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0-17
网站首页 >> 凤凰观察 >> 正文

德国法院竟反复阻止德国政府驱逐本拉登的保镖出境

发布日期:2018-09-18  来源:
下面这篇新闻显示,一名曾给著名的恐怖主义组织——“基地”组织的创始人本·拉登当过保镖的突尼斯留学生(突尼斯是北非的一个国家)在本世纪初从阿富汗返回德国继续留学,随后娶了一名德国女性,定居德国,但他却仍然在网上大量发布传播宗教极端思想的视频,并涉嫌参与一起在德国境内发生的未遂恐怖袭击案。他生了3个小孩,所以他每月能领到德国政府发的相当于9500多元人民币的补助金!这十多年来,德国政府曾多次尝试将他驱逐出境,遣返回突尼斯,今年的这次遣返甚至已经将他押送到了突尼斯,并把他交给了突尼斯警方,但这次德国的法院仍然裁定称德国政府遣返他的行为“违法”(就跟此前多次对政府遣返此人的申请所作的裁定一样),而且命令德国政府派人把他接回德国,理由是他如果被突尼斯相关方面审讯,可能会遭受刑讯逼供,他如果被突尼斯法院判定有罪,服刑期间可能会在狱中遭受虐待,也就是说,“公职人员有法不依”的现象在突尼斯很普遍,突尼斯现在还不是一个法治国家。总之,“白左”在德国的法律界和新闻界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在政界的影响力也很大,这是十多年来,德国相关的一些政府机构遣返此人的多次申请,每次都被德国的法院驳回的一个重要原因。

    标题:德国人为“本·拉登保镖”吵翻天;转自《青年参考》报8月22日的那一期(该报是《中国青年报》的“子报”),那一期《青年参考》报的电子版的具体地址则是:http://qnck.cyol.com/html/2018-08/22/nbs.D110000qnck_01.htm

7月12日,德国联邦内政部大楼外,示威者向内政部长泽霍费尔送上“棺材”和蛋糕以示抗议。69名难民在泽霍费尔69岁生日当天被遣返至阿富汗,其中一人随后被发现自杀。(楼主批注:西方国家的内政部就是它们的“公安部”、“警察部”)

    恐怖大亨本·拉登的保镖居然在德国安然度日,还领了10多年的社会福利?得知这一情况,许多德国人感到愤怒。行政部门经过多年努力,总算把他送上了遣返的飞机,然而几小时后,法院便判决遣返违法,勒令将他迎回德国……

    “本·拉登的保镖”在德国安然度日
    在德国最出名的突尼斯人一直是移民国脚萨米·赫迪拉,但最近,连全名都没披露的男子“萨米·A”抢走了国家队6号球员的风头。8月16日,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高级行政法院裁决遣返萨米之举违法,有关部门必须将他迎回德国。
    2012年4月,德国《图片报》曝出一则猛料:曾任本·拉登贴身保镖的一名突尼斯男子藏匿于德国,而且每月领取超过1400美元(约合人民币9576元)的社会津贴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萨米·A和德裔妻子及3个孩子住在西部城市波鸿。1997年,萨米来德留学,1999年去了阿富汗,后来返回德国,学习了几门技术课程后于2005年定居波鸿。据德国《西德意志报》报道,2005年,在德国一场反恐审判中,有目击者指认萨米2000年在阿富汗给本·拉登当过保镖(楼主批注:911恐怖袭击事件和阿富汗战争发生于2001年!)
    萨米否认曾与恐怖大亨打交道,但德国安全机构不敢怠慢,立刻展开调查。调查人员找不到有力的证据,但萨米还是上了北威州宪法保护局的黑名单。“我们将他定位为危险的传教者。”该局局长布克哈德·弗莱尔告诉“德国之声”电台。
    萨米确实嫌疑不小。《西德意志报》称他是德国极端组织的幕后牵线人,常年在波鸿招募年轻教徒参加“圣战”,邻近的杜塞尔多夫市破获的一起恐怖袭击阴谋就与他有关。在网上,萨米发布了许多视频,内容“十分极端”
    北威州内政部一直试图将他遣送回国,但多年未获成功。今年5月,借另一名突尼斯人被驱逐的机会,联邦内政部长霍斯特·泽霍费尔呼吁移民部门“优先”处理萨米的案子
。据“德国之声”报道,总理默克尔在6月底的一份政府声明中表示,“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人多年来待在德国”,“需要采取行动”。
    行政部门与法院斗智斗勇
    6月25日,萨米前往警察局做每日例行报到时被捕。7月13日凌晨3点,3名便衣警察架着他进入汉莎航空A320客机的后门,该机由北威州当局专门租用。德国《明镜》周刊描绘了这名42岁男子在德国的最后时光:
    对一个被驱逐的人来说,萨米显得相当放松。身穿米色Polo衫和运动裤的他双手被束缚,缓步走上舷梯,坐进飞机尾端的第38排,两名警官一左一右地夹着他。起飞前不久,警察摘下了他的手铐,但禁止他自由走动。
    “从现在开始,德国的入境禁令适用于他。他应该永远不会再回到居住了很久的波鸿。”《明镜》写道。
    天刚亮,汉莎航空公司LH 1326航班在突尼斯首都降落,萨米在机场被移交给突尼斯当局。几乎与此同时,德国盖尔森基兴行政法庭的裁决送达波鸿——由于萨米在突尼斯面临刑讯和遭受非人道待遇等危险,德国法院不允许引渡此人
    据德国《图片报》报道,裁决书指出,虽然突尼斯政情已经转变,但萨米仍有受到非人道待遇的高度风险;由于未见突尼斯政府具有约束力的外交承诺,法院裁定暂时不遣返萨米。
    这样的裁决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北威州的遣送努力屡战屡败,全赖盖尔森基兴行政法庭一而再、再而三地撤销驱逐令。
早在2012年美国《纽约邮报》就预言,鉴于恐怖分子嫌疑人面临迫害和刑讯,萨米不大可能被遣返。萨米娶了德国人,他们育有3个孩子,这也是法院拒绝驱逐他的理由之一。这次,行政部门显然是忍无可忍才会棋出险招,跟法院打个时间差。
    法院的强硬反应丝毫不出人意料。《图片报》称,盖尔森基兴行政法庭在萨米被遣返的当天发布通报,谴责这一“严重的违法行为破坏了法治国家的基本准则”,并裁定他必须被接回德国。

    对于这一裁定,负责萨米居留身份的波鸿外事局和北威州难民事务部双双宣布将上诉。
    要“正义感”还是要法制
    8月16日,北威州高级行政法院作出裁决,维持盖尔森基兴的一审判决:遣送之举系非法,“本·拉登的保镖”必须被带回德国。北威州最高法官布兰茨对德新社表示,此案令行政与司法部门的关系受到损害。“法治国家的界限受到考验。他们(行政部门)故意隐瞒了行动信息。”
    萨米·A一案已上升为政治事件。法律界和左翼舆论一片哗然,指责北威州“刻意无视法庭”,摆明了在破坏法治国家。北威州对德国电视一台辩称,他们实施引渡时,并未获知法庭禁止引渡的裁决。盖尔森基兴行政法庭负责人伯恩哈德·费斯勒随即公布了一份电话和传真通讯记录,强调法院方面不存在程序上的延误。
    法院催促“刻不容缓地(将萨米)接回德国,这将由外国人管理局付费”。如果波鸿市不从,将被罚款1万欧元。《明镜》称,租用遣返他的专机费就花了3.5万欧元

    高级行政法院作出裁决后,北威州内政部长赫伯特·鲁尔站出来捍卫本部门的决定。“法院有独立性是很好的,但法官需始终牢记,他们的决定应符合人民的正义感。”他对德国《莱茵邮报》表示,如果法庭的裁决不再与人民站在同一立场,无异于给极端主义者送上弹药。
    此言瞬间引来暴风雨般的批判,德国律师协会和法官协会冲在最前面。
“当局应无条件地认可法院的决定。”
德国律师协会会长乌尔里希·舍伦贝格批评称,鲁尔的言论“非常不恰当”。
    在社交媒体上,鲁尔成了头号“靶子”。“鲁尔部长应该明白,幸运的是法院不会依据‘正义感’断案,而是依据法律。纳粹法院才假‘正义’之名做决定。”有网友尖锐地说。据《明镜》报道,默克尔与鲁尔保持了距离,尽管两人同属基民盟。“独立法院的裁决将被接受,并且必须得到执行。”默克尔说。17日,鲁尔对自己先前的言论表示“遗憾”。
    德国主流媒体更是几乎一边倒地抨击北威州。《明镜》将“尴尬”写进了大标题,称该州“并非草率,而是故意。法治国家遭到了破坏。”该杂志暗示,联邦警察在飞机起飞前剥夺了萨米给律师打电话的权利,还指责难民事务部不把遣返日期通知法院,好让法院的判决迟到。
    不过,鲁尔并非孤立无援
。北威州州长阿明·拉斯凯特力挺遣返之举,称它是“出于法律和秩序”。据《图片报》报道,拉斯凯特还把一部分抨击归结为“政治的游戏”
    德式遣返的“神操作”
    目前,萨米的德国律师赛达·巴塞-耶尔德兹正在积极敦促德国当局,赶快让她的客户回来。耶尔德兹申请了针对波鸿的第二笔罚款,并希望提出更多索赔。波鸿市向她承诺,将报销萨米返回德国的机票费用。“更多的事,市政府做不了。”市政府发言人说。
    萨米暂时回不来。据《明镜》报道,7月27日他被突尼斯当局释放,他的另一名德国律师称,针对他的调查有望很快结束。但突尼斯政府宣布,不会坐视萨米重返德国。“德国法院的判决对我们毫无影响。突尼斯方面的程序尚未走完,所以他没有身份证,不能到处乱跑。”该国司法部发言人告诉《图片报》。
    德国联邦难民与移民事务部8月3日表示,萨米并未在突尼斯受到酷刑或非人道待遇的威胁。《明镜》估计,事态接下来有两种可能:如果突尼斯将护照还给萨米,德国就能迅速给他签证,让他乘下一班飞机回德;如果突尼斯拒绝这么做,德国使馆可能给他准备德国护照作为替代。德国联邦外交部宣布,针对萨米的入境禁令已经解除。
    对德国行政部门来说,最理想的情况是:萨米返回德国,重新接受判决,然后被驱逐出境。然而考虑到行政和司法部门眼下的紧张关系,地方法院是否会同意遣返值得怀疑。“本·拉登的保镖”可能成为自由人,继续在德国享受社会福利。
    这种“神操作”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德国之声”报道了另一起引发德国朝野大哗的遣返案:2017年6月,一名阿富汗人途径匈牙利抵达德国寻求避难,德国难民事务部决定将他遣送回匈牙利。当年9月,德国法院裁定难民事务部的决定违法,因为在法院判决前,难民不得被遣返。无奈之下,难民事务部向匈牙利要人,没想到匈牙利动作麻利,已将他遣返回阿富汗。一群德国律师闻之一拥而上,冲到阿富汗找到这位难民,带他回到德国,继续打官司。截至目前,围绕这位老兄的官司仍未了结。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0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