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0-17
网站首页 >> 凤凰观察 >> 正文

侠客岛:官方高调点名台谍策反案 非比寻常

发布日期:2018-09-18  来源:

原标题:[解局]谍影重重:台谍策反三把刀

“2018-雷霆”专项行动破获的百余起台湾间谍事件热度还在不断升级。这轮台湾间谍情报活动曝光集中、波及面甚广,又事关国家安全之本,引得岛友们如此关注也是必然。

此次间谍案公布有何特别?来划个重点:

其一,由央视《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合力播报涉谍案件本就十分罕见,而这次《焦点访谈》连续两天,以上、下分期的形式详细报道多个案例,明确剑指“危情谍影”。官方高调点名,非比寻常。

其二,本次破获的案件数目逾百,什么概念?以2014年为对比,当时官方公布的2009至2013年破获的台湾相关策反案件,4年共计40起。眼下曝出的数量级妥妥越过以往——谍影果然“重重”,且间谍行动即密布在日常周遭。

那么,台谍潜入、策反、窃取情报的方式主要有哪些?一起来看。

1、打情感牌

大陆学生历来是台湾间谍重点瞄准的对象,而建立友谊、恋情、学伴等关系进而打“情感牌”,则成了台谍腐蚀青年的“当家本领”。

以这两天广为流传的许莉婷案为例,赴台交流的大陆生小哲,因所学专业可接触到国防科工机密、研究生在读期间可参与国家重点实验室项目,而被年长其十多岁的台湾军情局间谍人员许莉婷盯上。

在一次聚会中,许通过搭讪主动联络上小哲,又在相处中不断示好,终至两人发展为恋爱关系。

与寻常情侣不同的是,小哲回到大陆后,女方对小哲的专业学习情况持续展露出超乎寻常的兴趣,以邮件传递的形式先后哄骗小哲、拿到大陆国防科工近百份情报。

其间女方施计色诱的同时,也间有为小哲生活提供物质资助。而当小哲对女友身份有所怀疑、试图断绝来往,许又以散布小哲“始乱终弃”为要挟,进一步对他进行情感绑架,以至小哲受女友“控制”、实行情报传输长达三年。

另一种常见的情感牌打法是,利用大陆学生在台期间远离家乡、交友心切的心理特点,通过“陪玩、买单、学术交流”等方式坐定“朋友”身份,进而拉拢策反。

比如这次曝光的陈泰宇案,陈主动结交在台交换的国内某高校政治学系学生小刘,为后者推荐台湾饮食、演出,承担结伴旅行等诸多费用。提出让小刘介绍大陆熟人、并鼓励小刘回大陆后报考公务员。

据报道,这位1988年出生的台湾间谍这几年以“待人亲切热情”屡屡在台湾多所高校物色学生目标,以实施策反。

为何青年学生中招不断?

岛妹留意到这几年到台湾学习和交流的大陆学生越来越多,且多出身重点大学、硕博在读,台当局情报人员作为同文同种的同胞,配以“学生”、“交流公益人士”的面具,实现情感渗透,自然近水楼台。

与此同时,间谍以学生为目标,容易对他们实施“放长线钓大鱼”的策反策略。其看重的是交流学生的专业背景,比如政治、经济等文科专业或者涉及国防科工机密专业的学生最易被作为“工作重心”。

而学生的上升发展空间也被纳入台谍的考量。一旦这些被策反的交换生,毕业后进入具备较高情报价值的涉密单位,获得一定的职位或者更多的知密范围,情报人员就有可能以高额酬金和胁迫手段软硬兼施,要求其长期为台湾提供情报服务。

2、物质诱惑

这次被查的间谍案例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国家公务人员,以直接、间接的形式被拉落水,心存侥幸地为台谍奔走,谋取物质利益。

比如说身份多变的台湾间谍人员徐韵媛,就通过学生牵桥搭线,联络上大陆某部委的国家公务人员小丁。

小丁在离台前便已感受到徐对自己工作的“特殊观照”,其后二人往来日益频繁,在徐提出的合作开办化妆品公司等经济利益驱使下,小丁对所有“要求”来者不拒,甚至打下保票,“有什么事情就找我”。

两人来往的短短三个月内,小丁频频给徐发送单位红头文件,其中秘密级一份,机密级4份。由于交易最终被安全部门发现,小丁未能等到台情报人员给他的最后回报,就已沦为阶下囚。

而物质收买的途径之复杂、“多元”远不止于此。

在上述台谍徐韵媛牵涉的另一事例中,其以在台公务人员为中介,间接操控大陆公务人员,利益交换链条甚长,内外逐层策反,重创国家安全。

2010年,担任台湾某立法委员顾问的蔡某经人介绍与徐相识,徐向蔡某摆明身份。而因债务压身,频繁往返两岸、接触大陆官员的蔡某因钱“上钩”,不断向徐提供大陆官员名片、层级信息。

2014年,蔡某向徐引荐一位在大陆重要机关工作的黄姓官员。此后,三人在两岸间以手机SD卡传输情报,以钱款作“回礼”。

被国家安全部门抓获时,徐已借力台、陆两名公务人员,搜集了10份秘密级文件,4份内部资料。如今,蔡某也已构成间谍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台谍以物质利益对准掌握重大机关情报的公务人员,交易一经落成,便致国家安全的“核心防线”溃败。在这类案例中,在台情报人员所着手于的,正是利字当头、心存侥幸的那条缝。

3、网络策反

台谍针对大陆的间谍活动从未终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主要方式是台湾方面派间谍到大陆从事间谍活动,经过长期打击后,逐渐开始怂恿大陆居民为其从事间谍活动。而近年来,大陆互联网技术日益发展,通过网络拉拢策反、传输资料成为当下台谍的重要手段。

需留意的是,网络媒介往往与传统的“人力情报”搜集模式相互勾连。

常见的途径首先如,台湾间谍通过技术手段将自己的微信、QQ号码位置“虚拟定位”到大陆军工科研单位、或其他重要目标周边,通过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网上交友征婚等形式,吸引目标单位内部人员与之建立联系。

比如这次曝光的陕西阎良某军工单位职工周伟一例。一次偶然的微信“附近的人”搜索,使他结识了名为“羽晴”的女网友。由于女方营造出的对周伟工作的崇拜,出于炫耀与交友目的,周多次毫无防备、向其透露自己工作内容。

2015年9月,周被临时抽调对某军用飞机进行改装工作期间,羽晴多次联系并询问该飞机的数量、新老型号区别、装备变化等信息,周都如实相告。国家安全部门调查显示,二人微信聊天中,周泄露的涉及军用飞机生产、装备信息共11条,其中4条信息被确定为秘密级。

哪些人最易向间谍“在线”泄密?经岛妹粗粗调查,一种是职业发烧友,为炫耀职业功底,不惜以爆料吸引人气,知无不言,其实是为台湾情报人员提供了便利;另一种则是有关涉密人员用携带机密、却不具备保密能力的电脑上网。网络保密意识浅薄,同样等于向情报机关敞开大门。

与此同时,在线求职者也相对更易被台谍操控。台湾间谍“老张”,就以某大型航空企业反贪部门职工身份,通过互联网简历联络上正在求职的吴明。以承诺帮助吴明谋取职位、提供报酬为条件,多次授意吴到阎良进行观察、窃拍、记录。

利益拉拢之中,老张的腐蚀性策反,竟让吴明“感动不已”。

 

本次“2018-雷霆”专项行动,虽予台当局情报工作以重大打击,但防范间谍策反活动的长途仍在。

什么样的人容易被境外间谍机关盯上?有机会接近情报源的任何人。退伍军人、留学生、高校师生、军事爱好者、军工企业、国防科研单位人员、政府机关人员、年轻网友均有着相当的“吸谍力”。

而今,策反活动日益由上层、专业外扩至普通、日常。在对台间谍情报机关渗透策反、与两岸和平发展主流背道而驰的行径严防狠抓的同时,提高警惕,不为蝇头小利所诱、不被“天降馅饼”所蒙蔽,也是打赢“心战”的制胜要诀。

来源:侠客岛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