线活,偶尔抬头看看我们。我知道,只要有人坐在她身边,她就满足了。

人越老,对死就越恐惧。姥姥跟我说,前一段时间,村里有好几个和她年龄相仿的老人都没熬过寒冷的冬天,一个个都走了,有两个比她还小好多岁。说完之后,姥姥叹口气就沉默不语。我也沉默,因为我想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她。“走就走吧,谁都会有这一天。”沉默半晌,姥姥自言自语地说。

我心底暗自庆幸,姥姥还活着,虽然属于她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知道,只要姥姥活着,她就是一棵树,一种寄托。一旦她不在了,我们不知会多么无助。我不敢去想,也不想去想。

想起一篇文章中曾说过,天大地大,大不过爹娘的胸怀。走得再远再长,也长不过父母的视线。又想起一句话:尽孝要及时,因为我们留不住时间。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