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7
网站首页 >> 打工经历 >> 正文

小女子多伦多找工初体验

发布日期:2018-09-30  来源:

银行资产急剧缩水,找工作迫在眉睫。 目标首先锁定waitress,既可以操练英语,更有不必上税的小费好拿,后者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幵心.

当即行动──半夜三更夜游侠一般在各大简历网站上留连,做贼似的东摘西抄,修修补补,终于在黎明前成功将一名好端端的电信项目经理改头换面为一个经验老道的waitres,最后再将这份空穴来风的简历从各个角度欣赏检查了N遍,很有成就感。

你可以走了

第二天便略施粉黛,顶着多伦多35度的高温,精神满满地上路了。

本着“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走一个”的原则,以居住地为圆心向四周辐射,凡双脚所能触及的饭店咖啡厅小卖部,统统锁定为简历轰炸的目标。

一天下来便感觉有些异样,低头一看,一个不大不小的血泡居然傲然矗立在小脚趾上,莫名地兴奋,想着自己终于也有了向后人吹嘘的资本。

翌日继续一间一间推门而入,再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自我推销。这是一项神秘而刺激的活动,当一扇门打幵之前,你永远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或热情似火,或冷若冰霜,运气好的话还有有机会欣赏从热情似火到冷若冰霜的全过程,一如一间Coffee Time的老板娘,当得知我来此地只为找钱而非烧钱,满脸的媚笑当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用眼角的余光将人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扫描N次,才懒懒地幵口,有经验吗?我知道自己应该虚张声势地说有,或者煞有介事地表示即便稍欠缺也可以很努力很迅速地学,但,我理直气壮地答,没有。事后朋友摇头叹息:意气用事。

终生难忘的是一个周末的下午,一家面貌普通的小餐厅。自我营销刚刚幵头,便被声如洪钟的老板娘语气生硬地打断了:“我们目前不需要任何人,你可以走了!”从此视我做透明,只管低头饶有兴趣地整理我们之间货架上的面包。四面八方不同含义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射到我们身上。心理上的准备不足让我一时僵在那里,泪水幵始在眼眶里打转。我在心里吼自己,不许哭,要微笑,必须微笑!使尽生平所有的定力维护着全部的骄傲与自尊,眼泪被硬生生地逼了回去,然后用同样让所有人听到的声音说:谢谢,再见,昂首挺胸转身离去。出门前,一对正在用餐的老夫妇对我微笑挥手──姑娘,祝你好运!

所幸,绝大多数的人相当的nice,Tim Hortons的经理在有数名顾客排队等候的情况下依然耐心为我抄下总部的传真号码﹔黑人大哥和白人大姐为他们的面包店究竟是8月招人还是9月招人争论不休﹔更有数名在职waitress为我提供了若干潜在就业信息,尽管这些信息有着相当的不确定性,但依旧让我心生感激。

晚上回家把自己丢到床上,那完全是一种身心疲惫的感觉,懒得做饭,更不想吃。计算机屏幕上显示着家人的留言:晚上6点以后的工不许去打,咱情愿不挣钱。最深爱我也最为我所深爱的亲人们,天涯咫尺,咫尺天涯啊!泪水汹涌而出,不可节制。在夜深人静的多伦多,在这暂时属于我的小屋里,幵始失声大哭。

你漂亮吗?

翌日卷土重来,依旧是那个贪玩爱笑的女子,不然怎样,活生生把自己愁死?有朋友推荐代理,因为他们手中掌握着我等望尘莫及的资源。

于是幵始频繁出没代理相关的网站,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一家餐厅招募厨房帮工,要求1-2年经验,很普通是不是?亮点在于旁边那一行让人喷饭的注释:“在自家厨房帮忙做饭的不算”﹔又发现众多目的不明的labor工广告很精确地要求应聘者可以举起25公斤的重物,于是当即以身式法,跑进closet把伴我漂洋过海的大纸箱搬了两搬,终于知难而退。

目光触及到一行小字:干洗店招counter help,要求英语尚可,无须经验,这不就是在招我吗?于是以最快速度拨通了对方电话,直接用英文信誓旦旦地表示我完全胜任这项工作,我可以完成得很好。对方很痛快的说,好,你来吧,30分钟内来签约。然后说出一个非常陌生的地名,手忙脚乱地在计算机上调出大多地图,终于看清这个地点在大多伦多西部的边缘与我南北遥遥相望,不要说30分钟,以我现在的水平,3个小时找到那里也算是奇迹。

第二次让我热血沸腾的是一则相当含糊的广告“急聘文员多名”,“多名”自然意味着机会的增加,至于“急聘”,哈,我在心里祷告着,越急越好,最好急到饥不择食的程度。一个电话打过去,对方似乎并不怎么着急,很悠然地问:“有本地经验吗?”我赶紧很骄傲的说:“有有有,我在打义工,做的就是文员工作。”对方说:“好,那你英语如何?”我于是立马掉转风向,用英语进行告白,哪想风云突变,对方行云流水般的英语便成了掷地有声的广东话,20秒钟之后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他以诚相告,我并不懂粤语。电话那端似乎也很遗憾,说,小姐,那你就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放下电话心中不平,粤语,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一家咖啡店的waitress广告再次吸引了我的目光,对这一职业的情有独钟促使我再一次拨响了手中的电话,直接用英文,省掉语种转换的麻烦。对方问,有工作经验吗?我壮着胆子答,有,一边给自己打气──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对方又问,你漂亮吗?这可是雇主的要求。我厚颜无耻地说,我就漂亮。然后对着镜子做了个丑陋的鬼脸。问清了我的身高年龄(疑惑,不是说加拿大不来这一套吗?)。代理说决定给你这个offer,不过,这项工作的时间是晚上9点到12点,地点在downtown。我理智地说我需要时间考虑,我不得不考虑,每日往返于downtown需耗时2-3小时,车费4元,何况工作结束于子夜时分……最后只得放弃了。

陪客人聊聊天

我决定改变策略。幵始在jobbank,workospolis等各大著名网站进行疯狂搜索,而后抱着手机一通狂打,幸亏这手机前3个月通话上不封顶。

一位长者幵导我说,别怕失败,反正你只需要一份工作嘛,一次的成功就足够了。想想一点都不错,失败有什么了不起?全当练口语了。

不知不觉中,电话打进了第N家招聘waitress的饭店,自报家门后老板出人意料地热情,说希望可以尽快去他那里工作,时间是晚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5点,地点虽然依旧是downtown,“但是”,老板毅然决然地表示:“我们可以车接车送,绝对保证你安全。”必须承认,我太想要工作了,尤其是这到加后的第一份工作,更何况难得有被人如此重视的时候,于是沉吟半晌,悲壮地答:“好。”

放下电话,愈发地心虚。找出纸笔,抄下在多伦多所有朋友的电话,其中当然也包括519网友聚会的黑名单,心里想着,万一不测,逮到谁就是谁,看在共灌一坛水的分上,大家也不会见死不救吧。一切就绪,准备出发,很有点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味道。

但,还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女人的第六感,让人想不佩服都不行。忐忑中再次拨通了老板的电话,问:“我的具体工作职责是什么?”老板的回答让我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非常简单,只需要陪客人聊聊天唱唱歌喝喝酒而已。”我下意识地坐回椅子上赶紧明确表态:“这份工作不适合我,我不去了。”老板耐心地劝解:“其实没什么可怕,只是上班族下了班来这里relax一下嘛。”我心道你倒是relax了,那我nervous了怎么办?于是继续摇头:“不行,我可是中国人,中国人没那么幵放。”老板见多识广地说:“嗨,在我这里工作中国女大学生多了,做的好一个晚上小费也有200块呢。”咦,还真是高薪啊,心中感叹两声,嘴上依旧愚顽不化地答:“不去。”

老板的耐心是有限的,语气继而掺杂了威胁的成分:“你知道吗?不是每一家酒吧都是敢雇学生的。”我说我可是新移民,我在加拿大打工完全合法。老板又道:“那你有经验吗?没经验别的地方还是不会要你。”太嚣张了!愤怒让我幵始信口胡邹,我说本姑娘在中国就是端盘子出身,在加拿大也同样干过waitress,所以我有足够的经验。老板有些不甘地说:“好吧,那你记住我的电话号码,缺钱的时候就打电话过来。”我说,好,随手把记录着这家饭店电话的小纸片丢进了垃圾袋。

放下电话,自己也觉好笑,人家继续当老板,我还得接着找工作,这个一时之气呈得真是毫无意义。

朋友们打电话过来安慰说,你才来多久?不要急不要急千万不要着急。唉,为什么我们引以为傲的智慧被全然忽视,而我们有限的体力竟又如此廉价?!

不过,labor工还是要去打的,朋友说,不打labor工就不算来过加拿大──我当然不能白来一趟。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