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2-19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永远的水乡

发布日期:2018-11-23  来源:

 康湘民

北方人大抵都会有一个江南情节:那淡烟疏柳、小桥流水、荷叶田田、平畴千里,以及蒙蒙细雨中,撑着纸油伞独自走在悠长小巷里清丽婉约的姑娘……

一幅幅,都是浓淡相宜的水墨画。

前年仲春,有幸江南一游。归来细细梳理,烙在记忆深处的,不是寒山寺的钟声,不是波光潋滟的西湖碧水,也不是上海外滩夜景中那扑朔迷离的霓虹灯,就连秦淮河上的桨声灯影,也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淡化了。让我魂牵梦萦、日思夜想的,竟是昆南一座小小的古镇——周庄。

那天到周庄时,已是午后时分。阳光十分慵懒地照射着这座四面环水的小镇。百余户人家的房舍全都依水而建,一色的青瓦白墙朱栏。那房子浸泡在水中,据说已有900年光景了。水面的房基很难辨出颜色,只有青苔斑驳陆离,厚厚地包裹着周庄的历史。路是一色的青石板铺就,千百年来被时光打磨得细滑如镜。因为依水成街,镇里更多的是桥,江南那种小巧别致的石拱桥,掩映在绿树水影中,画龙点睛般给古镇平添了几分神韵。如果不是眼前如织的游人,真给人一种穿越了千年时空的感觉。

周庄,就这样在历史中安详地走着,不紧不慢。

往前行是迷楼,一个值得品茶小憩的地方。据说,原来这是个并不怎么起眼的小酒店,后来因为有了一个叫“阿金”的美丽姑娘而名噪江南。而我更感兴趣的是,1920年那个清冷的冬天,柳亚子先生为了支持南社创办报刊在这里秘密聚会,宣传新思想。七天七夜,先生与挚友们把酒临风,吟诗唱和,借景抒怀,憧憬未来,所得诗词后来汇集成集,名曰《迷楼集》。至此,迷楼因这个故事更是。

我站在迷楼,手抚栏杆,眼前依稀可见当年“小楼轰饮夜传杯”的激情场面,而那袅亭的金娘,想必也早被一群忧国忧民的文人情怀所感染了吧。

金娘金娘,可否为游人续一杯香茗?

周庄微笑着,没有回答。周庄的微笑如春日阳光,温暖如初。

过了富安桥,就是明初巨富沈万山的故居沈厅了。沈万山富到什么程度,据说当年南京城墙的三分之一就是他出资修筑的。一代富甲的宅院自是气势非凡,走马楼群,廊腰缦回,斗拱飞檐,处处精雕细琢。门前的河埠不大,在当时却吞吐着全国的大买卖,真是“财源茂盛达三江”啊。这位富翁后来昏了头,竟要替皇帝去犒赏三军,这可恼坏了朱元璋,一声令下,沈万山被发配云南蛮荒,未几死于途中。可怜一代江南首富,身家败落只缘于一念之差。看来,钱再多,做人做事也不能逾规啊。

沈厅有座小楼是当年沈家大小姐的闺房,游人不允许上去,只能站在楼下痴痴地观望。二楼是闺房、书房和绣房,有一扇木窗是半掩着的,斜斜的日光正好可以照射进去。忽然想起彼时此境,深闺佳人凭窗抚琴,其声澹澹,其韵幽幽,月明星稀,鸟雀南飞,那是藏在时光深处的另一首诗。

而今周庄沉默着,周庄的沉默是一本厚厚的书,蕴涵着无尽的哲理和遐思。

走累了,跳上一只小船,橹声咿呀,一股温润的清风顿时拂面而来。水是碧绿的那种,波澜不惊。两岸芙蓉茵茵,更添了景色秀雅。徜徉水上,宛若穿行于一幅恬淡的画轴里。摇橹的妹子轻启朱唇,一曲吴歌竟随桨影水韵弥漫开来,俗世的繁华与喧嚣早已随这景、这人、这歌声烟消云散了。

水是江南的灵魂。有人说,周庄之所以历经千年风雨而保存得完好无损,就是因为环镇皆水的缘故,是水的灵性、水的坚韧、水的执著佑护了周庄。没有人去认真考证这个命题的真伪,我们只说,周庄有了水就够了,而我们,有了周庄就够了。水流千年,周庄千年依然。

是吗?周庄。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