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3-19
网站首页 >> 各界社评 >> 正文

当看病不考虑钱的时候,医改就成功了

发布日期:2019-01-09  来源:
    大格局,大融合。1月8日,人民网、健康时报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健康中国(2018年度)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设立大格局、大融合两个主题论坛,共计10个主题单元。

    在大格局论坛上,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对于中国医改,说了这样一席掏心窝的话。

    

    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现场演讲

    医疗是个无底洞,没有满意的医疗

    40多年以前我自己曾经是一个病人,特别严重的疾病,被开刀,住了42天院。正是因为活过来了,所以才学医,当了外科大夫。后来又从政,做一些管理工作。

    前不久,我86岁的老母亲因为慢病支气管验哮喘,又住在了40年以前我曾经住过的医院。我去看望母亲并且陪伴她,我发现40多年以前我曾经住过的那个医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的简陋环境今天不可同日而语,信息化手段也得到了非常好的应用。但是当医院人员拿来帐单的时候,她还是跟我说了一句,天天都是钱啊。

    我问我哥哥多少钱,他跟我说了一个数字,是我住了42天医院被开刀,做了那么多的治疗全部费用的3.5倍,这就是反差。

    中国老百姓对国家这么多年的医改取得的进步到底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我觉得我们还挺满意的,环境那么好,也得到那么好的照顾。但是还是要感叹一句,这么多钱,她很心疼她儿子,好不容易挣的钱,一天天像流水一样放出去。

    所以能不能做到真正让老百姓满意的医疗卫生?我觉得很难。我们可以说让人民有满意的教育,因为教育是有底的,从出生一直到大学毕业,什么样的家庭收入水准可以给予他什么样的教育水平,这笔账我们能算得出来。不过医疗是无底洞,因为它是可以无限延伸的,你怎么往里投入都是可以的。所以如果说让老百姓满意的医疗,这句话最好别说。

    现在很多医生看病,心里都想着钱!

    我讲第一个观点,中央文件都在讲公益性的回归。每个人对公益性都有不同的理解,我们很多老百姓理解公益性的回归,基本上等于免费医疗。

    但是按我们国家的财力我们做得到吗?按医生的角度,如果我们为病人提供真正公益性的服务,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很多人当过志愿者,您做志愿者为别人提供帮助,为别人提供服务的时候,心里面在想什么吗?心无杂念,心无旁鹜,没有钱的概念。但是我们医生现在每给病人提供一次服务,心里面都在想着绩效考核,想着成本、效率、效益等等。

    现在中国公立医院的管理体制是计划经济的,我们医院的运行机制是市场经济的。政治经济学中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现在问题是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对不上。我觉得这是我们医改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之一。只有这两个对准了,我们公益性就特别好谈。医院的运行完全是资本主义的,市场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的,我们必须解这个扣。如果这个扣要不解的话,实际上有很多问题难以解决,包括公益性。

    比如说多少年前我行医的时候,脑子里绝没有钱的概念,没有想今天治多少病人我会收入多少,但现在的年轻医生他每天都在算,今天看了几十个病人,跟他的业绩绩效考核是直接相关的。我当过十年院长,我清楚我怎么要求我们的医生的,所以我呼吁尽快找到一条路,把这个问题解决好,这样才能保证医生们真正全身心的投入到为病人的服务中。

    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接受健康时报记者专访

    现在病人选医生,却都选不满意!

    第二个回归是看病就医规律的回归。医院墙上医生的照片下面标着价钱,世界上只有中国的医院里有这么一大特点。

    中国的病人真的有权利想选哪个医院选哪个医院,想选哪个医生就选哪个医生。孩子上幼儿园、小学、大学,到政府部门办事不可以选择为您服务的对象,接待你就不错。你还去选,指定谁当孩子班主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对学校有那么多的抱怨吗?没有,偏偏对我们有。所以病人满意了吗?没有。这是我们医务界自己发明的办法,叫病人选医生。

    我觉得回归到原来吧,病人得了病就去离自己最近的医务室看,病治不了,转到大医院。现在我们采取一些办法,比如说建立医联体,医联体的办法就能解决分级诊疗吗?说起来很美满,但事实还是比较骨感的。因为我作为三甲医院,带动了所谓的医联体,我是强者,我决定了利益的分配权,我会把病人最能够为医院提供经费的那几天留在医院,基本上已经把最高经费的那几天挣完了,转到社区医院。社区医院眼巴巴的收来一个病人,背后没有费用,怎么能养活自己?养活不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分级诊疗就实现不了。

    几十年以前我们国家已经安排得很好了,所以我呼吁回归到原来哪种分级诊疗、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但是还回得去吗?非常难。人们已然走过这条路,你让他再走回头路会提出很多问题,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

    原来医生怎么给病人看病呢?1983年我大学毕业,坐在诊室里等着病人,病人挂了号,分诊台会把病人指定到固定的诊桌,我认为有能力也有自信来解决问题,那好,我可以满足您的要求和需要。如果我认为我自己的能力不济,那怎么办?我会带着病人到二诊室,二诊室大夫觉得也不能解决,我们会一起,或者我自己带着病人到三诊室。三诊室是更高年资的大夫,如果他还不能解决,会把病例带到外科全科查房会上。这是多么好的看病的路程。

    我呼吁回到从前,人们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太辛苦,也不要把别人摸的底儿太透,您稍微糊涂一点,我们给您安排好,我们知道谁最适合你,哪个医生最能够解决您的问题,所以看病就医的规律一定要早点恢复。

    当看病只谈病、不谈钱的时候,

    中国医改就算成功了

    另外中国的医改成功与否的标准回归,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病人到了医院里,基本诊室一个非常安静温馨的环境,一个非常礼貌的病人,一个非常有素养的医生,病人进来以后医生和病人握握手,如果像美国那样有个简单的拥抱,虽然假一点但是也可以。坐下来以后谈的全是病,谈的是关心这个人,绝对不要谈钱。

    我们现在的医生见了病人往往先问的话,公费自费?你有医保吗?甚至有的医生问带了多少钱,根据带了多少钱来决定检查多少项,这违背人伦。当有一天我们只谈病不谈人、不谈钱的时候,中国医改就算成功了。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