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5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和老公隔着太平洋

发布日期:2018-10-29  来源:
我和老公隔着太平洋,是我鼓励他去的,去拿一个美国的MBA,为了过更好的生活。 太平洋真的很宽,宽的让昼变成了夜,夜变成了昼。我和老公隔着太平洋,老公睡觉的时候我醒着,我醒着想睡着的老公。 老公身材高大,我被他搂着的时候就说是爬树。我总是爬着爬着就渐渐地睡去。老公这棵树现在种到美国大陆性气候的湖边上了,那里该比上海的阳光灿烂吧?老公睡觉时有时会说梦话,有一次半夜使劲推我,说:“快跑,敌人来了!”,我没叫醒他,让他在梦里继续掩护我撤退。老公说小时候希望做一名军人,他到了美国,就有了一个英文名字叫SAMMY。老公没走时我们一起上下班。早晨挤车的时候我不用找车上的扶手,老公的西装总会被我拉斜。黄昏的时候,老公会拿着报纸在马路对面站着等我,有一次他过了马路,我找不到他时他就从后面拍了我的肩膀叫我。他走过马路是因为那天他刚刚理了发,短而直立的头发在他的大脑袋上,让人想到萝卜。老公变成萝卜是因为他马上要走了,他说在美国就少理发吧。后来在老公寄来的照片上,萝卜变成了柚子。我和老公隔着太平洋,我等着他睡醒,然后在他醒来的一刹那拨通他的电话。网络电话有时听起来飘渺的象从洋底传上来的波浪,好的时候却又真切的有点过分,小小的书房竟被老公的声音充满,空气被震动着,轻轻抚过我的耳膜,我的脸。老公的胃以前生过病,到了美国就拼命喝牛奶,美国的牛奶便宜的象矿泉水。老公在美国喝的啤酒是纸包装的红狗牌,还交了一个北京哥们。老公说他的校园很美,要是我去了可以和松鼠在一起玩。后来老公拿到了奖励给新生的奖学金,啤酒就改喝百威了。老公在美国打工赚自己的零花钱,他到学生中心去搬凳子,每周搬十个小时,都在周末。他说他现在强壮的可以把我也象扔凳子一样扔起来,我羡慕那些凳子,可以被老公扔。我和老公隔着太平洋,而我无法去看望他,我的签证刚刚被拒。我没有勇气去签第二次,因为我不能够想象如果再一次听到老公在电话里对我说,“不读了好吗?我想和你在一起”时我会怎样,除了嚎啕大哭,只有昏厥了。老公不在身边的日子里,我抱着老公的枕头入睡。老公在床前的婚纱照里温柔的笑着,我轻轻的掉两滴眼泪赶快睡着,为了快快过掉这一天,也为了能让他早些到我的梦里来。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