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0-17
网站首页 >> 凤凰观察 >> 正文

越南国主席去世,名字大多数人没听过

发布日期:2018-09-25  来源:
    越南国主席陈大光去世了,在去世前很多人恐怕都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中国人可能听说得比较多的是阮春福,来自南越阮家,担任越南总理。打开新闻,你就不难看到阮春福才是实际操盘手。跟安培谈生意,去美国谈南海,就连中国领导人出访越南的时候,也是会见的阮春福。

    

    统一之后北越派系的身影似乎也太淡了点。当然了,陈大光也不是完全隐身的,也出访过几次。不过大多数时候,他都是陪同越南第一书记阮富仲出行,名字列在阮富仲后面。

    实际上,陈大光主席的存在感较低的背后,是越南政局百年双面博弈的结果。很可能,越南这种博弈会在未来不远的某个时刻彻底终结,从而形成一个全新的局面。

    

    早年,越南在东南亚国家中本来是不起眼的,但是由于其坐拥金兰湾,又距离西沙群岛很近,觊觎岛礁、港口以及油气资源很方便,所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越南也就这样成了大国角力的兵家必争之地。

    二战结束后,继续在这里掰手腕的是美国和苏联。当年的双雄争霸,就像是两辆超重的卡车在飙车竞速,而越南偏偏就是夹在两辆卡车当中,最显眼的那辆摩托车。稍不注意,就要粉身碎骨。很快,地缘震荡就将越南一撕为二,变成了南越和北越两个政权。北越领导人物为倾向苏联的胡志明,而南越领导人物为倾向美国的吴庭艳,阮庆,阮文绍。

    

    当然这里我们必须要注意一个细节,胡志明的原名叫阮生恭,曾用名还有阮必成,阮爱国等等。实际上,他也算是阮家人。有点类似“刘皇叔”和“刘家大汉皇族”之间的那种关系。

    当年美国想在金兰湾大搞事情,苏联和中国当然拼命反对。后来苏修主义出现了,又想在金兰湾大搞事情,这回换中国和美国拼命反对了。几大巨头反对的结果,就是约天天打。南越北越互相打,一会儿和美军打,一会儿又和中国打。打来打去,连男人都快打光了,战后一个越南残疾男性都要娶三到四个老婆。为了尽快恢复人口,至今为止越南仍在实行一夫多妻制度。

    1975年4月30日,越南北方军队攻陷位于西贡市中心的南越“总统府”。以此为标志,胡志明及越共领导的抗美救国战争取得了完全胜利。至今那里还摆着一辆北越攻陷“南越总统府”的坦克,那是一辆中国产的59式。按照这个模式,实际应该是北越占据强势地位,然后南越势力渐渐退出政治舞台。但现实的走向却完全相反,统一之后北越一再被削弱,南越反而混得风生水起。这一切的变化,是从1979年开始的。

    

    本着远交近攻的逻辑,统一之后的北越(此时已是越南)认为身边有苏联和中国两个大国太危险,必须要引入强援来抗衡,而这个所谓的强援就是美国。然而正是这个选择,让北越葬送了自己的前途,逐步被南越架空。本来在统一之前,南越政府就是美国的殖民傀儡政权代理人,南越派系和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政治往来关系。一旦确认要将越南绑上美国战车,那么很显然南越派系就能趁势再度崛起。

    后来的时局走向也的确如此,北越派系虽然从军事上彻底击败了南越派系,但是却从意识形态、经济以及宣传和产业领域完全输给了南越派系。

    统一后的越南,在打了几场战争之后,就开始在南越派阮家的运作下,从各个领域全面引入美国,绑上美国战车。今天,越南各地的麦当劳餐厅、房地产开发商、旅游巨头,甚至是越南在侵占中国西沙海域的海上油气开采设备,基本上设备、技术、资金也都是来自美国或欧洲的跨国能源寡头投资控制。所以经营了这么多年,实际相当于北越派系,已经被逐渐和平演变了。渐渐说话不算数了,下面人不听了,存在感也就低了。在北越派系势微的同时,南越派系却越来越牛了,毕竟下面的财团、寡头以及聚集在产业链上的各种大小家族,都是依附于阮家吃饭,而阮家又依附于美国吃饭。所以自然就形成了,南越派系一脉独大的局面。

    

    作为这些政治力量的总代表越南总理阮春福,自然也就比陈大光吃得开了。如果北越当初能预料到苏联会解体的话,恐怕他们打死也不会做出当年那种选择。今天很多中国人认为,越南统一之后对我们不利,所以中国周边的国家都不能统一。但实际上,这种认为是不太正确的。

    当年北越派系之所以要引入美国,主要是为了抗衡中国+苏联。如果苏联不存在的话,北越也就不存在引入美国来抗衡中国的想法了。这不符合“均势外交”的动态平衡法则。事实上,苏联倒下之后,美国独揽大权,实力简直太强了,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国家都应该想办法引入强援或抱紧团结来制衡美国才对。只可惜,等到苏联垮台的时候,越南已经被南越派系的力量侵蚀得千疮百孔了。即便北越派系想要再挣扎一下,也为时已晚。请神容易,送神难。美国岂是你想引入就引入,想踢开就踢开的?

    在北越派系的代表人物武元甲死后,北越派系就更加扛不住了,存在感越来越低。

    由于南越派系基本被美国控制,所以这些年来越南成为了东南亚国家当中很罕见的一条臭鱼。离中国很近的其他国家,都和中国关系日渐修好。缅甸要和中国展开人字形走廊合作,柬埔寨、老挝、泰国也早已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高铁网络项目,唯独越南迟迟没有参与。在南海各方行为准则以及东盟峰会上,每年各国领导人都和中国十分友好,一致支持中国的表态。但唯独越南,每次都要找点茬,找点问题,惹点麻烦,当个刺头。

    

    其实,当年缅甸的昂山素季也是英美培训出来的政治傀儡,是打算用她来牵制中国的。但没想到,人家一回国立刻就雷厉风行地开始拔除英美在缅甸打下的钉子,重启中缅经济走廊项目,甚至主动访华寻求合作,添堵英美。昂山素季这几招下来,气得英美暴跳如雷,但是却又没啥办法,只能取消之前授予她的一些“荣誉”,然后再雇写手写文章骂她而已。但成大事者,还在乎这些?昂山素季是聪明的,她早已看到了未来的趋势。

    而阮家,目前还很迷糊,但历史留给阮家思考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南越派系继续和美国媾和,最后除了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之外,恐怕也没有别的结局可选了。要知道,越南目前的内部矛盾已经走到了摊牌的前夜,身处双面夹缝博弈中的陈大光还是很尽力了。他和阮富仲是越南当局里,极少数不太极力主张反华的政治人物,也为中越关系改善尽了自己的努力。在去世前两天,他还在正常出席国事活动,微笑接待外宾。

    

    但仅仅两天后,越南官方就宣布,陈大光因感染“致命的罕见病毒”医治无效去世了,享年61岁。这在国家级的领导人当中,是比较罕见的。

    越南,山雨欲来风满楼,青萍之末有大风。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