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1-16
网站首页 >> 大公园 >> 正文

我们都是寄生虫?

发布日期:2018-09-30  来源:

文/小苏打

久未联系的同室小四儿突然来电话说在北京买了房子,让我们在京的几个同学帮着去给参谋参谋。都买了还参谋啥呀?不就是找个由头诉诉“离愁别绪”呗!

20年前,大学刚毕业那会儿,我们班共有四个同学在北京,其中两个市区,两个在县城。现在两位居于县城都已在市区买了房子置了业。对于北京城,纯粹的农民绝不是城市化的第一梯队,第一梯队要让位于居于县城的县民。

当然北京城的城市化绝不会只局限于北京地区。如今我们班把家安在北京的同学数已经翻了一倍,多达10人,不定期的北漂还有10个左右,也就是说,在最高峰,搞同学会能整到20多人,不带家属也得两大桌。回过头说说我们那学校,属西部,二流大学可能都算不上,大约介于二流与三流之间;我们那班,大约不到40人,所学的专业现在看起来也挺不着调的。

而现在还有不完全的最新统计是,内蒙古6位同学与山西1位同学早已人不知鬼不觉地买了房子,地段比我们好,面积比我们大。小四儿恰恰来自内蒙古。

在欢迎小四儿的同学宴上,一桌子中年男女,说来说去离不开房子,最后归结于职业与房子的问题。

小四儿在北京买房,是全款,不为投资,只为了要来北京上大学的儿子。300多万,去哪个国家留学也够了。但小四儿舍不得,觉得首都比外国也不差多少。

钢子说,他就希望小四儿这样的人多起来,小四儿这样的人就是他的饭碗。钢子8年前挂在朋友公司里整了个工作室,后来客户多了就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在某报包了两个分类广告版当常规项目,而最主要的还是千方百计搭上房产广告这班车。钢子的公司高峰时达到20个人,活干不过来。但金融危机初起,楼市调整,钢子的员工走的走辞的辞,公司成了空壳,钢子成了孤家寡人,到现在也没有恢复元气。钢子说小四儿们是他的饭碗也不离谱,开发商还不是也得靠买家撑着?

丁相跟钢子的情况差不多也是靠房吃饭的。丁相是一都市报房地产版的记者,除了采访写稿,为了增收,还得拉拉广告。按惯例,说到这里我又要挤兑钢子和丁相,说他们都是房地产的寄生虫,高房价里有他们的一份儿“功劳”。曾经,钢子公司那些所谓的高级策划与设计,动不动就上万的工资, 丁相他们那个报纸动不动就十几二十几万的整版广告,从哪儿出啊?归到底还不是靠小四儿们掏腰包嘛!

当然按惯例,钢子也会反咬我,说我也好不到哪儿去,血管里照样流着寄生虫的血,区别就在于我这个寄生虫现在脱离了房地产的链条。

那年,当了3年专职妈妈后,怕找不到工作,荒不择路,就在一离家近的小文化公司当策划。说是文化公司,其实也没干什么有文化品位的事儿,主业就是挂靠权威组织,策划举办房地产行业论坛。办论坛收会务费能挣多少钱啊,于是在其间插入评奖活动,评奖活动不白评,三万二万是它,十万八万也是它,只要来Money,就能评上各种金奖。然后房产公司拿着这个奖当品牌,放在售楼处炫众。逻辑上讲评奖产生的费用最终还是要转移到小四儿们的身上。

这么没品位的工作,能有什么吸引力呢?说它是一种寄生虫工作一点不为过。唉!我跟小四儿说,我一直将这作为我履历中的污点。小四儿说我这不是污点是没事找事的矫情!

一直没说话的梅林看不下我们打乱仗似的斗嘴,招呼我们喝酒吃菜。梅林左顾右盼了一下,说他也是房地产的寄生虫,要向小四儿敬一杯酒,然后不等我们说话,一杯酒就下肚了。

梅林是我们这群人中活得最滋润的一个,相对于我们所学的专业,在职业上也是走得最远的。毕业不久,他就靠不知什么关系进了一家商业银行,现在他是此商行的信贷员。对这一行不太了解,大概没少发房贷给银行挣利息。硬要往寄生虫上靠,好像也靠谱。

但似乎……什么是矫情?这才是矫情!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