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5
网站首页 >> 谈古论今 >> 正文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女权主义者:古希腊的萨福

发布日期:2018-11-06  来源:
    文|江湖西子

    在本系列之前的一篇文章中,笔者就讲过古希腊的“诸神时代”。这是一个人神合一的时代。希腊人想象的神无不充满人性,而他们自己却又无不充满神性。

    那时希腊所出现的非凡人物,在人们看来都当是神的后代。因为只有神才会有他们如此的才智。

    ——这一点并不算太夸张。那些人物即便是几千年后我们看来,也仍然要叹服其神奇。

    如之前已经讲到过的毕达哥拉斯,但被当时的希腊人视为旅游之神赫尔墨斯的后代。在那个人们足不出三里之外,根本不知天下有多大有多远的时代,毕达哥拉斯却凭双脚跋山涉水,游走天下。且一走就是几年却又能回到故乡没有迷失在荒野与沙漠。

    而与毕达哥拉斯同时代的萨福更甚——人们不再把她视为神的后代,而是直接视之为神——第十位文艺女神。

    对,萨福是位女性。是位非常了不起的女性。

    她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而且又是第一位写爱情的诗人,也是第一个办女子学院的人。

    我们知道,著名哲学家柏拉图既轻视女性,又不喜欢诗人,主张理性。在他的著作《理想国》中公开把诗人驱出自己的理想国。因为诗人只有感性情感,而不讲理性的。而他却对萨神敬佩有加。他如此赞美萨福:

    谁说只有九位艺术女神呢?难道萨福不是第十位么?

    由此可见萨福的威望与魅力。

    的确。那时,古希腊人若提到诗人,可能想到的是荷马。而若说女诗人,那就一定是萨福。

    萨福出生于一个叫莱斯波斯的小岛上的贵族世家。据说萨福的父亲也是位诗人,至少热爱诗歌。因此萨福的打小便深受影响。

    正是这样的家世背景,萨福的童年可谓无忧无虑,自由快乐。

    其实萨福远不止是诗人、艺术家,更是女权主义者。

    她有思想,追求独立平等,积极参与社会公共事务。二十岁不到,便以政治家的身份在社会公共生活中享有很高的声誉。萨福曾造访意大利锡拉库扎市时,该市就曾树起一座雕像以示敬意。

    青年时代的萨福因卷入了一起推翻执政王事件而被放逐到意大利北部的西西里岛。在忧郁、流亡的生涯中,她嫁给了一位富有的名叫瑟塞勒斯的富商西西里男子。

    而后不久,据说,因为无法忍受没有爱情的婚姻,萨福主动离婚,且得到一大笔财产。萨福独自在西西里岛上过着平静优渥的生活。这时,她开始创作诗歌,诗篇从西西里岛传出使她名声远播。

    又过了不久,萨福回到自己的故乡莱斯波斯岛创办女子学校,教授诗歌、音乐、仪态,甚至美容和服饰。

    许多人慕名而来,贵族把自己的女儿送往该校。

    萨福不仅仅是教女学生文学艺术,还教授她们恋爱的艺术——把人类这种最本能生理欲望情感上升到艺术的高度,是从萨福开始。

    而在笔者看来,这极有可能正是柏拉图崇拜萨福的主要原因——我们都知道后来柏拉图的精神恋爱正是这种爱的升华。

    而又正是在这种恋爱教学之中,萨福自己也就与自己的众多女学生产生了深深的恋情。她的众多爱情诗中的主角无不是这些女学生的名字。

    在古希腊时代,同性恋非但是一种普通现象,还是一种时尚与风雅。贵族阶层们无不以拥有一个或几个美少年为爱恋对象为荣。

    但这也是限于男同性恋。

    而象萨福这样的女同性恋就显得相当的大胆醒目了。

    但这也正是萨特展示自己有着男性同等权力的一种表现。直到今天,萨福的名字成为现代女同性之爱的象征。现代英语Lesbian(女同性恋)一词就是来源于萨福所居住的Lesbos(莱斯波斯)岛。

    在自由之风浓郁的古希腊,萨福的惊世骇俗是被许可甚至赞许。然而,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变化,男权主义的兴起,以及西方中世纪的来临,萨福的思想观念也好,她的诗作也好,都被视为危险之物。在中世纪的十一世纪前后,其诗作被宗教团体基本销毁。

    但还是有些殘存。所以今天我们还能读到萨福所写的以下诗句:

    你去了

    一切烟消云散

    不再有回忆

    不再有怀念

    因为你从未拥有

    缪斯花园里

    那朵最美的玫瑰

    读着这样的诗句子,今天的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几千年前出现过的场景:

    爱琴海边的一个美丽的花园,海风习习,绿草如茵。一个身姿婀娜,头戴花冠的美丽女子,端坐在百合与郁金香丛中,夜茑般呤唱。一群同样青春美丽的少女围绕在她身边,有的以坚琴伴奏,有的翩翩起舞。

    而这正是萨福女子学堂的常见景象。

    有研究者认为,人类历史上的女性,没有比萨福女子学堂的女性更自由、更美丽、更纯洁、更幸福与高雅。

    时光流逝了两千多年。在这漫长的时光之旅中,人类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困苦,而他们中的女性尤甚。

    人类终于来到了十八、十九世纪,现代文明曝光升起。更有女性开始觉醒。她们便称为“女性主义者”或“女权主义者”。

    她们奉萨福为鼻祖。她们学习萨福。

    然而,在西子看来,虽然一百多年,有着众多优秀的女性主义者,但她们中没有一位可以和萨福相比。

    如果说有,也许仅有西蒙波伏娃稍有萨福的神韵。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