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6-16
网站首页 >> 各界社评 >> 正文

美国大萧条原因是农业革命 这一幕正在重演

发布日期:2019-01-09  来源:
    诺奖得主:美国大萧条原因是农业革命 这一幕正在重演

    

    80年前美国爆发的农业革命——农业人口被迫转变为工业人口,使数百万人失业,这是大萧条的真正原因。如今,美国经济面临类似的转变:工业人口转变为服务业人口,这可能导致80年前大萧条重演。

    农业革命摧毁农民生计引发危机

    1930年代的大萧条,并非因为金融危机,而是源自经济根本的弱点。银行体系的破产直到1933年才达到高潮,这已经是大萧条开始和失业率飙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事情了。

    1931年,失业率已经达到16%左右,而1932年继续飙升到23%,城郊的贫民窟随处可见,出现这些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实体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农业革命促进生产力提高,导致农产品价格和农民收入普遍下降。

    在大萧条开始时,超过五分之一的美国在农场工作,在1929年至1932年期间,这些人的收入减少了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这使得农民多年来遭遇的问题更加复杂。

    美国农民一直是农业进步的牺牲品。1900年,美国很大一部分人口都是农民,农业革命提供的改良的种子、更好的肥料、更高效的耕作方法,以及广泛的机械化设备,导致农业人口比例不断下滑,到今天只占美国总人口的2%,生产的粮食不但自给自足,还能大量出口。

    这种转变的确意味着生产效率的提高,但同时也意味着农民的就业和生计被摧毁。

    由于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农产品产量增长快于需求,价格大幅下跌,导致农民收入迅速下降。与此同时,当时的农民和今天的工人一样,需要依靠大量的借贷维持生活水平和生产需要。

    但由于农民和银行都没有预料到价格会出现断崖式下滑,因此很快出现信贷危机,农民根本无法偿还贷款,金融业陷入了农业收入下滑的漩涡中。

    农民的危机蔓延到城市。随着农民收入下降,农民购买的工业产品越来越少,工厂被迫裁员,这反过来又进一步减少了对农产品的需求,打压农产品的价格。很快,这种恶性循环开始影响整个经济。

    居民收入下滑,楼市也往往跟着倒霉。农业不景气,区域经济萧条,城市化进程也被迫放缓,农民被牢牢摁死在一亩三分地上,迁入城市更加困难,而且城市的高失业率对移民减少了吸引力。在1930年代,尽管农业收入锐减,但是整体外迁并不多。

    战争支出完成经济转型

    因此,罗斯福政府要化解危机,必须解决农业问题。一方面,罗斯福新政通过农业调整法案,通过减产提高农产品价格,一度程度上缓解了“谷贱伤农”的情况。

    但更重要的是,美国政府支出狂飙以应对全球战争,才将美国从大萧条的泥潭中拖出。当然,如果美国政府是将更多的资金用于教育、技术和技术设施,而非军事,经济增长的长期前景会更好,但即便如此,强劲的公共支出也能抵消私人支出萎缩的弊端。

    美国政府扩大支出,无疑中帮助美国经济完成了必要的结构转型,特别是美国南部,决定性地从农业转向了制造业。

    战争支出在城市中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使大量劳动人口从农业转向制造业,农产品生产和需求再次达到平衡,农产品价格开始上涨,新的城市移民接受了城市生活和工厂技能培训,同时相关法案也确保退伍老兵能够重返社会,在现代工业社会中找到栖身之所,曾经无数被困在农场的劳动力得到了“解放”。

    美国完成这一转型过程漫长,而且非常痛苦。

    1930年代美国经济正从农业转向制造业,如今则是从制造业转向服务经济。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数量下降幅度很大,从60年前的占比三分之一,如今不到十分之一。而且,过去十年里,这一下降速度明显加快。

    这种变化的背后推动力,一个是更高的生产力,彻底改变了美国农业,迫使农民转型成市民和工人。还有一个动力则是全球化,将数百万制造业岗位转到低工资国家或者基础设施或技术更为完善、投入更多的国家。

    昨日重现 美国能再次完成转型吗?

    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会导致出现和80年前相同的结果:失业和收入减少。今天在底特律等城市失业的数百万工人,和大萧条时期的农民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美国经济四大服务业领域:金融、房地产、健康和教育,前两个行业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已经过度臃肿,另外两个领域即健康和教育,传统上的得到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是美国政府采取的紧缩政策,对教育行业影响尤为严重。

    这和大萧条时期发生的事情类似,赤字鹰派要求平衡预算,削减更多的财政支出,而不是通过投资人力、技术和基础设施,推动必须的结构性改革。这种策略可能导致经济萧条比以往更长更深。

    货币政策不会帮助美国经济改变困境,需要的是一项大规模的投资计划,正如80年前罗斯福新政所做的那样,以提高未来几年的生产力,并且现在也会增加就业。这种公共投资增加了GDP,增加了私人投资回报。

    问题是,没有全球战争动员的情况下,美国当下的政治体制能做到这一点吗?

    一种观点认为,美国过去几十年荒废了基础设施、技术和教育方面的投资,因此增加这方面的投资回报很高,而且资金成本确实前所未有的低廉。

    如果美国今天借钱来为高回报投资提供资金,那么债务就是GDP,而债务占GDP比也将显著改善。如果能同时增加占美国总人口1%的高收入群体税收,美国债务的可持续性将进一步提高。

    即使美联储继续维持零利率,私营企业也不会进行所需规模的结构转型,唯一可行的只有政府的刺激措施,将美国经济从制造业转变为民众所需的服务业,转变为提高生活水平的生产活动,而不是那些增加风险和不平等的经营活动。

    为此,教育是至关重要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是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基础教育需要支持。例如美国政府此前数十年对互联网和生物技术的投资,已经助力经济发展。如果不对基础教育进行投资,拿什么推动下一次创新?

    美国目前的资源效率不可能实现长期经济增长,因此资助研究,技术熟练的技术人员、更清洁和高效的能源生产倡议,可以建立未来数十年的强劲经济。

    此外,美国目前老旧的基础设施,公路、铁路、堤坝和发电厂,都是有利可图的投资主要目标。

    本文作者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Joseph E. Stiglitz 和哈佛教授 Linda J. Bilmes,原文标题《THE BOOK OF JOBS》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美國《鳳鳳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8.9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