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12-15
网站首页 >> 海外生活 >> 正文

亚力山大和他的包子缘

发布日期:2018-09-01  来源:

晚上,亚力山大打电话来说,他定于星期六举行婚礼婚,请我们全家一定去参加。新娘是中国人,天津姑娘。天津,大名鼎鼎的“狗不理”包子的故乡。
说起亚力山大的这份姻缘,我不由得想起十多年前,他跟我学中文的情形。当初我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这个对中文不感兴趣的小伙子,有一天会成为中国女婿!
我刚到法国的时候,因法文一窍不通,而到ALIANCEFRANCAISE学语言。该校大名鼎鼎,其学费也昂贵无比。想我乃来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身无分文,既愁学费,又虑温饱;很羡慕现今一代的留学生或多或少都有父母的财政后援,不仅衣着光鲜,而且逢节假日还能千山万水地“常回家看看”。我辈当初,生活常捉襟见肘,却还总想着给老父老母寄个百元千块,找工打也是“饥不择食”,不敢挑肥拣瘦。那时五年八年还没能“回家看看”的大有人在。有鉴于此,当我听说在学校有个介绍工作的办公室,我立马登记、等待、催问,于是一周后,我见到了家住巴黎十六区的德伯嘉太太。她五十多岁,高雅、健谈且极具亲和力。她亲自来地铁站接我,在走向她家的不到20分钟路上,我们几乎对双方“知己知彼”:她有4个孩子,最大的与我同年,最小的才14岁;她丈夫菲利普非常喜爱中国文化,当年曾参加过中法建交的秘密筹备工作,他们的一个孩子就生在香港……然后她也知道了我到处找工作的窘困,她马上问我除了每周两次来照顾她婆婆(陪老人看电视)外,愿不愿意教她的小女儿学中文?我惊喜地忘了马上说声谢,差点儿唱出那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林妹妹没有从天降,却来了个“贾宝玉”,他就是亚力山大!
按照德伯嘉太太的安排,每个周三和周六的下午,我替换护士照看她婆婆,晚六点护士回来,我再去家住同一条街的她家,教她女儿中文。第一次上课,德伯嘉太太不在家,是她的小女儿阿丽丝开的门。这个14岁的法国女孩,戴着牙套,头发疏理得一丝不乱,连微笑都带着认真。她领我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间书房,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正在书架旁翻找书籍,这就是亚力山大。我以为他也学中文,听见我问阿丽丝,他忙往门外走,对我们做了一个鬼脸,哼着歌到客厅去了。后来我在法文课上才知道他哼唱的是JaquesBruel的“女人的复杂如同复杂的中文”。
亚力山大对中文不感兴趣,甚至避之不及,这很好理解,可当我知道他是阿丽丝的男朋友,却着实大吃了一惊,不仅吃惊而且有些烦他,在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他进来三次,向阿丽丝报告时间!第二个星期我去上课的时侯,德伯嘉太太开的门,她问了一个令我吃惊的问题:“您是否同意亚力山大旁听您的中文课?学费我会给您增加。”我看见亚力山大站在阿丽丝的身旁,神态很是恭敬地看着我,一点儿也没有要逃的样子,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不想知道个中究竟,且收他为徒再说,钱不用增加,只要他不添乱。这个亚力山大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模仿能力很强,极有语言天赋;他也问题多多,从不做作业,还常常取笑已学了一年多中文的阿丽丝。为了替阿丽丝“报仇”,我安排了一场“餐馆”课。“服务员”阿丽丝殷勤接待“食客”亚力山大,过了几遍问侯语,亚力山大怎么也记不起来“油条,大饼,包子,饺子”的读音,任他如何折腾比画,阿丽丝只回答他“请说中文”,气得他没招,最后,他来了个日本式鞠躬,微笑道“谢谢你,我不饿!”装着走出饭馆,算是交待。为了挽回颜面,也为了有一天不致于真的“饿死”,他开始中规中矩地学起“如女人般神秘而复杂”的中文来。其间,在他的要求下,我们又“开”了几回“中餐馆”,亚力山大的包子、油条、馒头说得越来越顺溜,中文水平直追已有一年基础的阿丽丝!对此,我高兴,阿丽丝也不嫉妒,亚力山大更得到了他由我制做的“奖品”----包子!德伯嘉太太听了,仿佛“荣府”的贾母,喜之不尽。她是很期盼这对“小冤家”的,可能她想到,如此一来,他们又多了一份中文版的共同语言了。
无奈世上有太多的事与愿违。没能“良缘喜结”的他们,长大后,劳燕纷飞,各自东西:阿丽丝以她的“中法”双语文凭,现如今在西安交大当一名法语教师,腼腆的她仍然独来独往;亚力山大则于综合工艺大学毕业后,到ENA(法国政治精英的摇篮)走了一遭,他发觉自己不是干政治的料,遂来到银行界服务。去年夏天,他被派到“狗不理”包子的故乡公干,于是结下了上面说的这段“包子缘”。
话说那天,亚力山大忙里偷闲来到天津大街上找吃的。他的金黄色头发染成了黑色,一双蓝眼睛被一副墨镜遮得严严实实。走到一排档前,他字正腔圆地问摊主是否有包子卖,这时,身后传来一把带天津味普通话的女声:“你们外地人到天津来,应该先尝尝天下第一的‘狗不理’包子呀!”亚力山大大吃一惊,转过身来,架在鼻梁的墨镜差点儿掉到地上。后来亚力山大告诉我们,当时他有两惊:一是她把他称作“外地人”而不是“外国人”让他受宠若惊;二是她的“青山绿水”更使他“惊艳”无比(可能是亚力山大听我讲过,中国江南多青山绿水,也多美人;他未来的中国妻子虽说是北方人氏,但他觉得她美若西施,那她为什么不可以是“青山绿水”呢)。如果说亚力山大同他未来的天津太太是“一见钟情”,那么他“钟”的是她的“中国貌”,而她“钟”的是他的法国式“京腔京韵”!亚力山大因习中文而尝包子美味,进而在“狗不理”包子的故乡结得“中国缘”。真是人生无常,当也看似无情却有情! 对于亚力山大这位未来的天津新娘,我们已有所闻,只是亚力山大深藏不露,故而我们现在都无缘谋面他的“青山绿水”。电话里,我马上答应他一定去参加他的婚礼,去见见这个“包子缘”中的女主角。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