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6
网站首页 >> 心灵物语 >> 正文

我期待的不只是那盏灯

发布日期:2018-10-29  来源:

        夜晚出去的时候,哪怕家里没人,我也习惯地把客厅的灯开着,为的是回来一进门就可以看到光,它让我觉得很温暖,很安全。


今夜下课回来,门推开,灯依旧开着,房间里的陈设一点儿也没有变,桌上的碗筷也收拾得干干净净,温馨洁净的小屋,和平时并无两样,可是我却觉得无限的荒凉。


屋子里少了电视的声音吗?好象不是,有很多个夜晚,电视也是静悄悄的。要不就是因为儿子已经进入梦乡?他其实早已经习惯了我的晚归,自己洗刷上床。我放好书包,去厨房烧点水,准备泡杯茶夜读,这几天人十分疲乏,不得不靠茶提提精神。


坐在桌旁,打开书本,心里堵得很难受,可是却流不出泪来,虽然人很疲倦,大脑还在转个不停。


这几天,我把过去和将来的日子,翻过来,倒过去,想了好几遍,有时候突然有了头绪,可是很快又被我否定了,因为我知道,先生未必会同意。


几天前,先生突然生病了,先是头晕头痛,接着左眼开始模糊,看不清东西。我嘱他休息,卧床两天后,仍不见好转。我载他去看医生,那个脾气很好,却不干实事的黑人医生,嘻嘻哈哈就把他打发了。回到家中,他情况日益恶化,走路不稳,晚上吃饭的时候,忽然拿不起筷子,我同他讲话,他分明想说什么,却在说了两个字后就停了下来,无法完成,试了几次,终于含糊地吐出两个字,就再也不肯说话了。


以往回家的时候,无论多晚,他都会在灯下等我,听到我进门,不管他在做什么,都会抬头看我一眼,我总要先踢掉鞋子,跑到儿子房间去,也不管他是否睡熟了,总要亲亲他,和他说上两句,然后回到客厅,和先生坐上一会再看书。今晚的客厅很安静,没有人打扰,看书的效率会更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却始终沉不进书里去,读着读着就走神,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我一直期待的,其实不是那盏亮着的灯,而是灯下的他安静地等待。


也许是白天陪他检查了一圈的缘故,又或许目前所有的检查结果都是好的,我那蹦紧了的弦松了下来,睡意慢慢浮上来,为了不吵醒他,我动作很轻地快快洗漱,推开房门,他的呼吸轻得听不到,我轻轻爬上床,他也没有被惊醒。我在黑暗里睁大眼睛,仔细聆听他呼吸的声音,很均匀。

[page]


这几天他人不舒服,又担心是否是高血压引起的小中风,一直睡不踏实,早上我换了一个医生,又到湾区最好的医院去检查,也许是检查结果不坏,又也许是吃了新医生开的药,他终于可以睡着了,我撑着的上身,这才放松下来,意识慢慢飘远,他温暖的体温一点点传过来,我终于放心地睡着了。


以往我生病的时候心情不好,他好好照顾我,反被我堵气,说他不过是让我快点好,然后继续干活。如今他这一病,我才发现,原来他和我的生命,早在我把自己的未来交付给他的那一刻,就深深地联在了一起,他每一声不寻常的呼吸,都会牵痛我的心灵。


如果我们是在加拿大还好办,毕竟有了公民身份,亲戚和多年好友住的也不远,可是现在我们却在加州,除了他的工作,几乎一无所有,如果他的身体出了状况,我们只有立刻回程,可是他肯吗?


他无助地坐在椅子上等待医生,没精打睬的眼睛,茫然地望着不知名的前方,手无力地落在膝盖上,医生问他,有压力吗?他缓缓地摇了摇头,怎么能没有压力呢?长期的体力透支,生活上的处处节俭,即使是身体正常的时候也少不了偶尔的失眠,如果不是压力引起的,又能是什么呢?


看看周围的朋友,好象一进入40岁,就跨入了健康的分水岭,一路来的不合理的饮食结构,缺乏锻炼的身体和巨大的生存压力,所有在年轻时被忽略的有关健康的问题,这时统统找上门来,化成一只只夺命的利鬼,糖尿病,高血压,脊柱变形,癌症,猝死,伸出的每一只手,都直指咽喉。


我也曾同他谈过,不要把一切压力都自己扛,分些给我,他这样瘦瘦的身体,我怎能忍心把自己全力靠在他的身上,看着他这样辛苦,我又怎能不担心,不心痛呢?


可他总是不肯:一个大男人,如果不能让妻儿衣食无忧,那样的生活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身体刚刚有点好转,他又挣扎着要去上班,我扭不过他,但坚持接送他一段日子。他静静地坐在车里,路边偶尔有晨练的人一闪而过,我同他说,你看看他们,再过几十年,我们也会那样行动迟缓的,你这样硬撑着,只会让你的晚年更痛苦,人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肯休息,你让我怎能安心呢?


他不语,如果是平时他精神好的时候,他一定会不耐烦地反驳了,可是现在,他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老不上班怎么行呢?


我懂得他没有说出来的意思,现在这种经济情况,现在这种没有绿卡的身份,更不要说孩子还小,而他还正当年。


如果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那一定是有点钱的人说的,如果不用在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中挣扎,那这个人还没有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我不再劝他,因为我知道,不论我们有多么亲近,我永远不能代替他生活,可是我可以要求他,再也不在他的反抗之前退缩,一定坚持他要注意饮食,加强锻炼,没有他等待的那盏灯,和无数摆在商场陈列的一样,都不是属于我的,无论它们多么华丽高贵,却不是我要的那一盏。


我想拥有的,始终都是家中那普普通通的立式灯,就和灯下那不善于表达自己,却始终默默等待,无声照顾我的他一样……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