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0-17
网站首页 >> 凤凰观察 >> 正文

这个国家最低工资提高了30倍,民众却高兴不起来

发布日期:2018-09-20  来源:
    

    委内瑞拉人还有选择吗?当他们相信政府无所不能时,已经作出了最终的选择。

    冰川思想库特约研究员 | 关不羽

    当地时间8月17日晚,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电视讲话中宣布,将在未来几周把最低工资提高3000%以上,提高企业税率,他自信满满地说:“我希望国家能恢复元气,我有办法,相信我。”

    这一夸张的承诺业已兑现,但是这并未让民众高兴起来。这是委内瑞拉年内第五次提高最低工资了,虽然幅度很惊人,但是调整之后也只相当于30美元而已。

    况且这30美元还只是理论上的,剧烈的通货膨胀很快就会给物价标签增加很多“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该国到年底通涨率将达到1,000,000%。与之相比,3000%微不足道。

    经历了查韦斯时代的狂欢,委内瑞拉民众显然已经从高福利的狂热癔症中冷静了下来。最低工资大幅上涨的“好消息”并没有给马杜罗总统极度低迷的支持率带来起色,民众更担心的是:税率和人工成本的增长将摧毁数以千计的零售小商店。

    

    ▲ 委内瑞拉国内的服装店(图/图虫创意)

    而这些零售小商店差不多是委内瑞拉经济体系中唯一还在勉强运作的机构。官方的商店实行配给制,理论上讲民众一周可以去购物两次,但是空空如也的货架宣示着“理论”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今天,大部分委内瑞拉人已经到了一日一餐的窘困地步,曾经的拉美地区“经济明星”彻底陨落。就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委内瑞拉凭借着丰富的石油、优质的铁矿石、黄金、钻石等自然资源优势,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为什么会在短短二十余年,经济崩溃得如此凄惨呢?

    美国不背锅

    马杜罗政府对经济状况恶化的解释无非是两条,一条是美国的制裁影响,另一条是国际原油市场价格下跌。然而,迅速恶化的石油生产情况说明,问题真不是出在销售,而是生产下滑。

    2017年以来,石油产量以每季度下降10%的速度快速下滑,国际原油市场已经在担心2019年委内瑞拉的原油输出将断供。其实,今年的情况就很糟糕了,就在6月份,委内瑞拉国营石油公司警告8个主要国际买家,无法履行6月份对他们的原油承诺,实际交货量只有订单的一半不到。

    极为讽刺的是,尽管委、美两国嘴仗不断,委方倒是克服了重重困难,始终保证了对美国的原油输出,而且还稳中有升。实际上美国并未对委内瑞拉实施原油进口制裁,而且在今年8月份白宫公开宣布放弃了制裁打算。

    

    ▲ 委内瑞拉的炼油厂(图/图虫创意)

    而油价也不算低。今年以来国际油价开始回升,5月份接近了80美元的高位,可是委内瑞拉的经济不仅毫无起色,甚至越陷越深。

    这也不难理解,既然产量断崖,油价涨个十块八块于事无补。也就是说,今天的委内瑞拉是守着矿产资源的“金饭碗”闹饥荒,连挖的力气也没有。可见其经济问题的根源不在外部,而在国内。

    “拉美病”

    拉美国家的经济过山车绝非个案,该地区国家普遍存在经济结构单一的资源依赖症。在资源价格处于高位时,大量财富流入,但是单一的资源型经济结构导致财富集中在政府及产业相关的寡头势力。

    政府及寡头大规模投资优势产业,不仅不能有效率地利用资金,更进一步加剧了产业和地区发展的不均衡。这种不均衡又促使人口集中到首都、工业区等经济重镇,形成庞大的、散沙化的城市贫民。

    一旦出现经济“感冒”,社会矛盾激化,贫民窟成为天然的火药桶。“革命家”振臂一呼,万众云集,夺取政权。而这类“革命家”打出的旗帜虽然各异,核心无非是满足民粹诉求,扩大经济管制,大搞福利化。从生产资料国有化入手,全面接管经济,发放社会福利。

    加之拉美国家的前殖民地身份,社会基层普遍存在的仇外心理易于煽动,驱逐外商、“输出革命”怼天怼地,“客户”纷纷变仇人。等到财富挥霍殆尽,人心再次思变。再换一拨相对偏右的政治力量上台,收拾残局,开始新一轮的轮回。

    

    ▲ 2018年8月16日,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医生们在反对马杜罗政府的抗议活动中高呼口号(图/东方IC)

    应该承认,拉美国家的“经济基因”本身就有缺陷,是典型的“资源诅咒”。查韦斯-马杜罗政权之前,委内瑞拉已经存在政府权力过大、对经济管制过多、政府投资缺乏效率等问题。

    1960年后的20多年,委内瑞拉政府主导下持续大规模投资石油化工为主的重工业,虽然形成了资源经济的高速发展,但是埋下了“一业兴、百业废”的隐患。

    上世纪70年代暴露出国有石化体系效率低下的问题后,逐步引入外资,提高了经济繁荣度。但是,历届政府不仅没有放弃不合理的价格管制、大规模财政补贴,而且还多次尝试国有化,错失了改革的良机。

    1996年经济问题积重难返,通胀率超过100%。政府虽有心改革,社会底层已无法忍受转型痛苦。民粹风潮蓬勃而起,查韦斯乘势上位。可是,为查韦斯欢呼的民众没有想到,查韦斯开出的药方是一剂甜蜜的毒药。

    甜蜜的毒药

    1999年开始第一个任期,查韦斯提出的施政纲领不算特别激进。他多次表示倾心于英国工党领袖、首相布莱尔版本的“第三条道路”,允许私有产业,也不打算激进地推行国化。

    在第一个任期内,查韦斯开出了一张全面免费的福利大单,涵盖了医疗、住房、教育等方方面面。同时,他兴办国企,创造就业机会,多次提高法定最低工资。

    另外,对国有商店进行大规模资金补贴,以提供廉价商品。大规模的资金投入也推高了委内瑞拉的经济发展速度,所有经济指标都显得那么完美。由此,查韦斯个人获得了巨大的民众支持。

    当然,这一切都是用石油收入埋单。国际油价逐步走出了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从每桶9美元稳定回升到2001年的20美元,有力地支持了查韦斯政府的福利事业。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油价涨一步,委内瑞拉的福利待遇就增加一块。如果油价能够一直维持在高位,也许后面的风波就不会发生。

    

    ▲ 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图/图虫创意)

    可是,国际市场从来没有只涨不跌的大宗商品,2001年“9·11”风波后,油价冲高回落,从24美元跌到十六七美元。而查韦斯大规模的福利事业方兴未艾,油价大跌,大规模的资金缺口初现。

    加之查韦斯寻求政治上权力的突破,政治和经济因素导致了国内反对派与之发生剧烈冲突。2002年,委内瑞拉发生总罢工、政变等一些列事件。值得注意的是,罢工的主力恰恰是石油产业工人。

    查韦斯靠大搞福利积累的民众支持保其过关,但是当年出现了国内汽油和食品的紧张,已经显现出快速成长的高福利经济相当脆弱,经不起石油大幅跌价的考验。也许那次未遂政变才是委内瑞拉危机最后的“逃生孔”,有如当年皮诺切特取代阿连德。

    查韦斯是幸运的,国际原油价格在2003年开始进入快速上升阶段。2003年到2006年期间,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几乎上涨了三倍。为了最大程度获取石油利润,查韦斯采取了一系列石油产业国有化的举措。先是大幅提高各项税费,然后对国内石油企业实施国有化,最后对外资也实现了国有化——其中包括了中石油开采的油田。

    2007年,委内瑞拉每一块油田都插上了国旗,查韦斯兴高采烈地巡视了其中一块油田,鼓励工人们更好地为他庞大的社会计划工作。可是,就在国有化的过程中,查韦斯清除了石油产业系统百分之四十的管理人员、技术人员,而安插进去的非亲即贵——他对2002年的大罢工并未忘怀。

    这次石油国有化中,查韦斯政府采取了强硬的“贱买股份”措施。付出的政治代价十分高昂,国际关系极度恶化。但是,每年增收石油利润达到58亿美元,对一个3000万人口的小国而言,堪称巨资。这些钱先后都投入到了他的大福利事业中,国民对他的支持也到达了顶峰。

    

    图/图虫创意

    可是,2008年下半年,伴随着全球金融危机,国际油价出现雪崩。短短数月从每桶150美元跌到了40美元以下。委内瑞拉人的日子又开始紧了。查韦斯的应对措施很简单,全面国有化。农业、钢铁、电力、电话乃至超市,都实行国有化,整个过程倒也平和。

    这次全面国有化并非为了夺取财源,而是为了有效地实施价格管控,以维持高福利制度。凭着前几年高价石油的超额利润储备,大部分国有化都是讨价还价后赎买的,但是以违反限价规定为由直接予以没收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以大米加工业为例,私营业主多次抱怨在政府严格限价下,企业经营极为艰难,涨价需求难以抑制。查韦斯索性让军队先行接管全国的大米加工厂,然后实施了国有化。其中,该国最大的大米加工厂就被直接没收了。

    两轮国有化的结果是外国直接投资大幅下降,2009年委内瑞拉被世界银行列为“最不适宜外国投资的国家”,外资来源几近枯竭。尽管查韦斯多次亲自出面解释,郑重其事地表态欢迎外资,许诺允许私有制存在,但是收效甚微。

    与外资枯竭相比,更严重的问题是,大规模国有化后,虽然政府控制了名义价格,但是国有企业的“驯服”并不能提高生产效率。失去了石油利润的支持,福利系统、国企系统越来越多的财政补贴在快速消耗财富。查韦斯执政的最后阶段,委内瑞拉只能越来越依赖外债以应付国内庞大的开支。

    虽然民众已经意识到这个国家出了问题,但是仍然沉醉在高福利幻想的甜蜜中。2012年10月,病入膏肓的查韦斯赢得了第四个总统任期,半年后去世。他的葬礼极为隆重,许多民众流下了悲痛的眼泪。这对查韦斯而言,不失为圆满的结局。对委内瑞拉人而言,却是悲剧的开始。

    毒发“身”亡

    马杜罗的继任、连任都产生了一些争议。其实,这些都不要紧。当“泰坦尼克”号距离冰山只剩一公尺时,哪怕是个猴子在当船长也无关紧要。

    查韦斯把石油收入、高福利、国有经济体系三位一体的绑定,很难以正常的方式解开,高昂的代价无可避免。尽管2009年开始油价又开始高速回升,2011年重回115美元高位。

    但是,委内瑞拉的经济持续恶化。积重难返的经济形势下,石油“魔棒”不灵了。国有化的结果非但没有让经济变为幻想中的井井有条,而且问题层出不穷,一片混乱。

    石油企业在国有化时的大清洗、大换血,失去了大量的人才。而油价下跌时期,企业疏于对设备的维修保养,导致了生产效率下降。至于非亲即贵的裙带关系在管理层中掌权,经营低效的后果不言而喻。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跌至了40年来最低点,也不能算是意外。

    土改后的农业部门不仅没有起色,大量农庄几乎到了绝产的地步。限价之后,原本尚能满足国内消费的咖啡产业几乎消失,咖啡需要从哥伦比亚高价进口。

    电力部门的国有化后果最为滑稽。高福利制度下政府大规模补贴了贫困家庭购买电器,导致用电量大幅上升。可是,电力部门国有化后,发电企业减少,电网维护滞后。经常停电导致无电可用,家庭电器只能当摆设。

    

    ▲ 经常停电,委内瑞拉的家用电器现在只是个摆设(图/图虫创意)

    价格管制无法体现真实的需求,调整价格就像“打地鼠”一样,按住这个、冒出那个,毫无效率可言。索性改成了配给制,结果就成了本文开头所描述的那样——空空如也的货架。

    福利体系要补贴,低效的国有企业系统要补贴,沉重的财务负担早已不堪重负。入不敷出已经无法扭转,举债度日也到头了。

    2017年,委内瑞拉外债总额达到了1500亿美元之巨,是其外汇储备的10倍以上。如果没有国际社会巨额援助,债务违约毫无悬念。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应付开支的唯一办法就是:印钞。

    实际上,委内瑞拉政府连印钱也印不起了。替它印刷纸币的英国托马斯德纳罗印钞公司称,该国政府已经拖欠的印钞费高达两亿美元,他们正在追债。

    马杜罗还有选择吗?这已经不重要了。一个彻底破产的政府,无足轻重。

    委内瑞拉人还有选择吗?当他们相信政府无所不能时,已经作出了最终的选择。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