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2-16
网站首页 >> 凤凰随笔 >> 正文

听秋

发布日期:2018-10-10  来源:
    一年四季,我最爱秋天,气候宜人,天高云淡,瓜果飘香,满目金黄,令人心旷神怡。同时,秋天也是最适宜“听”的季节。一入秋,天气渐凉,秋风阵阵,秋雨缠绵,秋虫呢喃,秋鸟鸣叫,秋叶飘零,秋声四起,交织在一起,就像一支巨大的管弦乐队,奏响一曲悦耳动人的秋天交响乐。

    秋风无疑是乐队的“首席小提琴”。秋风一起,天下万物便纷纷告别盛夏,进入秋天。秋风萧瑟,早晚时略有寒意,多愁善感的人就会想到人生之秋,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即便刚烈英武如秋瑾,也不禁脱口而出“秋风秋雨愁煞人”。也有人见秋风会想起美味,生出思乡之情。晋人张翰本在洛阳为官,但“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邀名爵乎?’遂命驾而归。”成就一段佳话,也为中国诗学贡献了一个“莼鲈之思”典故。

    秋雨是乐队的大提琴,如泣如诉,动人心弦,又缠缠绵绵,一下起来就没个头。夜里躺在床上,听那淅淅沥沥的秋雨,轻轻地掠过屋檐窗棂,就不由想起蔡琴的歌,“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秋天的凉,往往与秋雨有关。民间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秋雨绵绵,不紧不慢地下,把天气下冷了,把人的心绪也下凉了,故而古人有“春雨如恩诏;夏雨如赦书;秋雨如挽歌”之说。的确,秋雨易使人产生悲凉愁苦之意:“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秋虫是乐队的长笛,呜呜咽咽,时有时无。天气转凉,辛苦一个夏天的“音乐家”们也纷纷息声,被形容成“噤若寒蝉”。秋虫们开始粉墨登场,轮番上阵,白天是蝈蝈,夜里是蛐蛐、纺织娘,它们低吟长鸣,时而高亢,时而低沉。连邓丽君也喜欢“聆听那秋虫,它轻轻在呢喃”。徐志摩则诗兴大发:“秋虫,你为什么来?人间早不是旧时候的清闲;这膏草,这白露……”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乃人生至乐。

    秋读是乐队的圆号,响亮圆润而不刺耳。秋天宜于读书。诚如清人涨潮所言:“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当然,也有不求上进的读书人唱反调:“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蚊虫冬有雪,收拾书箱待明年。”公允而论,夏天的汗流浃背,冬天的寒冷刺骨,春天的昏昏欲睡,肯定会影响读书的情绪与效果的。只有秋日不同,凉风习习,心旷神怡,捧书一卷,或经或史或闲书,读得痴迷,好不惬意。

    秋叶则是乐队的定音鼓,平时不显山露水,却无法忽略,发声则一鸣惊人。一叶知秋,一片小小落叶便宣布了秋天的到来,不露声色却威风霸道。或曰落叶轻如羽毛,又多在夜间飘落,哪有声音?的确,早晨起来看见满地金黄,却似乎无声无息。听秋叶飘落要用心去听,粗心大意的人听不到,心不在焉的人听不到,利欲熏心的人也听不到。只有那些清心寡欲,心静如水的人,才有这个耳福。杜工部听到了:“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欧阳修听到了:“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司空曙听到了:“霜景催危叶,今朝半树空。”贾岛听到了:“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他们都是有慧根的人,着实令人羡艳。

    此外,还有秋天南飞的候鸟,呼老唤幼,遥相呼应;秋天的江河大潮,奔涌呼啸,声震天地;秋天的游人,登高望远,吟诗唱和……美好的秋天就这样扑面而来。有情趣者,不妨静静地侧耳聆听,领略大自然的美妙,享受秋高气爽的惬意,唱一曲新的秋声赋。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