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鳳凰華人資訊網,今天是2018-08-18
网站首页 >> 情感驿站 >> 正文

我的“浪漫举动”让她与他一见钟情

发布日期:2018-08-09  来源:

出国前夕,她出现了

我们这些“80后”出生的孩子,几乎每个人都是在父母极度的宠爱与呵护下长大的,从小没经历过波折,甚至连委屈也没怎么受过。

我当然也是如此,虽然在学业方面并不很理想,每次重大考试均是以几分之差与理想的学校失之交臂;可是我却善于运动,小学就是游泳队的,中学加入网球队,平时酷爱打篮球,做各种模型都可以得奖……爸妈对于我这种头脑简单、精力旺盛的性格并没有过多责难,当我两年高考落榜后,他们便筹了一笔钱,供我去英国念大学。

那时候,我并没有对爸妈的安排表现出任何叛逆———高中文凭很难有前途,而出国留学显然是我当时可以走的唯一一条捷径。可是问题偏偏出在,就在我备考雅思的关键日子里,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眼前……

(“我真的真的很爱她!”刚刚提到那个女孩,小虞就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并且在后面加上了一长串的感叹号。也许他觉得唐突,便很快又补充道:“我这个人很执着的,这辈子第一次爱上一个女孩,便很认真、很真心地想要一个结果。”)

她说,愿意等我回来

乌冬与我同在一个雅思强化班里上课,比我大两岁。与我的目的不同,乌冬并没有出国的打算,纯粹是为了应聘外企工作时更方便些。

口语课上我俩总被分在同一组做情景模拟,可我们总忍不住偷偷把话题岔开,用中文聊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渐渐地,我被眼前这个女孩迷住了。

与乌冬恋爱以后,对于出国留学这件事我隐隐觉得后悔。可是所有手续都已经办得差不多了,钱也花了不少,根本容不得我动其他念头。幸好乌冬非常支持我,她说,她愿意等我读完回来。
于是在恋爱还不足半年的时候,我便去了英国。

我从没觉得自己是个恋家的男人,可是自从飞机拔地而起的那一刻起,我就立刻开始想家、想乌冬、想念上海的一切———那种感觉,简直让人抓狂。一路上,我不住地向同去的上海朋友唠叨:“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因为在当地没有亲友,抵达英国后,我们几个差不多年龄的男孩子都被中介机构安排住到一个当地人家里。房东是个和蔼的英国老太太,她带我去我住的房间。那是一间虽小却异常整洁精致的房间,但是在我眼里,却完全不能与上海的家相比———家所特有的温馨、熟悉的气息是在哪里也找不到的。

许是见我情绪不高,英国老太太特意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电话卡,让我给家里报个平安。刚接通电话我就哭了,因为太想家人,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快回家。趁老太太不注意,我又赶紧拨通了乌冬的电话。不知是我不够坚强还是太爱她,听到她声音的时候,我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现在呢?还是这样想家吗?”冬尔问小虞。小虞先是给了个吐着舌头的笑脸头像,然后才解释道:“离开父母真的可以让人迅速长大,现在我已经很独立了,只是碰到感情问题,还难免会像个孩子。”)

Copyright (C) 2013 usaphoenixnews.com 鳳凰華人資訊網 版权所有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郑重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鳳凰華人資訊網观点。本网所有内容,包括: 文字、图片、音视或视频,凡来源注明:本网站的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作者仍拥有作品的署名权和收益权。特殊注明版权所有的稿件除外。 详情点击 这里
联系方式:usaphoenixnews@gmail.com    电话:(213)999-8299     页面执行时间:15.6毫秒