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9-01-23
网站首页 >> 生活采风 >> 正文

琴台客聚:「正統之士」的讕言

发布日期:2018-12-21  来源:

 ■旅遊與讀書,是陳平原的最愛。作者提供

黃仲鳴

 去年八月,趁暑假之便,遊覽了江南數城,每處只逗留二至三天,名勝古跡,大都走馬看花,沒有留下深刻印象。原本計劃往各大圖書館訪書、尋書,因是集體行動,提議一出,即惹來一片反對之聲。罷罷,留待下一次單人匹馬再來吧。

 昨在坊間購得陳平原教授《走馬觀花》(上海書店出版社,二○○九年四月)一書,內有一輯〈江南讀書記〉,讀後更覺悔恨,當初應脫隊而去,遠離損友,好好讀一讀書也。

 在〈蘇州〉那一節裡,陳教授有一番話,令我低徊不已,他說:

 「蘇州是南社第一次雅集的地點,也是鴛鴦蝴蝶派的重鎮,當然藏有很多清末民初文學的史料。不過,『新小說』歷來處於『有版本價值』的古典小說和『有研究價值』的現代小說之間,被好多圖書館視為沒有收藏價值的『通俗讀物』,不曾送進廢品收購站已屬萬幸,根本談不上好好搜集整理。」

 這不獨全中國為然,香港一地已令我切身感受。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一些通俗讀物,如周白蘋的《中國殺人王》、《牛精良》,如靈簫生的鴛鴦蝴蝶派小說,如高雄以史得筆名撰寫的社會小說,另如司空明、碧侶、歐陽天、俊人等等被視為「非正統」、「不入流」的流行小說家,以前此間圖書館、大學都不收,以致淹沒無數,「不曾送進廢品收購站」,能碩果僅存者,「已屬萬幸」。

 直到如今,隨著一些學人的識見大大擴闊,在這方面研究也有大大的收穫;可還有一些「正統之士」,對此仍大張旗幟、大肆攻伐,如南京大學的教授王彬彬,在《文壇三戶:金庸、王朔、余秋雨》(增訂版,南京大學出版社二○○九年二月)中,便擺出一副道統的臉貌說:

 「『鴛蝴派』創作上的『金錢主義』和『趣味主義』是新文學家批判的重點。所謂『金錢主義』,即寫作的全部動機都是為了賺錢,而盡可能多地賺錢,就必須要奉行『趣味主義』,即最大限度地揣摩最廣大讀者的口味。這樣的作品就不可能是去刺激、提醒讀者,不可能是對讀者予以當頭棒喝,而是挖空心思地去對讀者進行精神撫摸、去輕重有度地搔著讀者心靈上的癢處,讓讀者沉溺於各式各樣的白日夢裡,不知身在何處,不知今夕何夕、今年何年、今世何世。對這樣一種『迷魂』的社會效果,新文學家也一再予以嚴厲的揭露。」

 王彬彬筆下的「鴛蝴派」,就是上文所說的「通俗讀物」的一個流派。對鴛蝴派的評價,當代已有不少學者已站了出來加以研究。這類「讀物」,王彬彬究竟讀了多少,不詳,但他的批評,既無實例,也無引證,也無註釋,只是拾人唾沫,來一個籠統式的口誅筆伐而已。徒惹方家恥笑、冷笑、蔑笑!

 陳平原江南尋書,尋的是清末民初的「通俗讀物」,在王彬彬之流看來,必予輕視。惟在這方面的研究,有多少個方家能有陳教授的豐功偉績?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