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5
网站首页 >> 留学故事 >> 正文

我的英伦求学记:延迟的震撼

发布日期:2018-10-29  来源:

布里斯托大学语言心理学博士生 曾飚

说实话,我一度以自己没有“文化震撼”(culture shock)为荣,仿佛已经不露声色地融入了这个英国社会。因为我真得受不了,常常拿文化差异说事儿。即使那个差异真的存在。

现在想来,这样的故作冷静,未必是真了解,副作用却非常明显:提早与这个社会自我隔绝。好似小孩子第一次看英语原版电影,看到男女主角亲吻,其他小孩子啧啧有声,纷纷好奇,这是儿童的天性,也是坦率的无知,而自己冷静依旧,已表示欣然接受,实际上不明白电影里面,那用英语在谈的那个“爱”。

假深沉有时不如真无知。很多时候,我觉得海外的华人女性,比男性混得好,比如语言好,关键原因是她们喜欢说,而不担心自己是不是显得很无知。时间久了,语言好了,机会就来了。

拒绝震撼的虚荣

拒绝文化震撼,这有两个很强的心理暗示,第一,说明自己足够的国际化,没有出国,就知道国外怎么样,符合中国传统读书人的“身无分文,心忧天下”的“天下情结”。

比如看到英国的流浪汉沿街叫卖Big Issue,别人说那个流浪汉好玩,这个流浪汉嗜酒。而我偏要从英国福利发达角度去评论,感叹一声,嗯,这个国家的福利制度真好,中国还不行。这样空洞的废话,如果敷衍成一篇文章,能够在中国发表,更加让人有成就感,真的仿佛到了一个高度。

其次,说明自己适应力强,即使有震撼,也能挺得住,不动声色地减震到晕眩。例如,今年8月份英国工党内讧,布莱尔被迫表态发言,布朗被布莱尔系大肆攻击,一时间遍布英国大大小小的媒体,绝大多数中国人已经开始摇头了,讨论民主政体的弊端。我却依然坚信这是民主制度的必然,政客被摆上台面戏耍,并不是什么拍案惊奇的事情。小意思,小意思,请继续。

这样的减震带来感觉,有时候很好。但是,可怕的结果,是一旦回国,常常谈起来“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那边的体制如何如何。”这就显得特别没有诚意。

关系叫network

对于虚荣的人来说,仅仅压抑自己的震撼,还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强悍,要和老外站在一条起跑线上玩。

2006的时候,我参加了一次媒体课程培训。这是我虚荣的一个顶点,我想让自己做媒体,而且用英语做。那三天除了很多好话和废话之外,让自己觉得不是没有可能进这个英语圈子。

然而,我听到的最实在的话,是一个杂志编辑说的。

他是个秃顶的中年男人,看着有点像Prison Break里面的那个密探Killerman,但是眼光没有那么阴柔。他上来第一句就说,媒体确实很火,我碰到过很多这样的人,说要做媒体,问他都看什么报纸。他想了半天说,嗯,嗯,我早上常常看Metro(英国免费发送的早报)。他做了一个很不屑的表情。

我喜欢他的路子,坦率中带着见识。课间休息的时候,我走过去和他攀谈起来,我说我也要做媒体,而且想用英语写。

他很凌厉地上下打量了我说,说实话,如果你的英语不好,你做不了。

天哪,我真的发现自己当时的英语,一下子就不好了,只和他结结巴巴地讲了三句话,外加要了一张名片。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