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6
网站首页 >> 美国文化 >> 正文

定义美国人:美剧中的移民依然与犯罪监禁联系在一起

发布日期:2018-10-31  来源:
    尽管好莱坞号称在解决选角多样性问题,但荧幕上的移民角色依然十分扁平。

    J. Clara Chan 来源:界面新闻

    阿尔巴(伊凡·科尔饰)在第四季《处女情缘》中庆祝自己通过美国公民考试 图片来源:PAUL SARKIS / THE CW

    4月,第四季《处女情缘》播出了这样一集,主角简(Jane)的祖母阿尔巴(Alba)正在申请成为美国公民。这条故事线已经讲了好几季,观众见证了阿尔巴从未登记的非法移民变成绿卡持有者,现在则变成了正式的美国公民。阿尔巴高分通过了公民考试,头上缠着美国国旗,与家人一起庆祝。家里的特朗普肖像画也突然变成了奥巴马,冲着阿尔巴微笑眨眼。这个场景是对现任总统和其反移民政策的嘲讽,也是提醒观众,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地成为美国公民。但在《处女情缘》中,这段场景和这条故事线并不是阿尔巴唯一的出场时间,她的角色并不受公民状态所定义,让她成为电视剧中少见的完整移民形象。

    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传播与新闻学院(USC Annenberg)诺曼李尔中心(Norman Lear Center)的记者安东尼奥·巴尔加斯(Antonio Vargas)进行了一项名为“定义美国人”(Define American)的研究,取样了2017和2018年播出的47部电视剧,包括《善地》、《实习医生格蕾》、《女子监狱》、《寄养家庭》、《硅谷》、《罗斯安家庭生活》和《处女情缘》等,一共研究了其中143集。样本选取了包含移民的故事线或相关角色的剧集。

    研究者发现,电视剧中对移民角色的呈现仍然不够,而且角色仍然非常扁平。研究总共鉴定了211名角色,其中11%的角色是移民,这其中有一半移民角色的台词不超过10句。60%的移民是男性,77%说话有口音(在娱乐节目中,这种特质通常说明角色很“坏”)。同时,40%的移民是拉丁裔,24%是白人,16%是亚裔,11%是中东人,8%是非裔。

    过去几年中,新闻中充斥着各种关于家庭分离、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DACA,容许若干在入境美国时尚未满16岁的非法移民申请可续期的两年暂缓遣返,并容许他们申请工作许可)和被迫遣返的内容,好莱坞显然想要展现这一问题。在这项研究中,电视剧中41%的移民是未登记的非法状态,36%是绿卡持有者。20%的集数中提到了“遣返”和“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拉丁裔尤其频繁地与这两个关键词联系在一起。

    “定义美国人”创意负责人伊丽莎白·福黑斯(Elizabeth Voorhees)说,如果电视剧中移民的出现只是为了剧情需要,或者只是为了证明剧集的所谓多样性,那过多地关注角色的公民状态反而会成为一把双刃剑。

    “谈到娱乐业的运作时,我们讨论的总是叙述方式,”福黑斯说,“我们已经开始呈现角色更人性化的角度,角色不再扁平,移民不再只是简单的好坏之分,而是能得到充分的展现。”

    研究还发现,除了与公民状态有关的故事线之外,电视剧中的移民仍然与犯罪、监禁、低教育程度等刻板印象联系在一起。尽管有多项研究指出,移民的犯罪率并不比出生于本土的美国人更高,但在电视剧中,仍然有34%的移民犯过罪,11%的角色坐过或即将坐牢(比如《女子监狱》中的Blanca、《法律与秩序:特殊受害者》第十八季中的Hector Ramirez)。现实中,除去因为触犯移民法而入狱的案例之外,根据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数据,无论是合法移民还是非法移民,他们的犯罪率都不高于1%。

    《活在当下》剧照,该剧围绕一个古巴移民家庭展开《处女情缘》的编剧拉斐尔·阿古斯丁(Rafael Agustín)曾经也是非法移民,对他来说,在现在的政治环境下,对移民的负面描绘会带来更糟糕的影响。“自由世界的领导声称拉丁裔都是罪犯和强奸犯,如果电视中也这样呈现,那我们的问题就大了。”他指的是特朗普2015年对墨西哥移民的评论。

    同样,福黑斯也说,这种“把移民塑造成罪犯、触犯法律者的刻板形象,并让他们因此被惩罚”的描绘,说明剧集的编剧和制片人并没有咨询过那些与剧中角色有着类似经历的移民。阿古斯丁说,除非好莱坞先解决系统内部的多样性问题,让少数族裔得到应有的呈现,否则,编剧寻求咨询的解决办法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尽管近几年已经取得了不少进步,但电影、电视剧片方在描述、雇佣、支持未得到充分代表的群体方面,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些片方试图通过所谓的“多样性雇佣”(persity hire)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根据阿古斯丁的解释,编剧室里的情况完全不同,这些通过多样性雇佣上岗的编剧很少长久地工作下去,或者很快会被开除,因为剧集主创无法理解他们笔下的角色为什么要遵守某一个编剧的看法。

    “我能理解,电视剧行业的压力很大,编剧室里不需要新手,也不需要他们无法信任的人,”阿古斯丁说,“但那些有工作经验的、能够取得信任的编剧,都是白人男性。”

    因此,我们只能依靠已经在好莱坞掌权的女性和有色人种来帮助培养下一代接班人。阿古斯丁说,如果没有《处女情缘》主创珍妮·斯奈德·厄曼(Jennie Snyder Urman)的帮助和主演吉娜·罗德里格兹(Gina Rodriguez)的支持,他也不会取得如今的成就。

    《处女情缘》中,阿尔巴的角色之所以能够呈现得完整、复杂而又吸引人,部分原因是有阿古斯丁这样的编剧。他能够和其他编剧分享自己的经历,例如与移民局官员打交道的经历、第一次看到美国国庆日烟花的激动之情和他作为非法移民的感受。

    “我们必须要让下一代编剧获得他们应得的权利,这样他们才能在编剧室里有位置可坐。未来,不应该由好莱坞来告诉全世界观众‘事情应该是这样的’,而是应该由这些编剧来告诉大家‘事情应该是这样的,我的故事是这样的’,”阿古斯丁说,“我们无法用爱去对抗顽固和仇恨,只有用真相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就是真相的一部分。”

    (翻译:李思璟)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0/30 19:29:02 编辑过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